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821章 催化剂徐景昌

第1821章 催化剂徐景昌

方醒的眼珠子泛着红色,他指指自己的对面,“来,喝酒。”

徐景昌坐下,看看桌子上堆着一堆花生,就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之后,叹气道:“你这是被宁王给顶住了?无计可施了?”

“陛下让你来做什么?”

方醒打个酒嗝,捏开花生壳,单手搓搓,然后把花生米丢进嘴里。

“你的胆子太大了!”

徐景昌这一路也被折腾的够呛,在朱瞻基的严令下,他几乎是星夜兼程,这才在今天赶到了南昌。

“陛下担心你心切,所以让我来从中撮合一二,最好就是让宁王解散护卫,上一份奏章请罪,这样藩王的事大抵就暂时安稳了。”

徐景昌觉得自己就像是夹在婆婆和丈夫之间的小媳妇,两头受气。

“你这边先别动,等我去宁王府看看再说。”

徐景昌喝了两杯酒,起身就准备去找朱权。

“你别去。”

方醒摇头道:“宁王此刻定然是在两难之间,你若是去了,那就是服软。陛下不能服软,否则以后就难办了……”

徐景昌无奈的道:“所以你就想冒险?”

他再次坐下,指指酒壶说道:“你方醒战前可曾喝过酒?你这是要豁出去了?你也要壮胆?”

方醒点点头,说道:“一旦宁王暴动,各地藩王弄不好就会扯着大旗附逆,比如说……陛下残害宗室什么的,到时候……”

“到时候就算是平息了各地的谋逆,你方醒也是头号罪人,人人喊打!”

徐景昌愁眉苦脸的道:“你就消停些吧,慢慢来,哥哥我身板小,可扛不住这等大阵仗啊!”

“怕什么?”

方醒红着眼道:“真要闹翻天,那就正好一举解决了藩王的麻烦,到时候全都圈养在京城,等以后丢到海外去!”

徐景昌捂着额头,呻吟道:“你这是要作死啊!别带着我好不好?”

“弄死就是!”

方醒呵呵笑道:“到时候乱军之中,宁王畏罪自尽,我看谁敢来给他翻案!”

“你好狠的手段!”

徐景昌打个寒颤,摆摆头,然后说道:“你的胆子太大,我先去王府!”

“回来!”

徐景昌才走到门口,方醒低喝一声。等他转身后,看到方醒目露狠色,就哀求道:“此事不能闹大啊!陛下不是文皇帝,没那个威望压住宗室……”

“那就杀!谁敢不从就杀谁!”

方醒冷冰冰的道,然后又喝了杯酒。

“我说你这是入魔了吧?”

徐景昌惊骇的道:“当年我去终南山玩耍,见到一人坐于大树下,不知多少年,整个下身全和树根长在了一起。那人就只有眼珠子还是活的,那眼神就和你现在一般……那就是入魔啊!来人!来人!”

门外进来了辛老七,徐景昌指着方醒说道:“你家老爷怕是喝醉了,扶他歇息去!”

辛老七摇摇头,皱眉道:“国公爷可去歇息。”

徐景昌这才发现自己喊错了人,他怒道:“都不省心!老子这就去王府,看看谁敢谋逆!”

才走出房门,徐景昌就看到自己的随从都被扣押在了一边,他怒道:“方醒,你疯了!”

“我没疯!”

方醒脚下平稳的走到门边,说道:“瞻基年轻,谁欺负他,那老子就弄死谁!”

他没有称呼朱瞻基为陛下,徐景昌指着他骂道:“老子现在就想一棍打晕你,然后把你拖出南昌城。”

方醒打个酒嗝,笑道:“你打不过我。”

徐景昌看看盯着自己的辛老七,骂道:“哥哥我不是打不过你,是现在没你人多!”

“喝酒!”

……

喝酒多了会头晕,可方醒却越喝越清醒。他看着对面的徐景昌已经是醉态可掬,伸手去抓花生总是抓不到。

“来人,扶了定国公去歇息。”

方醒把花生米丢进嘴里,起身摇摇脑袋,觉得一点儿酒意都没有。

“方醒,哥哥还能喝!还能喝!”

徐景昌挣扎着,被辛老七单手就提溜了出去。

“我还能喝!再来一碗,大碗!”

徐景昌的声音远去,吴跃和王贺走进来,看到方醒的状态,两人松了一口气。

“我没醉,想醉没醉!”

方醒的眼睛很亮,他说道:“我本想醉了,然后懒得理他,躲过去罢了。只是却没醉,这就是天意。吴跃。”

吴跃拱手:“伯爷!”

王贺迟疑了一下,最后忍住了劝解的想法。

“叫弟兄们准备好,一旦宁王府的人大队出门,马上出击!”

方醒呼出一口酒气,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起身道:“敢冲击咱们的,不必警告,直接干掉!”

……

徐景昌被扶着进了房间,被人丢在床上。

等人走了之后,他继续喊着喝酒。

渐渐的,声音小了下去,直至消失。

一刻钟后,徐景昌狼狈的站在营中,他整理了一下衣服,冲着左边盯着自己看的军士干咳道:“看什么看?本国公要出去找女人!”

徐景昌拍拍身上,施施然的出了军营。可随后就有人去禀告了方醒。

……

朱权依旧在弹琴,一曲终了就喝一壶酒。

琴声忽而古朴,忽而出尘,渐渐的多了杀伐之意。

朱权的肤色白皙,手指修长。可如今这修长的手指已被琴弦崩勒的伤痕累累,鲜血染红。

一曲弹完,朱权拎起酒壶,扬起脖子……

酒水从他的嘴边溢出来,打湿了前襟。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朱权把酒壶一扔,冷冷的道:“出去!”

可外面的人却违令冲了进来。

朱权的眸色一冷,杀机升腾。

“殿下!大喜!大喜!”

江训大步进来,身形有些摇晃,可见心神激荡。

“何来的喜事?”

朱权问道。

江训拱手道:“殿下,定国公求见。”

朱权缓缓的闭上眼睛,瞬间之后喝道:“来人,给本王披甲!”

江训大急,劝道:“殿下,定国公此来就是代表了陛下,这是来和解的啊!”

朱权漠然的看着门口,很快两个太监吃力的拎着他多年没穿过,却依旧闪着金属辉光的甲衣来了。

“殿下,前卫的陈庆年被拿了,加上聚宝山的一个千户所,咱们打不过啊!”

朱权伸开双手,两个太监有些生疏的在给他披甲。

“你害怕了?!”

“先前你是在绝望中想拼命,可现在徐景昌的到来……让你看到了希望,于是你就如蒙大赦!”

朱权活动了一下身体,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他微笑道:“你不懂,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不进则退,要么就是北平的那个竖子从此对藩王宽容些,要么他就等着天下大乱吧!”

江训跪在地上,认真的道:“是,殿下,臣乱了分寸。此刻应该做的是强硬,让徐景昌看到强硬。”

朱权点点头,满意的道:“召集人手,让徐景昌来!”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