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9章 那小子家里忒有钱

第79章 那小子家里忒有钱

多了一个学生,方醒还得把一些基础知识多教一遍,为此柳溥大感荣幸的同时,也是被朱瞻基和马苏给‘恨’上了。

把教材放下,方醒看看时间,就交代道:“读书从来都不是目的,只是一个认知世界的过程。为了不把你们教成腐儒,所以今天你们就去庄上挖沟吧。”

等方醒走后,柳溥瞪大了眼珠子,问道:“殿下,在这里读书还要种地?”

朱瞻基已经开始活动手脚了,闻言面无表情的道:“你最好快一点,不然能让你干到天黑。”

“不可能吧……”

柳溥觉得朱瞻基是在恐吓自己。

马苏最机灵,在柳溥还在怀疑人生的时候,他就已经换了一身粗布衣服。

朱瞻基一看,马上就喊道:“马苏,我的呢?”

马苏笑眯眯的道:“老师说衣服要自己洗,你的还脏在那呢。”

我晕!

柳溥震惊的看着朱瞻基:这位可是国朝的皇太孙啊!以后会成为皇帝的人物,方醒不但让他去挖沟种田,居然还敢让他自己洗衣服。

这里是哪?

柳溥走到书房外面,看着门上空荡荡的。

我还以为这是皇家书院呢!

有没有皇家书院还不知道,可就算是有,那里也不敢让皇太孙自己洗衣服。

等三人在庄上出现时,穿着锦袍的柳溥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连穿着一身脏衣服的朱瞻基都无法抢夺他的风头。

辛老七同情的看着这三人,可同情归同情,他还是一人发了一把铲子。

空荡荡的农田里一片平整,方醒的身边站着个老农。咨询了一下后,方醒就叫人在田里划线,而且还先挖了个示范的地方。

“线条内的都按照这个深度来挖,几个重点地方挖大一点,不然鱼会热死。”

没错,方醒此时是在准备稻田养鱼。

稻田养鱼的历史悠久,特别是在南方。

“这田里面也能养鱼?”

柳溥把衣服的下摆塞进腰带里,往手心里吐了口唾沫,好奇的问道。

马苏已经在开始干了,随口道:“能啊,而且稻田里养的鱼味道甜美,比河里的鱼好吃多了。”

朱瞻基也是带着优越感的说道:“稻田养鱼不但能肥田,而且还能除虫害,这就是一举多得啊!”

这话让柳溥不禁侧目,心想皇太孙怎么连农家的活都懂啊?

“都别磨蹭了,干不完中午饭就只有馒头……黑面做的馒头。”

方醒抱着铃铛,一点都不嫌脏的坐在了田坎上,慢悠悠的说道。

我曰!

朱瞻基想起黑面馒头的那股子味道,顿时就吆喝道:“都赶紧啊,别想着能有偷吃的机会。”

既然是要干活,方醒必然会让人监督。这不,他自己就像是个地主老财般的坐在那里,只差手里提着只鸟笼了。

可铃铛也不差啊!

小奶狗日日见长,方醒才把它放下来,马上就撒欢的朝着右边跑去。

“呜…汪汪汪!”

铃铛虽然小,可嘴里的利齿已经长出来了,而且四肢有力。看着它在田野上左扑右跳,方醒觉得这日子真是惬意啊!

今天的温度大约有七八度,可田里的三人都已经脱去了外衣,露出了三件不同的内衣来。

“哎!你看看,那人的内衣居然是绸的,好奢侈啊!”

“奢侈个屁,连沟都挖不好,以后多半是饥一顿饱一顿的命。”

两个老汉路过这里,他们不知道在地里干活的三人身份,所以肆无忌惮的嘲笑起来。

面对乡野老汉的调侃,柳溥觉得有些难堪。想他堂堂的安远伯世子,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嘲笑过!

柳溥正准备反唇相讥,可一转头就看到朱瞻基和马苏都是在埋头苦干,根本就不受这些干扰,进度比他的快多了。

“哎!那么好的铁锹,放在那厮的手上算是白瞎了。”

“可不是,换我老汉的话,肯定都挖好了。”

两个老汉正感慨着那个铲子居然是铁器,半饷才看到方醒坐在地上。

“哎哟!少爷,您怎么也在这啊?”

方醒觉得有他们的调侃正好配合自己的教育计划,于是就回头准备聊几句家常,却看到两个老汉的背后还有三人。

一个胡须很长,身材高大的老头,两个精壮男子。

方醒起身,拱手道:“老伯可是迷路了,等我唤人来引你出去。”

这里是方家庄,旁人是不会走错路的。

老头的目光从田里转到了方醒的身上,他的目光中带着审视,“你就是方醒?”

哟!还是特地来找我的?

方醒笑道:“正是小子,老伯可是来找我的?那就请家里去坐吧。”

老头摇头道:“你为何要让他们挖沟?”

难道这位是听闻了我方醒教弟子出色的消息,来探路的吗?

方醒马上就正色道:“一味苦读太过偏颇,读书人不但要劳心,还得学会劳力,不分五谷的读书人,就算是做了官,那也只会苦了治下的黎庶,辜负了陛下的厚望。”

老头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指着田里的三个人问道:“那依你看,那三人中谁最出色?”

这老头有意思啊!

方醒也就当找人聊天的说道:“穿脏衣服的那个,那小子家里忒有钱,可还能面不改色的干这些活,而且你没发现吗,他已经找到了挖沟的诀窍,这就是天赋啊!”

老头身后的两个大汉脸上都抽搐了一下,然后赶紧平静下来。

“哦!那倒是说明你有眼光。”

“当然了,我的眼光……”

方醒正准备自吹自擂一番,可却看到铃铛嘴里叼着只灰黑色的东西跑过来了。

那是什么?

“铃铛,那是老鼠,赶紧给我扔了!”

方醒一把按住铃铛,可想了想,最后还是摸摸它的脑袋,夸赞道:“我家铃铛果然能干,这么小就能自己捕食了。”

一边不动声色的把死掉的田鼠扔到身后去,方醒一边拿出纸巾给铃铛擦嘴。

“回家找你妈去,让她给你好吃的。”

铃铛站在地上,黑黝黝的眼珠子盯着被扔到老头脚下的田鼠,然后身体弓起,如临大敌的冲着老头叫唤起来。

“呜…”

“这狗怎么有点眼熟……”

老头用脚把田鼠踢到了铃铛的身前,然后面露思索之色。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