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787章 这就是煌煌大明(感谢‘0怒火冲天0’成为本书盟主!)

第1787章 这就是煌煌大明(感谢‘0怒火冲天0’成为本书盟主!)

当杨荣三人到了上面往下看时,不禁都微微一惊。

就在金水的前方,此刻无数军士正整整齐齐的排成了阵列。

“陛下万岁!”

当万众一呼时,那声音当真是慑人心魄。

而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最前方,骑马的那个人身上。

他这是来为自己的学生撑腰了吗?果真是毫无顾忌啊!

方醒抽刀出来,刀指向右前方。

“轰轰轰轰轰!”

城外突然传来了轰鸣声,把城中的百姓和城楼上的百官们都吓了一跳。

“前进!前进!前进!”

朱雀卫第一个走出来,整齐的往方醒的右侧而去。

当走到朱瞻基的下面时,宋建然拔刀劈斩!

“陛下万岁!”

“大明万胜!”

……

丽正门外,此刻城墙的前方全是火炮,数量之多,一眼看不到头。无数炮手在拼命的装药,然后大声的喊着准备完毕。

左边的十余门火炮的炮口还硝烟未散,申耀的破锣嗓子响彻云霄。

“点火……”

“轰轰轰轰轰!”

……

群臣面面相觑,这从未有过的登基仪式让他们不知道皇帝想干什么。

黄淮靠近杨溥,用微不可查的声音说道:“陛下这是要证明他的……强硬,这是在告诫咱们要知道分寸。”

杨溥微微点头,同样低声道:“先帝前车之鉴,这也难怪,有些人不知道分寸,这便是后果。”

炮声轰隆中,这时下面出来的是玄武卫。陈德对玄武卫在黄俨谋逆之事上没有立功很愤怒,所以脚步也越发的铿锵有力。

这个皇帝肯定不会屈服于文官去压制武人!

陈德心中激动,不禁偏头看向城头,然后挥刀。

“陛下万岁!”

陈德用力的呼喊着。

“大明万胜!”

随后就是聚宝山卫,这支刚在塞外征伐取胜的常胜之师走了出来。

林群安拔刀劈下。

“陛下万岁!”

朱瞻基微微俯首,想去拔刀,却发现自己现在是皇帝,今天是自己的登基之日,身上没佩刀。

“大明万胜!”

不少人在用忌惮的目光打量着这支军队。他们害怕这支军队,因为有了这支军队,皇帝就可以间接掌握着朱雀卫和玄武卫,进而控制在京诸卫。

这样的皇帝也只有文皇帝才能媲美啊!

可若是……

不少人看着还在马背上,面对着聚宝山卫侧面,背向承天门的方醒。

若是此人离开了呢?

皇帝压制文官最有效、也是大家撕破脸皮之后的终极杀招,那便是军队。

那些饱含着不明意图的目光盯在方醒的背上,他却毫无知觉。

长刀再次挥动。

聚宝山卫突然变为了正步走,脚步陡然变声,一下下仿佛在敲打着人的心脏,在控制着,让你的心脏跟随着这个节奏一起跳动。

“轰轰轰轰轰!”城外的炮声再次响起,雄浑有力。

金幼孜微微变色,他看看右边的群臣,大多是面色微变。

“日月不易,永照大明!”

聚宝山卫突然爆发出了一声整齐的嘶吼。

轰!

这声嘶吼一下就击中了群臣,他们想起了先前朱瞻基说的话。

当朕拔出长刀时,诸卿,谁敢跟随着朕,去为大明而战?

杨溥偷偷看过去,正好看到了朱瞻基的侧面。

那张冷峻的脸跟随着聚宝山卫的移动而缓缓转动着,短短的胡须给他增添了不少威严。他朝着下面挥挥手,引来了一阵欢呼。

皇帝先接受了军方的效忠!

这是谁的主意?

太阳越升越高,光耀北平城。

朱瞻基目送着三卫远去,侧身道:“这就是煌煌大明!”

大明的辉煌从来都不只是内政,强有力的军队才是大明的根基!

……

皇帝登基了,随即下令解除戒严。

大赦天下的消息也传了出来,还贴在城门处,人人可见。

皇后成了皇太后,而胡善祥也从太子妃变成了皇后,只等着册封。

工部已经上了请造皇太后、皇后、贵妃仪仗的奏章。

孙氏也终于是熬出头了,变成了贵妃。

……

“都是皇后了,以后要端起来,莫要像是个小媳妇般的任人揉搓。”

胡善祥毕恭毕敬的请见皇太后,表示了对担任皇后这个职务的惶恐,并想皇太后请教。

皇太后亲切的把她叫到自己的下首坐下,细细给她说着后宫的一些关窍。

“……要冷眼看,不要去争,但你这般软和的性子却会吃亏,所以本宫才叫你要端起来,记住你是皇后,后宫之中除去皇帝就是你最大,所以你怕什么?拿住道理就别手软……”

皇太后当年可不是善茬,出身普通的她能坐稳太子妃和皇后的位子,靠的可不是朱高炽的青睐。

后宫之中,除非是皇帝独宠你一人,否则你就得为自己去谋划。那种等着帝王突然发神经想起自己的,多半最后都是孤寂一生。

皇太后看到她一脸的惶然,就叹息道:“你这个性子啊!罢了,雀尾呢?叫进来!”

雀尾随后进来,皇太后看着他那张漂亮的不像话的脸,不禁恍惚一下,然后交代道:“本宫知道你是个实诚的,以后可看好了坤宁宫,若是你家皇后被人给欺了,你得出头,别怕什么,大胆的去叫骂,本宫看着呢!”

雀尾应了,皇太后突然有些没精神,胡善祥就告退了。

等她走后,皇太后唏嘘道:“本宫想起了那个叶落雪,孤身挡住了那些叛逆,哎!他可真是没了亲人?如今可康复了吗?”

一个嬷嬷说道:“娘娘,他确实是没了亲人,陛下登基就令人去寻了一番,可惜没找到。他的伤……此事是兴和伯在处置,奴婢也不知。”

皇太后惋惜不已,然后问道:“那个孙氏如何了?”

嬷嬷撇撇嘴道:“娘娘,她封了贵妃,这算是飞上了枝头,听说很是本分,每日抄写佛经,说是为先帝祈福。”

皇太后面无表情的道:“皇后是个憨厚的,她却是个内秀的,皇帝自己喜欢她,本宫这个做娘的也无可奈何,只能是看着罢了。难道还能棒打鸳鸯?”

嬷嬷低声道:“娘娘,后宫偏宠就是祸乱之源啊!”

皇太后点点头,闭上眼睛道:“先帝在时你看本宫可去做这些?那人做了,做的肆无忌惮……”

嬷嬷低声道:“娘娘,先帝的陵寝一直在修建,那人也该去地下侍奉先帝才是啊!”

太后没说话,只是看着外面。

殿内的空气中仿佛多了些东西,微腥。

……

孙氏搬进了新地方很是安静,每日只是在抄写佛经,累了就在院子里转转。

小小的花园里种了不少花草,季节到了,或是含苞待放,或是生机勃勃,让人看了精神一振。

孙氏被扶着在院里转悠,突然问道:“皇后娘娘那边的人好似没调配齐整?”

扶着她的是大宫女德春,闻言德春说道:“那边看着像是在挑人,娘娘,咱们也得要挑些人吧?好歹把原先这里的换几个,免得有别人的耳目。”

孙氏抬头看着宫门方向,眼睛微微眯起,看着就像是在微笑,多了许多调皮之意。

“那个王振听说不错?连那边都……”

德春说道:“娘娘,那个王振有眼力,会做人,他原先是教授,识文断字,若是咱们这里有这么一个人,想来能帮衬不少呢!”

孙氏没说话,只是转了几圈就回去了。

……

胡善祥回到坤宁宫没多久,外面就传来了艳羡的话。

“那王振好福气啊!居然一下就调到了孙贵妃那里去。”

青叶气得不行,找到雀尾埋怨:“那王振娘娘不是觉得还好吗?为啥不调到咱们这边来?”

雀尾刚领受了皇太后给的差事,闻言也有些气愤,两人就去找到了在念佛经的胡善祥。

“娘娘,那边把王振给要去了。”

胡善祥愕然抬头,若是由方醒点评的话,肯定会给一个呆萌的评语。她说道:“咱们不是没要吗?那就是她先。”

青叶跺脚道:“娘娘,可您是皇后啊!”

胡善祥微笑道:“那也得有个先来后到,她要去了,那就是她和王振的缘分,咱们不争这个。”

“娘娘!”面对着这么一个性子软和的皇后,连青叶这等脾气暴躁的都没辙了。

青叶气呼呼的出去了,雀尾追出去安慰道:“上次兴和伯夫人不是给娘娘说过吗?不争为争,陛下本就是淡淡的,娘娘再去到处争斗,那就显得面目可憎,还不如坐稳了位子,看着她们闹腾才好。”

皇帝刚登基,一个王振的调动就引发了后宫这个小湖泊上出现了一波涟漪,涟漪渐渐扩散,渐渐的淡去。

此事看似不大,但却开了一个头,不知道是好是坏的头。

朱瞻基很忙,他忙着调配各处官员,忙着调整各种规矩和政策。

首先是各种摊派——皇宫很大,宗亲不少,所以每年的各种消耗大多是各地摊派或是采买。

这种摊派初期看似不大,可经过层层盘剥之后,就变成了祸害。所以朱瞻基早就洞察于心,此时大权在手,就一一去摆平。

可这些早已成为了一条隐蔽的利益链,不少经办人挂着皇室的名头中饱私囊。

所以旨意一下,不少人如丧考妣。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