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5章 阴魂不散的李茂

第75章 阴魂不散的李茂

书房里,朱瞻基把自己昨天收集到的资料展示了一遍,然后又故作矜持的说自己被夸赞了。

这娃现在没玩蟋蟀?

方醒这才想起眼前的这位,在后世得了一个外号“蟋蟀天子”。

不玩最好,方醒最讨厌这种爱好的人。

“你们喜欢玩古董,玩书画都可以,但是不许去斗鸡、斗蟋蟀。”

打完预防针后,方醒才开始批判道:“你找到了资料,可思考过为何历朝历代的亩产都有波动吗?原因何在?”

朱瞻基有些囧,刚在马苏的面前出了个风头,可接着就被敲打了。

“德华兄,小弟觉得应该是和战乱,以及气候有关吧。”

方醒不置可否的朝着马苏扬扬下巴。

马苏斟酌了一下答道:“老师,我觉得应该还有粮种和器具的原因。”

这小屁孩看问题居然那么有深度?

不过为了不让他骄傲,所以方醒还是点出了另一条。

“你们都没注意吗?中原的土地大多经过了多年的耕种,土地贫瘠已是不可逆转。”

朱瞻基和马苏哦了一声,然后就不等方醒提问,你一条我一条的,把肥田的东西都列举出来。

很有主观能动性嘛!

方醒得意不已。

布置完家庭作业,方醒不顾两个学生的哀嚎,得意洋洋的去了后院。

哈哈!叫你幸灾乐祸!

“夫君,那个李家又搬过来了。”

方醒正和小白满屋子搜寻奶狗,闻言就诧异道:“哪个李家?”

张淑慧用双腿把铃铛收进了裙摆中,“就是我们在北平的那家邻居。”

“咦……这真是阴魂不散啊!”

“呜呜呜!”

铃铛在裙子底下看不到东西,就开始叫唤了,面对着小白的娇嗔不依,张淑慧只得答应中午给她多吃一杯奶茶。

“你一天逗她干嘛呢?”

方醒觉得张淑慧很有些逗女儿的心态,不过随即他就没有心思管这些了。

“少爷,这家人难道是冲着咱们家来的?”

方杰伦送来了李茂的拜帖,不过看那皱皱巴巴的拜帖,就知道他是如何的讨厌这个李茂了。

“这家伙有点俊呢!”

方杰伦唠叨着,觉得应该把这家人列为禁止往来户。

这时辛老七也走进了前厅,他气呼呼的道:“少爷,那个李茂又来了,还在勾搭咱们庄上的小媳妇大姑娘呢!”

我曰!

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不能再忍了!

方醒到后院把铃铛往桌子上一丢,在小白心痛的安慰声中,和辛老七一起去了现场。

时值农闲季节,庄户们这段时间只是在伺候辣椒,所以气氛一片祥和。

可就在庄子的边缘地带,发生了一起事件。

“小娘子,你家少爷的学生,就是那个穿着锦袍,皮肤有点黑的那个。”

丰神俊逸的李茂看着在自己身前绞着手帕娇羞的女人,温言问道:“那人近些时日可来吗?”

小媳妇抬起头来,大胆的看着李茂,娇羞道:“你猜。”

李茂大喜过望,柔声道:“可是每日都来?都是什么时候?”

小媳妇扭捏的道:“你再猜。”

李茂失望的问道:“难道那人近几日没来?”

说来李茂也是可怜,因为方醒‘勾搭’上了皇太孙,所以被他老爹催促着去沾光。

可方醒这货却是奇货可居,连根毛都没给李茂捞着。

于是得到消息后,李茂就快马加鞭,带着银票到了这里,然后颇为豪爽的溢价五成,把新方家庄的隔壁给买下来了。

聚宝山下的田庄价格之高,如果不是家中有钱,而又正好碰到一家在靖难之役中站错队的宗室要卖的话,李家一辈子都买不到。

这不,才买下庄子,李茂就迫不及待的寻找机会来了。

李茂觉得自己的时间宽松,今天不行,明天总能有办法接近皇太孙的吧。

至于这个小娘子,李茂准备把她发展成为自己的内线。

正当李茂露出了俊朗的笑容,想诱惑一下小娘子的时候,却只见她从陶罐里拿出一块还冒着热气的大饼。

这是要给我吃的吗?

啧!农户的食物不干净啊!

不过为了大局,我李茂今天就舍身一次吧!

李茂伸出手去,才发现这个大饼居然是糯米做的,看着软塌塌的,

“来人啊!”

小娘子突然扬起手臂,就在李茂愕然的时候,把手中的大饼扔了出来,直接盖在了李茂的脸上。

“有拐子!”

小娘子一招裙底脚踢在了李茂的小腿上,在他伸手去抓黏在脸上的大饼时,转身后跑。

拐子在历朝历代都是人人喊打的角色,所以李茂一听到喊声,就一把抓掉覆盖在脸上的大饼,不顾被烫的疼痛,撒腿就跑。

方醒正气势汹汹的带着辛老七出了前院,准备给那个登徒子一个深刻的教训。

马蹄声响起,马苏滚鞍下马,看到方醒后就先拱手问好,然后笑道:“老师,刚才我进来的时候,碰到了一个熟人。”

方醒没好气的问道:“谁?”

马苏想起刚才的场景,忍不住就笑了。

“就是那个李茂,没想到他居然找到这来了。只是…只是他的脸红通通的,看着就像是老师你说的猴子屁股,而且还有些狼狈。”

马丹!

方醒一听,煞气四溢的问道:“他可是还在那里?”

看到老师要发飙了,马苏急忙道:“他跑了,我看那样子多半是摔了好几跤,真是斯文扫地啊!”

“哦哈哈哈哈!”

方醒闻言不禁仰天大笑,笑声极为快慰。

“该!”

方醒把脸一抹,就说道:“以后你少跟这种利欲熏心之辈打交道。”

马苏躬身应道:“是,老师。”他心中也是在为李茂默哀,这人居然锲而不舍的追到了金陵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和方醒是一对呢!

随着大明统治的稳定,那些娱乐项目也开始复苏了。特别是那些喜欢兔儿爷的,真心不少见。

随后庄上来了个拐子的消息散播开来,家丁们马上就加强了巡逻力度,发誓要把那个涂脂抹粉的人妖拐子抓出来。

“对,我最讨厌男人涂粉熏香。”

方醒毫不介意的当着朱瞻基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鼻子抽动几下,方醒对满面不自在的朱瞻基说道:“大老爷们的,熏什么香?回头别让人以为你是女的!”

朱瞻基瞪了在边上偷笑的马苏一眼,委屈的不行。

“德华兄,小弟的衣服都是专人处理的,由不得我做主啊!”

方醒嘴角抽抽的说道:“我的鼻子过敏,特别是对男人熏香过敏。”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