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802章 谁的工坊(感谢‘刘爸爸有个小金库’成为本书盟主)

第1802章 谁的工坊(感谢‘刘爸爸有个小金库’成为本书盟主)

聚宝山卫回归之后,朱芳那里的烟火就没停过。

方醒看着那个在不断喷出浓烟的烟囱发呆。边上一个高大的屋子里不断有人进出着。

朱芳在边上搓着手,“伯爷,您看这地盘就那么大,咱们弄了几个炉子都没地方摆了,最后没办法,就弄了这个大家伙,加热鼓风,试了好多次料,现在弄出来的钢材不是小的吹嘘,真的可以直接拿去浇注火炮了。”

方醒缓缓转了一圈,看着那些轨道车在密布的铁轨上被牛马牵引着,轻松的进出于各个厂房,心中有些莫名的激奋。

“伯爷,地盘不够,人手也不够,加上管得严,那些工匠们出入受限,怨言也有一些。伯爷,小的想是不是在边上再弄个聚宝山卫的那种眷村,让那些工匠的家眷也住进去,边上用军士看守着,这样应该……”

“还有就是铁料,工部那边最近有些吃紧了,说是北边的铁矿还在开挖中,要等着……”

方醒还在第一次见到这等工业场面的震撼之中,他摆摆手道:“这些都是小事,你专心做就是了。后面的我也不能再给你多少建议,但是材料,也就是钢铁才是王道,什么样的钢铁适合做什么,这些你都要去考虑……”

方醒呼吸着有些呛人的煤烟味,说道:“焦煤怎么扩产,这个你和工部去协商,记住了,铁轨和枪炮是首要,回头我让书院的学生们经常过来,大家一起研究一下。”

一辆料车被一头牛拉了过来,方醒闪到一边,看着矿石被拉进了一个大厂房里,就满足的道:“这就是工业!”

工业必然会伴随着无数弊端,可方醒却在享受着污染的弊端。

“伯爷,能多派几个学生过来吗?”

朱芳嘿嘿的笑道:“那些学生计算可是一把好手,还聪明,小的担保,只要在这里干两年,肯定能挑大梁。”

“我会考虑。”

……

“缅甸的路要打通,不过朕不限定时日,尽力就好。”

李二毛的建议朱瞻基非常认可,所以今日就召集了群臣议事。

“陛下,缅甸一下,云南就稳固了,那么云南那边是否可以抽调兵力到缅甸去?毕竟没了缅人的威胁,放着大军驻在那里……靡费了些。”

兵部尚书张本刚接手兵部,目前还被笼罩在金忠的巨大阴影下,所以他有些急于证明自己,这话说的就有些激进了。

这话里就有些对准沐家的意思,顺便还给朱瞻基提供了一个解决云南‘军阀’的理由,可谓是计算精准。

不过这等手段在群臣看来也只是平常,只是心思难得。

于是乎文臣们都纷纷看向武勋那边,想看看谁会出来反击。

朱瞻基登基后,大家都知道他深受朱棣和方醒的影响,对军队抓的比较紧,万万不肯偏向文官。所以张本这无意中的一炮,却让朱瞻基要站队了。

陛下,军阀啊!

想想前唐、前宋,那些军阀最后如何?

沐晟的出身可了不得,他老爹沐英乃是朱元璋的养子,他自己从大哥沐春的手中接过了西平侯的爵位,然后就开始在云南展示自己的军事能力。

其后他征伐缅人,接着又和张辅平定交趾,受封黔国公。朱高炽登基后更是对他青睐有加,还铸了一方镇南将军的大印给他,可见信重。

这样的一位武勋,张本堪称是虎口拔牙啊!

不过死道友不死贫道,文官们都在旁观着,等着看好戏。

朱瞻基面色如常,可放在扶手上的手却猛地一紧,然后用审视的目光看了一眼张本。

张本心中大悔,他发誓自己当时没想过肢解沐家,只是想建议皇帝把沐家再往前挪挪,放到缅甸去。

武勋那边却是在冷笑着,就在张辅准备出班时,外面有人进来禀告道:“陛下,兴和伯求见。”

听到是这个煞星来了,张本连肠子都悔青了。

群臣也不淡定了,这位当年在交趾可是和沐晟并肩作战过。沐晟回到云南后对方醒赞不绝口,双方的关系眼瞅着就是直线上升,就差联姻了。

张本给沐晟下了眼药,这不人家的盟友来了,你咋应对?

方醒大步进来,躬身后说道:“陛下,臣方才去了工坊那边,朱芳跟臣抱怨,说是地盘小了,人手也不够,工部给的铁料也差……呃!怎么都这眼神?”

方醒看到大家都古怪的看着自己,就纳闷的问道。

朱瞻基却岔开话说道:“那边确实是不方便,离城太近,周围弄的乌烟瘴气,有时候刮风朕都能闻到味道……诸卿看看此事如何处置?”

皇帝岔开了话头,群臣大多遗憾,杨荣说道:“陛下,那个工坊臣知道,只是它归属于谁?”

朱瞻基一怔,工部尚书吴中纠结了一下,可别人都在为工部出头,他再不出来,以后谁会为他说话?

“陛下,按理……那个工坊是要纳入工部管辖……”

吴中的话进可攻,退可守,堪称是官场老手的修炼成果。

吕震今日难得在朝,他出班微笑道:“陛下,那个工坊臣记得以前是兴和伯家的,那个朱芳好像也是兴和伯的家人,后来就弄了火铳和火炮,还炼了不少钢铁……”

吕震这段时间忙的不行,人也瘦了不少,三缕胡须微动,看着竟有些仙风道骨的出尘。

说完他归班,还对着方醒微微一笑。

金幼孜出班道:“陛下,这等工坊堪称是要害,臣请放到工部管辖。”

张本脱离苦海,随口道:“陛下,这工坊如今越发的大了,军中的火铳和火炮不少都出自他们那里,还有那个轨道,如今各处矿山大多用了,没有说不好的。”

他本是想弥补一下先前那话的负面影响,却不小心给金幼孜提供了炮弹。

“陛下,火铳和火炮乃是军国重器,岂可置于私人之手?”

“咳咳!”

吴中突然干咳了两声,金幼孜一怔,就看了他一眼。

吴中尴尬的冲他拱拱手,然后垂眸。

金幼孜心中一凛,就赶紧回班。

朱瞻基目光淡漠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京郊以后必然会慢慢的被侵占,到时候多有不便,那就在靠近西山那边找个地方,再造一个工坊。”

方醒拱手道:“是,那边地方多,随便圈一块地就成,只是人手却要工部那边调剂一二,还有就是那些工匠就在工坊中不得外出,终究有碍人伦,臣请在边上修建眷村。”

君臣的话有些坦然,边上的人心中渐渐的有些猜测。

那个工坊莫不是皇帝的?

想起书院的旧事,大家看向方醒的眼神就有些不对了。

这人莫不是从那时就开始谋划了这些?

书院教授科学子弟,与儒家争锋。

工坊打造利器,攻伐海外。

这是奔着文武双全去的啊!

而且他莫不是……皇帝的总管?

有人恶毒的在腹诽着。

进宫当大太监吧!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