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819章 拿下前卫 人心映照(求月票)

第1819章 拿下前卫 人心映照(求月票)

快过年了,兄弟姐妹们,有月票的扔一把。

……

南昌前卫的营门已经被撞开了,一队队军士手持火枪,列阵前行。

“退回去!否则杀无赦!”

一个千户官率领麾下挡在前方,手中长刀指着吴跃说道:“吴大人,擅闯军营,你们这是觉着南昌是你们的地方吗?退回去!否则本官可就不客气了!”

他身后的军士长刀出鞘,他们久在内陆,却不知道火枪的厉害,不少人居然还跃跃欲试的,想上去逼退吴跃部。

吴跃举手,排枪马上对准了缓缓逼过来的十多名前卫的人,其中一半是小旗官以上的军官。

这些人肯定是陈庆年的心腹!

吴跃看到他们不退,就猛的挥手!

“嘭嘭嘭嘭……”

惨叫声中,硝烟弥漫。

硝烟渐渐散去,露出了前方倒在地上挣扎着的八人,剩下的几人踉踉跄跄的往回跑,不,是走。

一人的咽喉中弹,他努力向前走着,抬头朝着自己的同袍们露出哀求之色,然后伸出手去……

噗!

千户官看着倒在离自己不远处的这个小旗官,心中大震,喊道:“动手!”

这里有千余人,而后面有三千余人在朝着这边小跑。

千余人往前列阵冲击,可大部分人都对火枪有些畏惧了,所以速度很慢。

火枪阵列漠然,枪口微微摆动着。

吴跃拔刀举起,目光冷冰冰的盯着缓步逼近的对手。

“是他的心腹?那就没杀错人,闪开!本伯看看谁要动手!”

火枪阵列分开一条道,方醒缓缓走出来。

他眯眼看着那个向往后躲的千户官,微微抬头看到了正缓步走来的陈庆年,以及他身边的那个儒衫男子。

“本伯方醒!”

淡淡的声音之后,千户官绝望的发现自己不能走了,因为他的麾下已经止住了脚步。

人的名,树的影!

这些将士都听过方醒征伐的经历,谁敢造次。

方醒缓步向前,身后的阵列紧紧跟上,压迫的气息让千户官崩溃了,他喊道:“伯爷,这是为何?误会,是误会!”

方醒没理他,缓缓逼近。

“大人来了!”

有人回头看到了面色苍白的陈庆年,顿时这个千户所就乱了,纷纷从陈庆年的两边往后撤。

就像是战阵之上的败军,从本阵的两侧撤退。

而‘本阵’就两个人,面色苍白的两个人。

方醒缓步而来,陈庆年挤出一丝笑容问道:“伯爷,下官……敢问何事?”

“你是程云?”

方醒饶有兴趣的看着程云问道。

程云眼神闪烁的拱手道:“学生程云,见过兴和伯。不知伯爷如何得知学生的姓名,学生惶恐。”

他自持是宁王府的人,所以就脚下磨蹭着,稍微和陈庆年拉开了些距离。

方醒果然是转向了陈庆年,面色一冷,说道:“本伯奉旨前来,有便宜行事的权利,陈庆年,放贷,渎职,来人啊!”

“伯爷!”

一队军士大步过来,枪口对准了陈庆年。

“拿下!”

两名军士上前,陈庆年嘶声道:“伯爷,下官无罪!都是程云的构陷!都是他哄骗了下官!”

两名军士举枪逼近陈庆年,见他癫狂,一名军士就突然调转枪口,用枪托重重的砸在他的肩上。

咔嚓一声中,陈庆年惨叫着倒在地上,旋即被人压住上绑。

方醒看了看那些慢慢后退的军士,说道:“陈庆年有罪,谁有疑问,可以来问本伯。”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摇摇头,方醒微笑道:“看来陈庆年早就是恶贯满盈了?如此本伯也算是在除害……你呢?”

方醒问程云:“你是什么?”

程云堆笑道:“伯爷,学生只是来看看陈庆年,毕竟是舅兄,他再不堪学生也不能……”

“畜生!”

被压在地上的陈庆年忍住肩部的剧痛,喊道:“伯爷,下官检举,下官放贷都是程云唆使的……”

程云在方醒的微笑下退后几步,强笑道:“伯爷,他是昏了头,想胡乱攀诬。”

“伯爷……”陈庆年的脸被按在地上,他努力偏头,冲着方醒喊道:“伯爷,下官没有盯着宁王府,就是程云的威胁和指使,他威胁下官……咳咳咳!他威胁下官不照做的话,就把放贷的事捅出去,那个畜生,下官当初是瞎了眼,才把妹妹嫁给他,畜生……”

程云的脸更白了,他指着陈庆年道:“伯爷,这人疯了。”

方醒回身,就在程云如蒙大赦,身体一松的时候,却听到方醒说道:“拿下他!”

“伯爷,学生是宁王府的人,你不能,不能……啊……”

一个军士过去,对于这等读书人,根本就不用枪托,直接一脚踹翻在地上,然后单腿跪在他的背上,反手一锁,另一人就拿了绳子来。

“潘小安。”

“伯爷,下官在。”

潘小安上前几步,躬身听令。

方醒仰头看着开始晃眼的天空,说道:“甄别陈庆年的心腹,马上拿下,随后稳住前卫,出了岔子……拿自己的人头来和本伯说话!”

“是,伯爷!”

潘小安忍住狂喜回身喊道:“拿下陈庆年的身边人!”

瞬间校场上就开始了混战,没几下顽抗的被砍翻,剩下的跪在地上求饶。

“伯爷,已经拿下了!”

潘小安来请功,方醒眯眼看着他,说道:“有上进心是好事,不过要有分寸,不然就会重蹈陈庆年的覆辙。”

潘小安的狂喜消散了,他眨巴着眼睛道:“是,下官多谢伯爷教诲。”

方醒有些意趣索然的道:“本伯没什么教诲,只是这人心啊!”

潘小安早就得知了陈庆年的勾当,可却一直引而不发,这就是在投机。

若不是需要稳住南昌前卫,方醒现在就想连他也拿下。

不过秋后算账自然也是免不了的。

出了军营,吴跃问道:“伯爷,潘小安首鼠两端,也不是好东西。”

方醒已经看到了王岳,他随口说道:“若是寻求完人,那这天下的人全都该死了。人尽其用就行,至于潘小安,陛下那边自然会给出处置方案。”

朱瞻基最恨这等投机者,方醒敢担保,潘小安最多是维持指挥同知的官职,弄不好还得降职,并被调到某些条件艰苦的地方去。

王岳疾步过来,喝问道:“兴和伯,这是为何?”

在方醒带人气势汹汹的出了军营时王岳就接到了消息,然后发现他们是往军营来之后,他只得带人来看看情况。

若是不对,他今日准备和方醒翻脸了!

方醒说道:“陈庆年有罪,至于何罪,王大人你无需知晓。”

王岳怒道:“兴和伯,你在南昌城中搅风搅雨,事先却从不和本官通气,此事你自己去兜着,别拉上本官。”

这是老官僚感到威胁时的本能反应——撇清责任!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