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791章 可怜的徐景昌(感谢‘迪巴柆爵士’成为本书新盟主)

第1791章 可怜的徐景昌(感谢‘迪巴柆爵士’成为本书新盟主)

喷血!柆,也读着la。

......

朱瞻基不喜欢老是坐着,他想起了太后转达先帝的那句话:那些人就想把帝王困在那张椅子上,不得动弹。

他起身站在前方,俯瞰着一干武勋,皱眉道:“大明很大,卫所不少,各地的将领也不少,可能独当一面,能率军临阵不乱的有几人?诸卿可知?”

这话只有孟瑛能答,他出班道:“陛下,大明各地卫所人才不少,只等陛下一一提拔。”

朱瞻基眯眼看着下面那些畏畏缩缩的年轻武勋,说道:“提拔?怎么提拔?朕对那些人一无所知,怎么提拔?”

孟瑛惶然道:“陛下,臣可把都督府对诸将的记录拿来,请陛下一阅。”

朱瞻基点点头道:“好,都督府要和兵部各自去查。”

这是要两相对照,一旦发现不符,皇帝马上就能派出东厂或是锦衣卫去核实,到时候不是兵部就是都督府有人要倒霉。

众人心中一凛,再也没谁敢小觑这个新帝。

“诸卿为国操劳,本该奖掖一番,只是朕却更想看到诸卿勉力进取,到那时,朕将不吝功赏。”

朱瞻基一番话就把自己登基后没有让大家升官发财的理由说了,然后话锋一转,带着些厉色。

“武勋,何为武?诸卿自己回去慢慢想,朕知道你们忙,就不留了,散了吧。”

武勋们心中惴惴的各自散去,徐景昌觉得有些不安,出宫就往城外去。

路过大市场时,徐景昌去买了几个锅贴,在马背上吃,心中腹诽着自己皇帝亲戚的抠门,连饭都舍不得请大家吃。

一路到了方家庄,回家吃午饭的孩童们在庄上到处跑。一个小女娃在两条大狗的陪伴下站在边上看。而旁边有个人,背对着徐景昌坐在田埂上。

徐景昌下马往小女娃走去,那两条大狗转过头来,眼神凶狠,张开的嘴里獠牙吓人。

“哎!我说方醒,看好你家的狗啊!”

两条大狗挡在小女娃的身前,缓缓逼过来,徐景昌心虚了,退后几步喊道。

小女娃侧脸看着徐景昌,皱眉道:“爹,有个坏人来了。”

方醒回头看到是徐景昌,看着他被大虫和小虫逼得步步后退的模样,方醒不禁就笑道:“我说你还是武勋啊?”

“大虫小虫。”

无忧躲在方醒的背后,趴在他的背上喊着。

大虫和小虫冲着徐景昌呲呲牙,然后退到了方醒的身侧,依旧盯着徐景昌。

徐景昌松了口气,却不敢靠近,说道:“你家丫头越发的有灵气了,方醒,赶紧把这两条大狗弄走。”

方醒起身道:“过来吧,给它们嗅嗅,下次你再来它们就不会吓唬你了。”

徐景昌犹豫一下,无忧嚷了一句胆小鬼,他面皮发红,缓缓走过来。

两条大狗嗅嗅他的脚边,然后一左一右的护着无忧。

“才从宫中出来?”

方醒和他并肩往前溜达,看着那些孩子在打闹,不禁微微一笑。

这才是生活,充满了烟火气的生活,真实。

徐景昌回头看了一眼,看到无忧学着方醒背着手,身边两条大狗伴随着,觉得这个女娃真是古怪精灵,可爱的不行。

回过头,徐景昌说道:“方醒,无忧以后是何打算?”

方醒回身看了一眼无忧的模样,笑了笑,说道:“别想了,我闺女不嫁人。”

“招赘婿?”

徐景昌不相信的问道。

方醒没回答,徐景昌讪讪的道:“今日入宫,陛下对咱们武勋有些不满啊!”

“那也是你们自己不争气的结果,还有,别搭上我,我可是才从塞外回来,好歹也打了胜仗。”

徐景昌呐呐的道:“你和陛下的交情好,总不能看着哥哥我倒霉吧?今日陛下可是盯着我许久,那模样分明就是想拿我来开刀啊!德华,你好歹帮哥哥说几句好话,回头请你喝酒。你闺女以后的嫁妆哥哥我包了!”

方醒没搭理这茬,说道:“你是武勋之后,又是皇亲,要么上进些,要么就老实些,自己选一个,自然无事。”

朱瞻基对勋戚的态度有些不好,拿人开刀这种事再正常不过了。

“大明养着勋戚,你们占据着最好的良田,爵禄又多,还能做生意,再不成器,再闹腾找事,陛下肯定不能忍。”

朱瞻基不过是敲打了一下武勋罢了,比朱高炽当年登基时好许多。当年朱高炽可是直接拿徐景昌来开刀做样子。

“可是哥哥我苦啊!”徐景昌叫苦连天:“文皇帝去之后,我可是老老实实的,连放个屁都夹着屁股,生恐声音大了被人听到。可还是被我那皇帝亲戚给拉出来示众。今日看陛下的意思,分明是也想把我揪出来杀鸡儆猴,哥哥我苦啊!”

方醒同情的看了他一眼,朱棣在时收拾过他,朱高炽登基时也收拾过他,看朱瞻基的模样,分明还是想拿这位亲戚来……借用一下。

“没说借你人头一用就算是不错了。”

徐景昌打个寒颤,说道:“哥哥我马上回家,然后敲打一番那些家伙,谁敢给我惹祸,打死!”

看着徐景昌急匆匆的跑了,无忧过来抱着方醒的腿,仰头说道:“爹,他要打死人呢!打他!”

方醒还没回答,大虫和小虫就冲了出去,那速度吓了方醒一跳,等他反应过来时急忙就喊道:“大虫小虫回来!景昌兄快跑啊!”

徐景昌在马背上闻声回头,看到两条大狗疯狂的追来,被吓得魂不附体,急忙驱马奔逃。

两条大狗在方醒的连声召唤下,直把徐景昌追杀出庄子,这才悻悻的回来。

“调皮!”

方醒牵着无忧回家,两条大狗跟在后面。无忧不时仰头问问题,方醒不时俯身回答问题,父女俩看着非常和谐。

……

方醒的安逸日子没过多久就被打破了。

徐景昌回去后不到两个时辰,几辆马车就进了方家庄,在被家丁们盘查过后,方杰伦接待了他们。

“这些都是我家国公爷给无忧小姐的礼物。”

来人是国公府的管家,一脸的矜持。他拉开油布,打开其中一个箱子,顿时珠光宝气闪花人眼。

方杰伦干咳道:“稍等,老汉去请示我家老爷。”

定国公府的管家矜持的在前厅喝茶,他打量了一下这个前厅,微微摇头,觉得太寒酸了,不说和国公府待客的前厅相比,就算是和他自己住的地方比起来都差远了。

正在猜测着方家是不是手头紧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方杰伦回来了。

“这些只是我家国公爷的一点心意罢了,不值当这般……”

“我家小姐不要这等心意,请回吧,带着东西回去。”

方杰伦面色难看的指指门外,非常不礼貌的下了逐客令。

国公府的管家愕然道:“这是……伯爷的意思?我家国公爷可是一番好意……”

方杰伦摇摇头,面色铁青的道:“请回吧。”

话不投机自然不能多留,国公府的管家出了方家庄,一路回到国公府,愤愤不平的把被赶出来的事告诉了徐景昌。

徐景昌一怔,然后仔细问了过程,就怒道:“让你办些事都办不好,愚蠢,滚!”

徐景昌回头和妻妾们说了:和方醒的闺女结亲的事多半是没戏了。

然后国公府里一阵喧闹,有人说方醒太倨傲,居然连国公府的少爷都看不上,这眼睛都长到头顶上去了。

可徐景昌却不是这么认为的,他觉得方醒有土豆这等大功德在身,加之科学的传播,他自己又是一个名将,以后他的子女肯定前途差不了。

而且方醒和勋戚的距离保持的非常好,不远不近,这分明就是不想卷进勋戚的那个圈子,独善其身。

等定国公府想和方家的无忧结亲被拒绝的消息被徐景昌某个大嘴巴的小妾通过几次传播传出去后,顿时外界一阵暗流涌动,然后不少人家都在盘算着自家年龄和身份能匹配的小子,然后叫人去试探了一番。

结果方家的门前就成了热闹的地方,忍无可忍的方醒叫人一概赶出去,然后放话说无忧不结娃娃亲。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