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805章 大明,不能没有海洋!

第1805章 大明,不能没有海洋!

“兴和伯,出……出海何等靡费,你为何一力鼓吹?”

一个胡须斑白的老臣被众星拱月的推了出来,他戟指方醒,喝道:“还有市舶司,那是什么?你知不知道一旦南边开了市舶司,大明就必须要迁都!懂不懂?竖子!”

这位老臣方醒认识,他是大理寺左寺丞倪舒文。

老先生在大理寺堪称是活图书馆,经常引经据典的对案子发表看法,常常把上司驳斥的无地自容。最后只得把老先生安排去审核下面送来的案子,期间被他打回去要求重审的案子多不胜数。

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臣出来指责方醒,方醒只能先行礼再回话。

方醒躬身道:“倪大人此言不差,不过这里不是议事的地方,方某这就进宫,咱们有话就在朝堂上说。”

倪舒文挣开搀扶着自己的手,冷笑道:“好,本官这就求见陛下。”

等乾清宫的太监出来传方醒进宫时,倪舒文也仗着老资格跟了进去。

……

“迁都?”

朱瞻基听了倪舒文的话之后,面色微冷。

迁都北平是朱棣做出的决策,当时反对的人多不胜数。

可朱棣却用强硬的手腕压下了那些反对。

在朱高炽登基之后,把京城迁回金陵的呼声又高了起来。

“陛下,塞外的敌人都没了,南边富庶,若是迁都金陵,臣以为市舶司也开得!”

倪舒文的话很诚恳,兼顾了各方的利益,堪称是老成谋国之言。

“倪大人,这是坑!”

方醒毫不犹豫的反击道:“迁都金陵,咱们不说耗费,单说利弊。”

倪舒文很有风度的侧身,表示自己在倾听。

“南方富庶这个不假,开了市舶司,受益最大的是南方人也不假,可咱们不能因噎废食吧?”

方醒指指南边说道:“只要能出海贸易,方某敢担保那赋税能让夏大人从此坐在金山银山上。至于您说若是不迁都金陵,南边就有分裂的可能,方某认为您把南边那些人想的太能干了些。不是方某小看他们,大明有的办法来钳制南方,比如说赋税。”

夏元吉出班道:“陛下,商税一直在慢慢收取中,从当前来看,南方的潜力最大。”

倪舒文说道:“兴和伯,税收只是一种调和的手段,南北差异依旧存在。有朝一日南人吃肉,北人吃糠,敢问兴和伯,到了那时,如何调和?”

“倪大人,北方并非一无是处,不信您问问工部的吴大人,北方拥有多少矿藏!”

北方拥有工业发展急需的资源,而且北方也不乏不冻港,关键是北方以后必须要维持扩张的态势。若是迁都金陵,那几乎可以宣告大明的北方从此成为弃子。

“倪大人,北边有大铁矿和大铜矿,目前已经在开了,只是人手差了些,所以产出不多。不过倭国的银矿和朝鲜的铜铁矿产出不少,这个夏大人知道。”

吴中没有搅合这趟浑水的意思,简单说说,然后回班。

夏元吉也是老资格,所以他直接说道:“北边的矿产就是大明的财富之地,没有那些铜铁矿,哪来的刀枪?”

简简单单的话里却带着威胁:现在可是火铳和火炮的天下!

朱瞻基此刻理解了朱棣为何收紧火器卫所扩建的用意。

他心中微动,想趁机给以后开市舶司定个调子,随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不是大讨论的时候,此时要是定调子,朱瞻基敢担保大家啥事都别做了,就等着扯皮吧。

历史上这种扯皮的例子多不胜数,有的蔓延多年,活生生的把一个国家给扯垮了。

治大国如烹小鲜,火候不到就起锅,不是生就是味道不对。

朱瞻基目光幽幽,说道:“郑和来了!”

……

郑和是来了,正在皇城外。

“郑公公,敢问你所为何来?”

围在皇城外的人群中有人问道。

郑和也老了,但依旧步履从容。

哪怕是风尘仆仆,可他的目光依旧锐利。他环视一周后说道:“咱家此来是为了出海!”

寂静!

郑和目光炯炯的道:“咱家早就上了奏章,只等朝中商议的结果。大明,不能没有海洋!”

大明,不能没有海洋!

这话掷地有声,大家都想起了郑和说过的话。

——欲国家富强,不可置海洋于不顾。

——财富取之于海,危险亦来自于海上!

郑和微微颔首,大步走到皇城前。

“臣郑和请见陛下!”

他有自称为臣的资格,只是在前几年有些韬光养晦,多半自称咱家。

不过今日一声臣,说明这位太监中的传奇人物已经坐不住了!

没多久,宫中来人,直接把郑和领了进去。

……

“……海外多国,有大有小,肉迷人的俘虏说过,就在他们的对面,那些大小国家正在征战,他们也在觊觎着海洋,想从海洋之中寻找到财富!”

“从秦汉开始,武器不过是刀剑弓弩罢了,可如今是什么?火枪火炮,看看大明的宝船,在海上就像是一座小山。咱们不能闭关自守!当年的前宋何曾不是想守住?还有开海带来的庞大财力,可最终如何?守住了吗?”

“守是守不住的,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

方醒的声音在大殿内回荡着,那个来禀告郑和在殿外的太监还没说话,朱瞻基就点点头,他赶紧回身去带人。

“要敢于走出去,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那些岛,那些大陆,都不比大明小。大明有的东西,那些地方同样不缺乏!若是被人占据了,要不了一百年,上面就会崛起一个个强国。到时候艨艟密布大明的外海,火炮轰开大明的国门,各位那时可能说什么?”

黄淮说道:“兴和伯,你说的这些只是臆测,海外有大国,这个谁都知道,比如说汉时的大秦,可多少年了?那些人可曾来过?正如你所说的,万里之遥的攻伐,补给就能拖垮一个大国。大明如何能维持这个补给?”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不少人在心中暗自为黄淮的话叫好,然后看着方醒,想看看这位恼羞成怒的模样。

方醒笑了笑,说道:“黄大人却低估了航海能力的发展,不说别的,就说以前航海靠司南和牵星,后来书院又弄出了一个六分仪,航向会越来越精准。郑和在金陵打造了一艘船,效果如何不少人都知道,很快!等越来越多的航线被发现之后,诸位,沿途建造补给站不是问题!”

方醒看了黄淮一眼,对他今日出来搅混水有些不解,说道:“那些地方有金银矿,有铜铁矿,有肥沃的土地和无数特产,诸位,大明为何要放弃这些?”

方醒的目光渐渐锐利,环视群臣,沉声道:“这些都是大明目前唾手可得的财富土地,为何要放弃?为何?”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