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794章 被激怒的老将(感谢“迪巴拉嚼食”成为本书盟主)

第1794章 被激怒的老将(感谢“迪巴拉嚼食”成为本书盟主)

好吧,迪巴拉家族全面出击。改名要一百元,你们真壕。

……

朱元璋大封诸子于各地,一是想儿子们能成为屏藩;二是太疼爱他们,想为儿子们和他们的儿孙找个铁饭碗,于是就采取了类似于封国的制度。

理想很丰满,真的,朱元璋的想法从理论上绝对是两全其美,既顾全了国家,又顾全了小家。

可他却忽略了他最擅长揣摩的东西。

——人性!

人性本贪,他把自己的儿子们想象的太完美了,以至于他才驾崩,朱允炆在臣子们的建议下进退两难,最后还是选择了削藩,于是靖难开始了。

靖难之役朱棣几番胜败,几次岌岌可危,终究登上了那个九五之座。

幸而朱棣雄才大略,这才没有让寻机而起的鞑靼和瓦剌两部占了便宜,否则就和八王之乱的结局大抵差不多。

晋王一系从朱棡开始。朱棡的运气好,在洪武年就去了。只是他的继承人朱济熺却有些不着调,居然去怼朱棣,后来自然没好果子吃。

朱棡的庶子朱济熿也算是个‘人才’,他察觉到朱棣的意思后,就通过各种手段来败坏自己嫡大哥朱济熺的名声。

最后朱棣不动声色的借着朱济熿的手拿下了朱济熺,可他还算是厚道,于是就把朱济熿这个庶子给立了起来。

只是这位庶子后来的作为有些见不得人!

软禁朱济熺和侄子朱美圭,这可以看做是讨好朱棣的作法。

可强收了他老爹的侍女,给嫡母下毒……这些林林总总的恶行连朱棣听了都感到恶心,只是朱济熺更让他恶心,所以才容忍朱济熿活蹦乱跳到现在。

……

从谋逆失败之后,朱济熿就很老实,每天抄写佛经,吃素念佛,不近女色,这样的晋王让人想起了和尚。

薛禄在放走了那个使者之后也有些后悔了,虽然京城并未传来呵斥的旨意,他依旧有些忐忑。

终于等旨意到手,薛禄听到了拿下朱济熿的命令,后面却有一句。

——卿尚能饭否?

这句话让薛禄暴怒了,他觉得自己的血液在燃烧,只想寻到敌人去砍杀一番,直至精疲力竭,倒在最后一个敌人的身前!

“来人!”

送走天使,薛禄面沉如水。

“侯爷!”

“进王府,拿人!”

薛禄眼神中仿佛在喷火,当先进了王府。

一路到了大殿外时,两个侍卫挡在了薛禄的身前,喝问道:“阳武侯,止步!”

薛禄的眉心紧锁,喝道:“滚!”

“退后!”

薛禄不知道,这些侍卫早就被朱济熿收拢了,堪称是他的死士。现在看到薛禄杀气腾腾的模样,当然不会让他进去。

两名侍卫拔刀指向薛禄,眉间全是煞气。

薛禄退后一步,就在两人以为他是心生退意时,薛禄拔刀,虎目圆瞪,喝道:“赫赫君威!尔等也敢阻拦?”

“杀!”

薛禄一刀劈斩过去,刀光宛如匹练,当头那侍卫慌忙举刀格挡。

铛!

刀落,人定!

薛禄大喝一声,越过这人跃身而起,目光锁定最后的那名侍卫,当头劈斩!

那侍卫已经慌了,匆忙间想闪避。可薛禄乃是战阵上杀出来的爵位,他的杀招哪有那么好躲的。

只是一刀,从肩膀劈断,肋骨清晰可见!

薛禄落地,不等对手惨叫,再次挥刀。

人头飞起的同时,第一个侍卫才缓缓倒下!

薛禄目光微眯,盯着在台阶上现身的一个老太监,缓步而上。

长刀垂在身后,鲜血一滴滴的缓缓滴落。

那老太监见状先是愕然,等看到薛禄眼中的杀机之后,他双手胡乱挥动着,勉强没有摔倒。然后转身就往殿里跑,一边跑一边尖声喊道:“杀人了!阳武侯杀人了!”

薛禄提刀缓缓走上台阶。殿内正在抄写佛经、一身素服的朱济熿已经站起来了。他看到薛禄杀气腾腾的模样,就强装镇定道:“阳武侯这是为何?若是下面的人有得罪之处,本王可以责罚,为何擅自杀戮?莫不是晋王府已经成了闹市了吗?还是说闹市可……杀人!”

面对艰难的处境,朱济熿却反其道为之,咄咄逼人,且表达了自己的委屈。

一旦今日他的话传出去,他相信外界自然会给京城的那位皇帝晚辈一个适当的定位。

太残暴了吧!

薛禄目光扫过殿内的另外两名侍卫,最后锁住朱济熿,冷冷的道:“陛下有旨意,晋王殿下,请马上动身。”

朱济熿的面色瞬间苍白,前面的心机全白费了。他强笑道:“去哪?”

薛禄淡淡的道:“进京!问罪!”

朱济熿的身体摇晃两下,终于绷不住脸上的笑意,嘶声道:“为何?本王何罪?陛下难道要削藩吗?难道要重新卷起纷争,再来一次靖难吗?”

那两个侍卫缓缓走下来,手握刀柄,目光不善。

朱济熿知道自己一旦进京,怕是要完蛋了!

按照以往的规矩,宗室犯错,最多是幽禁在凤阳。可朱瞻基却直接要把他擒回京城,显然就是要为才走没多久的朱高炽报仇。

想清楚了缘由,朱济熿一屁股坐回去,呆呆的看着案几上墨迹未干的佛经……

“陛下好狠的心呐!”

朱济熿从朱瞻基的作为上感受到了一丝文皇帝朱棣的气息,这让他感到了绝望。

“杀!”

薛禄挥手拦住了麾下的帮忙,独自一人,只用了三刀,就把那两名侍卫枭首。

是的,就是枭首!

薛禄用这种方式在向朱瞻基表明自己的态度,一位沙场老将的态度!

——臣还未老!

——臣还能杀敌!

……

英国公府内有个练武场,这里张辅和家丁们操练的地方。

练武场上,张辅策马冲锋,和张琪错身时长刀连斩。等再次错过去时,张琪看着胸前甲衣上的刀痕,摇摇头,然后调转马头继续来过。

张輗和张軏也披着甲衣,看着张辅和张琪之间的交锋,不禁心惊肉跳。

等张辅身上见汗后,他策马过来,居高临下的道:“听闻你们在家中无所事事,整日饮酒,来,操练起来!”

张輗苦着脸道:“大哥,我们都那么大了,还操练个什么呀!”

张軏也是不乐意的道:“大哥,太子登基了,咱们可没落下什么好处,再说现在哪有出征的机会?操练起来……练到老死都没用!”

这是怨言,对朱瞻基的怨言。

张辅眯眼看着两个弟弟,沉声道:“你们也老大不小的了,靠着父荫得了官职,可终究不长久,要自己争气,我这个做大哥的也有脸去为你们说话!”

张輗和张軏私底下埋怨过无数次,说他这个大哥一点都不顾兄弟情分,也不说拉他们一把。

张軏嘀咕道:“争气也得要有机会,没机会去哪争气?连陛下的面都见不着。以前做宿卫的时候还好,现今陛下登基,听说要整顿,弄的人心惶惶的。”

张辅瞪眼道:“少啰嗦,去!”

张輗和张軏不情不愿的上马进场,张琪叫了家丁来陪他们对练。

薛华敏快步过来,说道:“国公爷,陛下要去武学。”

张辅不动声色的道:“那是好事。”

薛华敏看到场中的张輗和张軏在和家丁捉对厮杀,可看着没精打采的,就低声道:“国公爷,陛下的心思难知,要不……在下去问问姑爷?”

张辅看着场上,淡淡的道:“德华现在有些躲的意思,却不好为难他。”

薛华敏轻嘶道:“难道姑爷是在避嫌?那陛下……他们的关系可不比寻常,若是姑爷要避嫌,国公爷,姑爷怕是要有麻烦了。”

张辅摇摇头道:“德华和陛下的关系不至于此,否则陛下大可把他调到别处去。所以……”

……

“夫君,您不出门吗?”

方家,方醒躺在躺椅上打盹,无忧坐在他的肚皮上皱眉玩着九连环,不时用零件敲打一下他的胸口。

“不去。”

方醒没睁眼,说道:“陛下新近登基,正是需要竖立威信之际,我此时去抢风头?且等他稳住了再说,到时候我自然在边上看看,偶尔出出馊主意也是一件美事啊!”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