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788章 第一次君臣见面(感谢‘54唐人’成为本书新盟主)

第1788章 第一次君臣见面(感谢‘54唐人’成为本书新盟主)

月初了,兄弟姐妹们,求月票。

许多盟主还没进群,如果方便的话,请看作品简介,里面有全订群的群号,企鹅号。加群后转盟主群。

……

方醒终于回家了,最欢喜的就是无忧,跑前跑后的,小小的人儿努力去搬动铜盆的模样让人看了好笑。

“爹,洗脸。”

无忧在张淑慧的帮助下,涨红着脸把铜盆搬到了方醒的身前。

方醒笑了笑,洗脸之后就抱着无忧说了几句悄悄话。

“夫君,陛下可会让您上朝吗?”

“你希望呢?”

方醒抱着无忧轻轻颠着,随口问道。

张淑慧犹豫了一下,转口道:“莫愁回去了,妾身没劝住。”

这个女人既希望自家夫君能经常上朝,彰显被重用,又希望他能经常在家。

女人常常想两全其美,但经常会弄巧成拙。张淑慧明智的停止了这个幻想。

“她有些小心翼翼,所以搬过去就搬过去吧,等孩子大些后还得进书院,到时候……”

方醒有些憧憬的看着张淑慧的肚皮,问道:“小白呢?”

“回娘家了,说是她二哥成亲要去帮衬一把,还说她妹子要相看人家了,小白生气,说是要拦着。”

“她妹子……朵朵?那孩子才多大?这有些急了。”

张淑慧笑道:“是呢,妾身让家里去了两个家丁帮衬着,若是闹腾,那就压下去。”

方醒点头道:“你处置就好,庄家本是老实人家,被为夫骤然给了些钱财,若是稳不住,下一代就没看头了。”

说着方醒起身,抱着无忧出去。

张淑慧想了想,吩咐道:“木花去一趟庄家,就说是我的话,家中稳妥了,那就等有了孩子之后好生教导,万万不可放任了。”

随后有家丁套了马车,木花坐着一路就去了洼儿村。

等回来后,木花禀告道:“夫人,庄家有些惶恐,说是有人说朵朵犯忌讳,要早些嫁出去,方能保住庄老大和庄老二万事顺遂。”

“胡言乱语!”

方醒坐在边上和无忧玩游戏,闻言就抬头说了一句。

无忧也跟着点头,一本正经的道:“嗯,胡言乱语。”

张淑慧笑了笑,木花接着说道:“二夫人发火了,说这是胡言乱语,是有人想骗婚,后来叫人查,果然查出这话是想娶朵朵那家人传出来的,二夫人要报官,那家人就带了礼物道歉,最后庄家说都是一个村的,不好做的太过才罢。”

“二夫人后来就哭了,方家二老就劝了半响,发誓说等朵朵十八岁才嫁出去,这才好了些。”

张淑慧点点头,等木花走后,就凑过去看方醒和无忧在玩跳棋。

虽然玻璃在渐渐扩大产量,可这等色彩的圆润玻珠还是难得一见,可在方家却成了孩子们的玩具。

土豆和平安会一起弹玻珠,而无忧却不行,因为方醒担心她会吞下去,就弄了跳棋出来玩。

“夫君,那个女人被册封为贵妃呢!”

张淑慧一边给不会下棋的无忧支招,一边看似漫不经心的说道。

“皇后和你是好友,别的你管她作甚!”

孙氏起来了,不过方醒不认为她能操控朝政,若是敢,方醒就敢去骂朱瞻基。

张淑慧扁扁嘴,这个少女般的动作让方醒失神一瞬。

“夫君,陛下偏宠她,以后怕是要蹬鼻子上脸呢!”

女人之间就是这样,真正的好友会站队,不讲道理的站队。

方醒把最后一颗玻珠填上,看到无忧眨眼不解,就干咳一声道:“还有皇太后在,若是压不住,到时候再打上门去!”

“输了输了!”

方醒趁着无忧没注意,就把她的玻珠移动过去,然后起身亲了她一口,说道:“我去书院一趟。”

朱瞻基的后宫方醒并不想窥探,他坚信就算是孙氏上位,可大明依旧不会走偏。

可胡善祥和他有些缘分,当初是他去相看的,回来给朱瞻基大力夸赞了一番这妹纸不错。

而且那妹纸很是简单,若是被废掉,方醒也觉得过意不去。

“告诉她,生个儿子才是王道,只要有了儿子,天王老子也撼动不了她的地位。”

……

书院里,方醒在教室外面瞅了一眼,看到自己的两个儿子都在认真听课,就悄然退去。

“你家的两个孩子都不是天才。”

解缙觉得方醒的种在退化中,就说道:“莫愁的那个孩子大些送来让老夫看看,若是聪慧,老夫便亲自给他启蒙。”

方醒赶紧应了,老解可是真正的天才,博览群书的那种。若是他亲自给欢欢启蒙,这面子可是大了去。

于是方醒出了方家庄,一路去了莫愁那里。

过了三法司,等看到那个给莫愁准备的酒楼时,就看到店门大开,一些男子正抬着木料进去。

“伯爷。”

要弟在看着,见到方醒就行礼,然后说道:“我家姑娘在楼上。”

方醒上了二楼,就看到莫愁抱着欢欢,在陈嬷嬷的陪同下和一个男子在商量装饰的事宜。

“老爷。”

“伯爷。”

两个称呼让那个男子惊了一下,回身看到方醒穿着青衫,普普通通的模样,就有些懵逼。

方醒伸手接过欢欢,随口道:“这些事交给他们就是了,没谁敢坑骗。”

莫愁微微皱眉,低声道:“老爷,这是妾身想了许久的呢!”

女人总得有个事情做着,若是没有一个事业为依靠,她虽然会全心依附在男人的身上,可也从此失去了神彩。

方醒笑道:“好,你自己弄,我便不插手了。”

女人有了事情做,男人也只能暂时靠边站。

方醒逗弄了欢欢一会儿,然后说道:“这孩子没进过宫,我今日带他进去看看。”

那个包工头的腿一软,一下就跪了,惶然道:“莫愁姑娘,小的可没敢坑骗,没敢啊!”

莫愁愕然,退后一步皱眉道:“你快起来!”

包工头没敢起,方醒也不乐了,说道:“没事你跪什么跪?再不起就换人做。”

欢欢大抵是被吓到了,小嘴张开,愣愣的看着方醒,有要哭的意思。

方醒傻眼了,莫愁赶紧接过来哄了哄,说道:“老爷,欢欢还小,大些才能离了娘。”

……

走在宫中,欢欢那想哭的模样依旧在方醒的脑海中。

这是朱瞻基登基后两人第一次见面,朱瞻基有些紧张。

方醒拱手道:“见过陛下。”

很随意,就像是朱瞻基已经当了好久的皇帝。

“我说你不会是没适应做皇帝吧?”

方醒取笑了一下,朱瞻基心中一松,说道:“找你来,是黄俨的事。”

“难道他还有保命的秘密?”

方醒有些头痛,没有谁知道黄俨当初是怎么在朱高炽的手中保下了这条老命。如果他再来诱惑一次朱瞻基,方醒觉得……

宫中的太监,特别是帝王身边的太监,身上都带着许多秘密。聪明的都会把这些秘密带到了棺材里,不聪明的,比如说黄俨,就把它当做了保命的手段。

可君王是那么好威胁的吗?

朱高炽只是想把他留给朱瞻基练手罢了,如若不然,再仁慈,他也会毫不犹豫的让黄俨消失在世间。

朱瞻基眼神凌厉的道:“那老狗自以为有了倚仗,可朕哪里会关切什么隐秘!帝王无私事,德华兄,你去一趟,处置了他!”

朱瞻基最后的话里带着杀意,若不是身为帝王,他肯定会亲自去干掉黄俨。

方醒也很好奇,就答应了,走之前说道:“别德华兄德华兄的叫,被人听到我可经不起那些弹劾,还有,婉婉如何了?你找人开导一番,好歹不能让她憋闷了,走了啊!”

这是一次有些仓促的见面,两人都有些不自在,觉得尴尬。

朱瞻基呆立良久,然后笑道:“这是当了皇帝,却越发的不自在了。”

俞佳想起朱瞻基以前和方醒之前的关系,也笑道:“陛下,兴和伯这是不自在呢!觉着好好的两个人,如今却一个是君,一个是臣,话都不好说了。”

朱瞻基点点头,叹息道:“看看皇爷爷,看看父皇,君王都是孤家寡人。可朕却不愿如此,不愿如此……”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