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783章 忐忑、欢喜(求月票)

第1783章 忐忑、欢喜(求月票)

清晨,走在街上,入眼白茫茫的一片。行人皆素服,女人们也看不到化妆的痕迹,不见笑容。

顺天府外,香案后跪的人一眼看不到边。

于谦就在其中,这群人中有不能进宫的小官吏;有和尚道士……

大家都在朝着宫中方向哭,有大哭,有低泣,也有哽咽。

完毕之后各自归去,于谦回到顺天府里,听着那些小吏私下都是在叹息着大行皇帝,只觉得有些茫然。

京城已经戒严了,一切都在按照规矩慢慢的走着。

当聚宝山卫到达京城时,整个气氛终于被引爆了。

“殿下有了帮衬,要收拾人了!”

这几日大家都在劝进,不但是京城,各地藩王都快马送了奏章,目的就是一个。

——赶紧登基吧!

“三辞罢了,如今已经两辞,聚宝山卫来的恰到好处。”

吕震很累,不管是朱棣的后事还是朱高炽登基,他都从未那么累过。

可朱瞻基对他并没有多少好感,所以他不得不强撑着,把大行皇帝的后事办的可圈可点,无可挑剔。

这便是人精!

他在准备朱瞻基的登基大典,忙的白头发都多了不少,却不敢抱怨。

刚出宫,他就见到了方醒。

两人拱拱手,然后各自进出。

方醒的面色严肃,一路找到了朱瞻基。

“德华兄……”

朱瞻基憔悴了不少,不过精神还算好。

方醒躬身道:“以后你就该叫我兴和伯了,明日三请,我就不掺和了,到时候我带着聚宝山卫在城中巡查,越是这种时候越要留神。”

朱瞻基怅然的道:“难道帝王当真是孤家寡人吗?”

这是个孤独的年轻人,一朝面临登基的局面,却发现再无一人可以交心。

方醒叹息道:“你想多了,我对帝王并无什么敬畏,别担心。”

朱瞻基闻言抬头,阳光洒在方醒的身后地面,反射过来,把两人笼罩在其中。

“别担心自己成为孤家寡人,只要你心中少些猜忌,我会一直都在。”

方醒微笑道:“你是我看着一路成长起来的,我想看着你成为一位出色的帝王,最好是成为大明最出色的皇帝,到时候我也能青史留名。好好干,我会看着你。”

朱瞻基呼出一口气,“我想……但却知道很艰难,也预见到了那些困难,但我不会退缩,德华兄,你要帮我。”

方醒点点头,看了一眼在边上的俞佳,说道:“我会帮你,无数人会帮你。不,我们只是目标一致的人,都想让大明站在这个世界的顶峰,为此我们应当要求同存异,当你身边的人越来越多之后,这条路就会越来越好走。开头难,你要努力。”

方醒走了,在朱瞻基登基之前,他将会带领聚宝山卫为此保驾护航。

“求同存异吗?”

朱瞻基的眼神有些茫然,他曾经幻想过自己登基后会收拾哪些人,可方醒的话告诉他,若是想成就伟大的事业,许多时候得学会妥协。

开头难,这便是方醒给即将登基的朱瞻基送上的鼓励!

朱瞻基的眼神渐渐坚定。

……

脚步声整齐,可那些百姓却觉得很沉默,那煞气就这样慢慢的浸入了京城。

那一张张黝黑的脸上全是疲惫,身上全是尘土。

这就是从塞外赶回来的聚宝山卫。

他们神色肃然,正步进入京城。

方醒就在前方等候着,目光肃穆。

“聚宝山卫回来了,好了,这下京城太平了!”

“殿下要登基了,聚宝山卫在,没谁敢造次。”

正在街上巡逻的朱雀卫的将士们听着这些议论不禁心中苦闷。黄俨谋逆时,宋建然老老实实地控制着麾下,没敢妄动。

“如果咱们是兴和伯的麾下,那肯定就能立功了。”

一个军士艳羡的道,他不但是艳羡聚宝山卫屡次出征,更是臆测着当时如果聚宝山卫在的话,方醒敢不敢拉出来直接攻打皇城。

“伯爷,下官率部归来,请伯爷训示!”

林群安走到方醒的身前大声说道。

方醒点点头,说道:“你们辛苦了,不过还不能歇息,马上在京城巡逻,发现异常立即处置,直至殿下登基。”

林群安颔首,回身过去大声的道:“各部以小旗部分散,轮换巡查,范围马上分配!”

方醒看着麾下慢慢散去,林群安走过来说道:“伯爷,夫人她们已经回了方家庄。”

方醒露出了笑容,问道:“无忧可闹腾了?”

想起一路上不时要让两个哥哥带着骑马的无忧,林群安笑道:“这一路小姐很高兴,就是刚才有些记挂着您。”

“那个丫头。”

方醒的眉间柔和了些,说道:“这几日……一直到陛下登基时都要警惕,不管是谁,发现不对就处置了再说,然后就可以放假了,让兄弟们和家人团聚。”

林群安早就想和妻儿团聚,闻言欢喜的道:“陛下登基后应该会有赏赐,到时候也该咱们乐呵了。”

方醒点点头,看着他欢喜的走了,心中却在想着朱高炽。

朱高炽临去前留言身后事务必简朴,朱瞻基已经准备照此遵行。陵寝正在建造中,按照工部的说法,三个月即可完工。

这开了个头,后续帝王不好超越的头。

仁宗,这是近期朝野对朱高炽谥号的一致呼声,无人反对。

有老臣子在梓宫前哭的死去活来,朱瞻基都不能劝住,而他的目的不过是要让即将登基的朱瞻基敲定仁宗这个谥号。

朱瞻基同意了,这是大势所趋,无人敢质疑和反对。

方醒走在街上,看到了一波一波的人在往皇宫方向去,这些都是三请的人,他们将会在宫门外递上自己的忠心。

“晋王也派使者来了。”

张辅这次算是立功了,他带着武勋们质疑那份遗旨,这就是妥妥的太子党。

新帝上位,朱瞻基年轻,朝野都认为他将会长久的统治大明。所以不被他认可的人,几十年之内,甚至是有生之年都别想翻身。

方醒没有止步,说道:“薛禄居然放行了他的使者?”

“这是天家的家务事,阳武侯不能处置,只能放行。”

方醒的嘴角微翘,讥讽道:“什么家务事?从他谋逆开始,这就是国事。阳武侯应该果断些,而不是忌惮。”

张辅听出了话里的含义,就叹息道:“殿下要动手吗?”

方醒突然止步道:“朱济熿聪明的话最好把自己吊死,否则他将会在某一处高墙里后悔自己的软弱。”

张辅点点头,实际上朱瞻基就算是把朱济熿千刀万剐,也不会有人提出异议。

那是个倒霉蛋,马上就要面临来自于皇室报复的倒霉蛋。

回到家中,方醒第一眼就看到了无忧。

“爹还没回来。”

无忧坐在方杰伦找来的小凳子上,以手托腮,皱眉看着地上的蚂蚁。

方杰伦就像是在守护着无价之宝般的紧张,那些进出的仆役和丫鬟都被他的眼神逼着靠边走。

他弯腰低头道:“小姐,老爷是重臣呢!要做的事多,皇帝离不得。要不先进去看看小鹅?”

无忧摇摇头,大虫和小虫从后面踱步过来,一左一右的卧在无忧的身边,尾巴不时摆动一下,仰着头,讨好的伸出舌头。

无忧伸出小胖手去摸摸它们的头顶,问道:“大虫小虫,爹什么时候回来?”

两条大狗摇摇尾巴,然后站起来,眼睛看着前方。

无忧抬头看去,然后皱着的小眉头渐渐舒展开来,猛地起身跑了过去。

“爹!”

方醒笑着抱起她,这些天的负面情绪都被抛在脑后,问道:“路上好玩吗?”

无忧抱着他的脖颈,冲着跟在后面的大虫小虫做鬼脸,说道:“好玩,大哥和二哥还带我骑马,马小了爹。”

大虫和小虫都跟在后面不时跳起来,想去舔无忧的手,结果爪子就拍打到了方醒的背。

“那下次爹带你骑大马好不好?”

“好好好……”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