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807章 谁的胜利(为盟主‘恶魔-烈’贺,加更!)

第1807章 谁的胜利(为盟主‘恶魔-烈’贺,加更!)

第二个拦在方醒身前的是个小吏,他对上了方醒的眼神,冷冷的眼神,不由自主的闪到了边上。

方醒脚步加快,前方的两个官员犹豫了一下,方醒嗔目大喝道:“方某身经百战,你等腐儒也配挡着我的路吗?滚!”

百战的煞气迸发,两个官员面色一白,不由自主的就闪到了边上。

方醒大步向前,目光冷漠,缓缓移动,所有人都不敢和他对视。

“方某战交趾,塞外鏖战,浮海为大明宣威,几经生死……”

方醒的声音缓缓而出,前方的人群默然,缓缓让开了一条通道。

“想当年大明南北受敌,文皇帝何等雄才大略,一一荡平外患。如无你们反对的那些征伐,大明何来今日的安宁?你等何来这等悠闲的时光!”

方醒穿过人群,缓缓回身,说道:“回家自己翻翻史书,看看一个朝代能延续多少年,它们为何会轰然崩塌……你们……想大明存在多少年?”

方醒转身,在辛老七和小刀的护持下上马离去。

良久,人群中有人喊道:“此话大逆不道!”

人群依旧静悄悄的。

在这里的人大多都清楚前朝的历史,可对于汉唐宋覆灭的原因,却见仁见智。

一叶障目!

身为既得利益者的他们自然会回避那个答案!

贾全带着侍卫们现身了,东厂和锦衣卫的人跟在后面恶狠狠的冲了过来,却没看到方醒。

“鹰犬!”

人群中有人小声的说道,然后人群渐渐散去。

……

“呯!”

听完了方醒在皇城外的话之后,镇纸从朱瞻基的手中飞了出来。

“一群腐儒,也敢质疑朝政,也敢质疑军功赫赫的兴和伯吗?”

群臣无言。

方醒为皇帝吸引火力,而皇帝他……

他居然内疚了?

杨荣心中有些混乱,他觉得帝王不该这样!

重情那是普通人应该拥有的品质,可皇帝重情却是灾难啊!

杨士奇出班道:“陛下,镇之以静!”

杨溥心中暗叹,说道:“陛下,君王当胸怀四海,大局为重。”

这话就是谏言,暗指朱瞻基在此事上失去了分寸。

朱瞻基看了群臣一眼,缓缓走下来,缓缓走到了大殿的门口。

阳光照在他的身上,看着遍体生辉。

“帝王无情,帝王就该胸怀天下,无私情!”

“朕不取!朕不取!”

朱瞻基回身,“你等好生去做,朕不是那等帝王,自然不会让你等没了结局!宝船之事,势在必行,朕不想再看到有人拿此事生事!”

这是警告!

金幼孜想说话,杨荣却领头说道:“是,陛下!”

“是,陛下!”

年轻的皇帝站在大殿的门内,一群重臣俯首称是……

这是第一次胜利,这将会极大地鼓舞着朱瞻基。

皇爷爷,您看到了吗?

父皇,您看到了吗?

年轻的皇帝踌躇满志,他沉声道:“朕要大海之上……大明为尊!”

……

“大明将会重新占据海洋!”

郑和安置之后就来到了方家,两人站在那幅海图的前面说着航线。

方醒指指那道海峡说道:“若是能打通那道海峡,郑公,大明…..不,那些泰西人就要颤抖了!”

郑和点头道:“咱家轻舟去看过那里,确实是可惜了,若是打穿过去,那……咱家一定要去看看,看看那些国家是什么样的……只是两岸却必须要控制在手中,否则就是为他人做嫁衣。”

方醒想起这条运河的前世今生,不禁赞道:“是,必须要控制住。”

控制住那里,打通运河,大明就可立于不败之地!

想来东方吗?好吧,绕道好望角,希望这个世界还能再出一位‘航海先驱’。

“此次咱家将带着那些使者回去,这是个好时机!”

郑和的话含蓄,暗指当时朱高炽对出海的冷淡态度,导致那些使者离心离德的表现。

此时朱瞻基继位,那些使者大抵要瑟瑟发抖了吧?

方醒和郑和相对一笑,都对此次出海抱着极大的希望。

“兴和伯可想去?”

“想。”

方醒憧憬道:“我上次出海,见识了大明水师,真想跟着你一起去,去看看大明纵横海洋。”

郑和微笑道:“可你现在不能。陛下这里还需要你的帮助。看看今日的闹剧,若是没有你站出来搅合,那些人就要直接去试探陛下了。”

“是啊!”

方醒遗憾的道:“郑公,此次出海,派人去寻寻那些矿产吧,好歹也能堵住那些人的嘴。”

郑和愕然,然后笑道:“以前咱家出海的时候就换回了些金银,矿产肯定是有的,不过当年认为海外经营不易,加之当时北边还在虎视眈眈,所以此事就被搁置了。”

方醒一拍脑袋,觉得自己真是轻视了这个时代的人。

……

郑和走了,他把需要带的货物清单丢给夏元吉,然后就要赶回金陵。

郑和走了,朱美圭的奏章来了。

朱美圭在为朱济熿求情,让方醒有些震惊。

“朱济熿弄惨了他这一系,他还求情,莫不是脑子有问题?”

方醒觉得自己低估了藩王的节操,就自嘲的道:“陛下该要头痛了吧。”

“是本官头痛!”

夏元吉没好气的道:“你这是来看马苏,顺便来看看本官累死了没有?”

方醒随意的翻看着一本账簿,夏元吉一把抢过来,说道:“这是我户部的机密。”

方醒讪讪的道:“郑和那边此次出去……陛下好像有交代,说交换些金银回来,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少要。所以等他回来之后,户部又要发达了!”

夏元吉没好气的道:“本官只求你少折腾些事,那就是天下太平了。”

夏元吉想想不对,看看笑的尴尬的方醒,就怒道:“又是何事?”

“修路。”

夏元吉气结,指着方醒道:“修多长?还有,此事该在朝堂之上决断,你私下来找本官,这是何意?”

“不算长。”

方醒尴尬的道:“从金陵到……”

“到北平?”

夏元吉淡淡的问道。

方醒点点头,这工程太大,朱瞻基的心中也没底,也没拿出来讨论。他就是来试探的。若是能拿下夏元吉,这事就成了三分之一。

“出去!”

夏元吉怒气冲天的道:“你可知道要建造多少水泥窑吗?你可知道要多少民夫?出去出去,别找本官说笑!”

若说是重新整修从金陵到北平的路,那夏元吉不会有什么意见。可水泥路……

夏元吉精于计算,不过是简单的算了算,就得出了一个让他崩溃的数据。

“那么多水泥,那么多民夫,你这是疯了!”

方醒灰溜溜的进宫了,转告朱瞻基:“夏元吉被吓到了,咱们还是一点一点的来吧,别一下就弄个大的,谁都怕。”

朱瞻基苦笑道:“当年咱们商量过十字工程,交叉形成大明的主干道,然后再慢慢的修建各地的道路。如今看来却是有些……”

“摊子铺大了,夏元吉怕收不了场。”

方醒分析道:“此事其实就在于能否拉动民间消费,全靠俘虏肯定是不够的,民夫出力,朝中必须要给钱,就像是在工坊里做工,有钱就花,慢慢的就积累起来了。”

“而且路修好之后,那速度可不得了,以后不管是调兵还是运送物资都方便。还有就是沿途的商贾,以后得放开些禁锢,让商品流动起来,这条路才没白修。”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