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80章 蛇酒和猜忌

第80章 蛇酒和猜忌

田里的三人在挥汗如雨,谁也没有注意到方醒已经带着老头去了主宅。

方醒一边走一边想着,要是这老头想让自己教他的子孙,那束修该收多少合适呢?

看老头还有两个随从,那最少得收个几百两吧……

那么是否需要先投资一下感情呢?

想到这里,方醒看到老头过门槛时双腿有些问题,就笑道:“老伯可是有风湿?”

老头进去跺跺脚,淡淡的道:“你怎么知道?”

两个大汉也逼视着方醒,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开片的可能。

方醒干笑道:“以前家里有人患过此病,倒是有些经验。”

患病的不是别人,正是方醒前世的爷爷,那风湿病犯起来,杀人的心都有了。

“这病一犯吧,病人的情绪就喜怒无常,还是早治疗早好啊!”

老头打量着前院的四周,看到没有什么奢侈的布置后,才问道:“可看过的医生都说是无法可治,你难道懂?”

我当然懂了,太懂了有木有!

想起以后每年收到的束修,方醒心中冒泡的说道:“这病常规方法没得治,最好的还是泡药酒。”

“什么药酒?怎么泡?”

老头一听就有些兴趣,马上追问道。

方醒先是矜持的一笑,装了个逼,然后才悲天悯人的说道:“可用三种蛇泡酒,乌梢蛇、白花蛇、蕲蛇,先把蛇饿几天,用烈酒浸泡消毒,再加生地黄和冰糖一起用烈酒浸泡,两年可成。”

看到老头一脸的默然,方醒干脆就把药方写下来,嘱咐道:“酒一定要烈,一定要泡足两年,不然蛇毒未去,对人有害。”

老头接过写着方子的纸,问道:“你不要报酬?”

方醒的心中在期盼着,可嘴里却大义凛然的说道:“老伯何出此言!吾辈虽不才,可尊老爱幼却是懂的。”

老头点点头,目光再次扫过方醒,“望你不是言不由衷。”

走了?

他就这么走了?

方醒看着老头撒腿就走,马上就傻眼了。

你的子孙呢?

你不是来找我教你子孙的吗?

束修呢?

觉得自己损失了一笔的方醒看到铃铛在撕咬着一块牛肉,不禁哼道:“早知道就该让你吃田鼠。”

而干完活的朱瞻基三人在前院洗了澡,然后就各自回家。

“皇爷爷,您在看什么?”

到了暖阁,看到朱棣把一本书拿的远远的在看,朱瞻基就凑趣问道。

朱棣先看看孙子的身上,然后起身活动着双腿。

“皇爷爷,您怎么看起医书来了?可是身体有碍吗?”

朱瞻基瞅了一眼,有些紧张的问道。

朱棣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道:“神农本草经都记载有蛇可入药,而蛇酒……”

“蛇酒吗?我看到过,就在方德华的书房里……”

朱瞻基想起在方醒书房里曾经看到过的一大瓶蛇酒,里面的毒蛇看着狰狞可怕。

不过方醒可不喝这玩意儿,放着就是个摆设,吓人用的。

朱棣的身体放松了些,看向朱瞻基的眼中多了些慈爱。

“瞻基,我准备二月北巡,你可跟着我一起去。”

北巡?

朱瞻基楞了一下,看到朱棣的脸色还好后,就大胆的劝谏道:“皇爷爷,孙儿大胆,敢请皇爷爷暂缓北巡。”

“哦!何故?”

朱棣对太子表达异议一点都不能容忍,可对着朱瞻基却是纳谏如流。

但这也和朱瞻基会看眼色,以及他知道分寸有关系。

“皇爷爷,您是想去看看宫殿的修建,顺便敲打一下那些文武,对吗?”

朱棣抚着胡须不语。

朱瞻基停了一下,继续说道:“皇爷爷,顺天府的改造年前我和父亲去看过,堪称是兢兢业业。还有,您……准备这两年再次北征,何不如到时候一并……”

说到太子朱高炽时,朱棣冷哼了一声。当听到北征后,他的眼神瞬间就锐利起来。

“马哈木大胆,背后怨怼朕许阿鲁台入贡,哼!我看他是想要甘*肃和宁*夏那边的鞑靼人。”

马哈木是瓦刺的三王之一,此时的实力最强。

朱瞻基皱眉道:“皇爷爷,对待此等异族人,当分化之,否则后世当为大患。”

朱棣哈哈笑道:“这就是方德华教你的东西?”

朱瞻基听到话里有戏谑之意,就梗着脖子说道:“皇爷爷,纵观我中原历史,异族人从未真正的安分过,不过是在弱小时装孙子而已。”

朱棣好整以暇的看着朱瞻基的气急模样,问道:“还有呢?”

“还有左拉右打!”

朱瞻基干脆就把自己的想法倒了出来。

“瓦刺目前对鞑靼人虎视眈眈,何故?不过是想一统蒙元留下的势力,最终的目标还是我大明!”

起居注的官员笔下生花,飞速的记录着朱瞻基的话。

“……鞑靼人最终必败,所以阿鲁台此次前来入贡,我大明理应隆重待之,并允诺售卖兵器粮草,不过……这些东西我大明也缺啊!价格嘛,自然是不菲的。”

朱瞻基说完后就有些忐忑的看着朱棣,不知自己的言论会得到什么评价。

朱棣看着案几上的青玉镇纸,良久问道:“这是你自己想出来的,还是那个方德华的意思?”

朱瞻基自信的说道:“皇爷爷,这些都是我自己想出来的。”

朱棣点头,把青玉镇纸扔过去,在朱瞻基手忙脚乱的接住后说道:“赏你了。”

等朱瞻基走后,朱棣看着城外的方向,有些出神。

“说吧,鞑靼人必败这个话是皇太孙自己想出来的吗?”

悄无声息中,一个锦衣卫已经跪在了侧方,他垂首道:“陛下,臣查看了皇太孙的功课,里面提到了瓦刺必成我大明心腹大患的话语,也不知道是不是殿下自己所想。”

“那方德华自己是怎么说的?”

“陛下,方醒此人对异族极度仇恨,有人曾经听到他说什么女真人都该死的话。”

朱棣点头,吩咐道:“去查一下,看看方家和女真人是否有仇。”

女真,或是叫做女直,别名女贞。

女真人在元末就是个落魄种族,被打的满世界乱窜,最后寻求大明护佑。

朱棣以博大的“胸怀”接纳了女真人,分为三部,其中就有建州女真这一部。

后人都忍不住叹道:明之惠于属夷者,以建州女真所被为最厚。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