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779章 流血的夜

第1779章 流血的夜

“你很好!”

皇后点点头,叶落雪的身体往前缓缓扑倒。

皇后一惊,御医冲过去扶住叶落雪,一看那苍白的脸上和闭上的眼睛,就赶紧诊脉,然后看看他的腹部......

看到御医缓缓摇头,皇后福身,哽咽道:“今日多亏了你,我家才免了一场大劫……”

群臣和皇室一家人肃然看着两个太监哽咽着扶住叶落雪,然后缓缓往外走。

这是用自己的热血来证明忠诚的勇士啊!

皇后福身,皇子们和群臣拱手。

方醒站在外面,看着叶落雪被扶出来,就躬身一礼。然后说道:“把他交给聚宝山卫的郎中,他们知道如何处理这种伤口,会尽力的。”

若是没有他浴血搏杀,今日......

小方冲进来到了婉婉的身边,仰头呜咽了一声。

婉婉俯身摸摸它的头顶,抬头看到方醒进来,不禁热泪盈眶。

方醒看到人没少,就拱手道:“娘娘,宫中混乱,臣请让东厂进宫甄别,黄俨一党务必要清理出来。”

此时宫中混乱,没有武力保证谁都不放心。

皇后点点头,杨荣等人这才出来,劫后余生的脑子还有些懵。

“娘娘,有人在军中联络了叛逆。黑刺乃是文皇帝交与殿下的最后保证,臣请命带黑刺在城中搜寻逆贼。”

……

一桌,两椅。

桌上杯盘狼藉,椅子上的两个人呆若木鸡。

袁持在发抖,颤声道:“那人回来了,那个魔神回来了!他孤身回来了!”

袁熙放下筷子,从接到全林出来宣布朱瞻墡接任太子的消息后,他们就在庆祝,因为他们以为这是黄俨控制住了皇室和重臣的象征。

按照步骤,再下来就是等宫中完全被控制,那支叛军就可以威逼控制群臣,然后飞速报给朱济熿得知。

从太原到京城,若是换马不换人的话,要不了多长时间。

只要朱济熿率军一到,这个另类的靖难之役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雷度呆呆的道:“他不是在塞外吗?”

袁持说道:“方醒已经进宫了,咱们跑吧。”

“跑哪里?”

雷度猛地起身道:“咱们不是还有人吗?让那些人马上出动,再让那些青皮出动,把京城搅乱。既然乱了,那咱们就让它更乱,如此方能有一线生机。”

“呯!”

袁熙把酒杯一砸,起身道:“好,让他们出动!”

那些人只是用于事成后的镇压,没想到却要提前用上了。

“好,我去安排!”

雷度一溜烟就跑了,袁熙吩咐袁持道:“你去让魏丽丽他们出动,在街面上打砸抢,闹起来,就说大事已经成了,这是给他们的奖赏。”

袁持问道:“大人,若是他们不动呢?”

袁熙阴狠的道:“魏丽丽是个聪明人,动了还能死中求活,不动他们就是个死,这个道理他怎会不明白?”

……

黄昏斜阳,方醒带着黑刺出宫,刚一出来就看到了一队毛扎扎往承天门冲的军士。

“杀逆贼!”

承天门的守将冷笑着看了看下面,对方醒说道:“伯爷,下面的是金吾左卫的指挥同知王宝,谋逆的那些人肯定是从他看守的东安门装作太监潜进了宫中,此刻东安门已经被拿下,他这是在困兽犹斗。”

方醒看了一眼,说道:“开门。”

城门打开,王宝不禁大喜,正想带着叛军冲进去,却迎头撞上了黑刺。

双方刚一接触,王琰就长刀连斩,第一个杀进敌群中。

一穿插进去后,黑刺的人发现对手并不强大,于是马上分成三股,以王琰为中心,从左右卷杀进去。

方醒带着家丁出了皇城,沈阳从后面跟上说道:“伯爷,神机营已经接管了城防。”

前方一阵砍杀,随着第一个叛军弃刀投降,很快就开始了溃逃。

方醒策马冲了过去,喊道:“跪地不杀!”

“跪地不杀!”

对于黑刺来说,放弃杀戮是一种残忍,他们更习惯用长刀收割对手的人头,而不是仁慈的受降。

“秩序更重要!”

王琰的眼睛血红,身上全是被喷溅的血。听了方醒的话,他缓缓点头:“好,不过殿下那边如何?”

方醒回身招手,承天门的守将带着人出城接收俘虏,然后去继续追杀逃走的几十人。

“那边有安排。”

方醒现在有些惊弓之鸟,所以不肯泄露朱瞻基那边的情况。

这时右边传来一阵喧哗,接着有火头窜了起来。

“去看看!”

……

“抢啊!”

一群青皮在街上开始打砸放火,五城兵马司的人随即介入,顿时就演变成了一场城市追逐战。

“救火!”

那处火头渐渐的开始蔓延了,周围的百姓也顾不得什么戒严令,纷纷卷着一点儿微薄的财物从家中逃出来,然后四处震惊。渐渐的,恐慌开始蔓延。

能无视律法的肆意而为,这是每个人都曾经幻想过的事儿。

这些青皮平时本就是游走在律法的边缘,从刚开始的忐忑到现在的兴奋,热血沸腾中,身体内的兽性渐渐被激发出来。

他们手中持着长刀开始劈砍着那些冲出家门阻止他们点火的百姓,看着那些百姓倒在血泊之中挣扎,狂野的笑声回荡在夕阳下的京城中。

直至前方转过来一队人马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眼前火头四起,五城兵马司的人已经疯了,他们必须要灭火,否则那些火头一旦蔓延开来,京城将会变成一个超大火球。

方醒冷冷的看着这一幕,挥手道:“杀光他们!”

说完方醒第一个抽刀冲杀过去,黑刺紧紧跟随着。

“是官兵……”

肚皮满面通红的正在畅快之际,当看到马队缓缓开始加速后,就兴奋的喊道:“快跑!躲起来!”

那些青皮都兴高采烈的欢呼起来,先前他们就是这样躲过了五城兵马司的围堵。

可当对面的马速提起来后,肚皮才觉得不对劲。

密集的马蹄声敲打着街道,昏暗中马上的骑士长刀高举,面容模糊。

这是军队,而不是五城兵马司那等蜕化成抓小偷小摸的三流部队。

肚皮看到迎面而来的骑士长刀扬起,就马上掉头就跑。

前方就是在四散奔逃的青皮,肚皮自信自己的速度能跑过他们。

许多时候能逃脱一命不是你的运气好,而是你跑赢了同伴。

肚皮顺利的超越了手下的青皮,然后他一路狂奔着。

方醒挥刀格挡,随后反手劈斩,身后的青皮惨叫一声,旋即被辛老七的战马撞飞。

方醒没有停留,他盯住了看似头领的肚皮。

这些青皮若是在永乐年间,朱棣会令人把他们全部赶到塞外去,所以他们很老实。

等到了朱高炽登基后,这些青皮就开始冒泡了,开赌坊、放利子钱、敲诈勒索……

“都该杀!”

方醒劈翻一个在前方奔逃的青皮,前方就是肚皮。

肚皮听到了马蹄声在靠近,他听到了身后手下的惨叫声是如此的近。

跑不了了呀!

肚皮高喊道:“小的愿……”

长刀掠过他的脖子,头颅飞起,那嘴还在大大的张开,想把后续的话说出来。

方醒冲到了最前方,他勒马掉头,跟上来的家丁和黑刺的人纷纷迂回。

“杀人了!”

那些在救火顺便看这场杀戮的百姓如愿看到了一场杀戮。他们惊叫着,然后顺从的被五城兵马司的人驱赶着去弄水。

身后火光熊熊,身前是被驱赶过来的青皮,王琰问道:“兴和伯,杀光吗?”

“当然!”

方醒觉得心中有些戾气需要发泄,他命令道:“杀光他们!”

于是黑刺就展现了战争机器的风采。

三人一组,两人突前,一人手持弓弩在后。

这是标准的对付敌军斥候的模式,用于对付这些青皮,那真是牛刀杀鸡。

这是一场教科书式的杀戮,三人一组的黑刺配合默契,和其它小组的同袍们游走拦截,渐渐的把剩下的青皮围在了一堆。

“小的愿降!”

一阵丢弃兵器的声音中,那些无路可逃的青皮跪地请降。

方醒看看京城中的几处火头,淡淡的道:“手上沾染了百姓的血,还想等着大赦吗?杀!”

“放!”

弩箭齐射,随即就是冲杀。

长街上到处都是青皮的尸骸,血腥味刺鼻。

五城兵马司的一个百户官跑过来问道:“伯爷,可要清剿那些青皮吗?小的知道他们的大哥住在哪。”

“谁?”

“魏丽丽。”

“去拿了他。”

方醒派了一个小旗部的黑刺跟着去,然后吩咐道:“今夜的首要是维持好秩序,不可乱。另外就是搜寻那个袁熙和雷度,找到的重赏!”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