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801章 西南出海口,恋爱先驱

第1801章 西南出海口,恋爱先驱

建庶人的事刚定下来大半个月,十余骑就进了北平城。

兵部新任尚书张本也急匆匆的进了宫。

乾清宫中,风尘仆仆的李二毛行礼后说道:“陛下,缅甸大安。”

朱瞻基点点头,欣慰的道:“那些土人如何?”

“方大人严令军纪,那些土人也敢和咱们做生意了。后来商队来多了,做生意也是童叟无欺,那些土人都不胜欢喜。咱们收取赋税之时也公道,土人们都拥护大明。那些躲在丛林里的叛逆慢慢的也熬不住了,许多人都被喊话喊了出来投降,方大人认为缅甸已然大安,就派了臣回来。”

“好!”

朱瞻基满意的道:“要想长治久安,杀戮不是办法,要让那些土人感受到大明的诚意,自然会忠心依附,方政深得朕意。”

朱瞻基登基不久就传来捷报,这就是喜事,群臣纷纷道贺。

缅甸一下,大明的西南边境就安稳了,而且间接稳住了时常有土司不安分的云南,可谓是一举两得。

可朱瞻基并不只是看到这个,他更看重的却是以缅甸为基点,扩散出去。

“那边可能直通海边?”

这个问题李二毛早就准备好了答案,他说道:“陛下,很难,那边的山多,土人部族多,若是从云南往海边大量输送补给的话,臣以为目前尚不可为,损耗太大了。”

群臣顿时对李二毛的印象好到了极点,只觉得这人虽然是知行书院的学生,却识大体,顾大局。

可堪造就啊!

几个类似的眼神交错,隐含微笑。

皇帝和知行书院的关系很复杂,若不是顾忌名声,估摸着他都想挂一个山长的头衔。

这算是学生给山长泼了一盆冷水?

群臣都感受到了朱瞻基身上的冷冽气息,个个眼观鼻,鼻观心,不想掺和这场‘师徒大战’。

朱瞻基目光转动间,淡淡的道:“都散了吧,李二毛留下。”

群臣中有爱好八卦的,好奇心特别强的,顿时觉得心痒难耐,却只能无奈离去。

等人走了之后,朱瞻基处理奏章,李二毛也未见惧色,只是站着,腰杆笔挺。

等奏章处理完之后,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了。

朱瞻基起身走下来,瞟了肤色黑的让人不忍直视的李二毛一眼,说道:“说仔细些。”

李二毛说道:“陛下,那边多山不好修路。多部族,一旦部族反叛,道路随时都有可能被切断,太脆弱了陛下。”

朱瞻基看到他说的坦然,就继续问道:“大明若是在那边谋求一个港口,那你怎么看?”

李二毛胸有成竹的道:“陛下,臣以为港口并不难。臣来时去金陵的江边看过,那些船队却一直在停着。臣以为只需多跑几趟,多运些移民过去,多运些工具过去,陛下,到时候再走陆路配合,在海边建造一座城市并不难。”

朱瞻基点点头,有些意外之喜,就问道:“这是谁的主意?”

说着他盯住了李二毛,目光凌厉。

李二毛没有犹豫,说道:“陛下,这是臣的主意。不过和方大人他们探讨过,臣受益匪浅。”

“学会玲珑做人了?嗯?”

朱瞻基和李二毛错身而过,缓缓踱步,说道:“朕知道方政于战阵而言是一员良将,可他对民生却涉及较少。你想讨好他?”

李二毛摇摇头,回身道:“陛下,臣不敢。当时提及此事时,大家都说路途艰难,臣就建言说了这个法子,但只想到了海路,方大人却说陆路也得走,不能偏废,否则海路一断,那个港口就孤立无援,臣当时后怕不已。”

朱瞻基面色稍霁,说道:“陆路……需要很长的时日去打通,耗费确实是不小,只能是补充,还是要以海路为主。”

“陛下英明。”

这年头走陆路远距离补给就是个灾难,一斤粮食送到地方,路上起码要消耗四五斤粮食,许多还不止。

朱瞻基微微摇头道:“朕英明不英明的不论,你倒是有些官样子了,怎么,此次回来想去做什么?”

李二毛惶然道:“陛下,臣听从陛下的安置。”

这年头哪有官位给你挑三拣四的,你若是挑选了,那就是蹬鼻子上脸,咳咳!以后大抵就到这里了。

朱瞻基心中已经很满意了,对于这个半路出家的学生,他觉得算是意外之喜。

“如此你就去做御史吧。”

……

“杀!”

“杀!”

操场上喊杀声整天,那些学生们握着木枪在奋力的练习着刺杀。

“老师,土豆他们也在啊?”

李二毛来到了方家庄拜见方醒,方醒问了情况,就带着他来看看书院。

土豆和平安都在练习,不过两人太小,被安排在了前面,看着有些可乐。

“当然,既然进来了,那必然是要文武皆修。你呢?你娘估摸着没少给你寻摸亲事吧?看中了谁?我去给你说合。”

李二毛也成了大龄青年,若不是有官身在,估摸着这辈子是没戏了。

“老师,弟子……”

李二毛突然挠头,赧然的道:“弟子在那边结识了一个……”

这家伙还自由恋爱了?

方醒大感兴趣,问道:“哪家的?说说,我给你做主。”

李二毛有些艰难的道:“老师,她是一个土司的女儿,弟子……当时商队入缅,她跟着一起来,后来就认识了,后来……”

方醒也有些晕乎了。

这年头成亲都讲求个门当户对,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方醒虽然对这些不是很在意,甚至还觉得自由恋爱也没错。

可你去找个土司的女儿,这个……

“你母亲那里可说了吗?”

方醒担心李二毛会被他母亲用大棍子打出来,然后断绝母子关系。

李二毛头痛的道:“老师,弟子还没回家呢!”

“太远了。不过若是你喜欢,那女子也能持家,那就去试试吧。”

这种事方醒不能掺和太多,毕竟婆媳关系是几千年的难题。若是李二毛的老娘不喜欢那女人,他强行掺和,那就是在造孽。

“搬家吧。”

方醒交代道:“你此次回来就算是安定下来了,不过你担任御史却不好在书院住了,回头我叫人给你找房子。方政狡猾,那些缴获肯定不少,你应该也有份吧?若是不够,我这边帮你添补些,算了,去找陛下吧,我问问陛下。”

李二毛面红耳赤的道:“老师,弟子的钱够用了。”

“你还得成亲,还得养娃,养老娘,一下子哪够?就这么说定了,能欠陛下的钱,那是本事啊!”

这是方醒的点醒,李二毛懂了。

想做皇帝的嫡系,那么你就得选好路!

跟皇帝借钱不怕,喊穷更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亲近啊!

这一下立场马上就站稳了,以后就被贴上了帝党这个标签。

方醒语重心长的道:“书院不是我的书院,我只是播种人,而你们成材之后,陛下才是那个量才取用之人,明白吗?”

李二毛点点头,“老师,弟子知道了。”

“那就赶紧回去吧,好好的说,别和你母亲顶嘴。若是成了,我这边派人去云南给你接人过来。”

李二毛窘迫的道:“老师……”

方醒还在想着朱瞻基对西南出海口的策略,闻言就骂道:“婆婆妈妈的是不是男人?那是你娘,不是老虎!”

“老师……她跟来了。”

我曰!

方醒眨眨眼睛,差点想问一句话:天王盖地虎!

这是自由恋爱的先驱啊!

“你们不会是……私奔吧?”

方醒捂着额头问道,他担心李二毛要引爆一颗炸弹,能把京城官场引爆的炸弹。

书院的学生,还是官身,居然拐走了土司的女儿。

道德沦丧啊!

——浸猪笼

方醒正在胡思乱想间,李二毛却红着脸说道:“老师,不是私奔,她的父母都同意了,还……拉了几车东西,说是陪嫁。”

方醒已经有些头晕了,他指指李二毛家,说道:“赶紧滚蛋!滚蛋!”

都不省心啊!

方醒头痛不已,然后就往宫里去,他得去朱瞻基那里备个案,免得到时候引发物议。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