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688章 隐瞒,开业

第688章 隐瞒,开业

散朝的人群都归心似箭,回去把工作交接一番,差不多就可以放假回家了。

可方醒和胡广就站在中间,人流从两侧走过,恍如奔流的河水撞上了礁石。

那些探寻和好奇的目光就像是拍打在礁石上的激流,激起了浪花。

“大明内部隐患丛生,可你们却视而不见,慢不得啊!”

方醒突然失去了和胡广较劲的心思,目光一转,就看到了一抹素白。

这是一张带着些许惊慌和迷茫的脸,就像是森林中迷路的一只小鹿,无助而悲伤。

感受到方醒探究的目光后,女子一惊,就躲在了自己藏身的大树后面。

那是谁?

带着这个疑问,方醒才发现,这里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

“兴和伯,且等等!”

方醒听出了是梁中的声音,愕然回头道:“我说老梁,你这是要请我吃午饭还是怎地?我可要吃羊腰子啊!烤的!”

梁中急匆匆的跑过来,没好气的道:“赶紧跟咱家走,殿下找你有事。”

“难道是要赏点东西?”

方醒觉得有便宜就要占,于是就跟着梁中走。

走到前方时,方醒蓦地回身,大树后面却失去了那个女人的身影。

朱高炽的面色不大好看,憨厚和亲切已经不见了,带着些许的怒火。

朱瞻基的表情有些不大自在,看到方醒进来后,他就起身指指外面,然后就走了。

“咳咳!”

朱高炽干咳两声,梁中就招招手,带头出去。

这是要喊刀斧手吗?还是说朱高炽想托孤!

方醒胡思乱想着,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

朱高炽看看左右,沉声道:“德华,本宫可以相信你吗?”

方醒一怔,抬头道:“殿下,这得看是啥事了,嘿嘿……呃!”

方醒的笑声在朱高炽的严肃脸前戛然而止。

这厮真是被本宫惯坏了呀!

朱高炽严肃的道:“赵辉那事可有人知晓?”

“没!”

方醒毫不犹豫的道:“昨夜就臣一个人看到了,恶心的不行,马上就走了。”

朱高炽面色稍霁,“这样最好不过,此事就忘了吧。”

“当然,昨夜臣就在家里好好的陪媳妇,哪都没去。”

方醒义正言辞的道。

“回吧!”

朱高炽觉得和这货说话很累,让人牙痒痒的想揍人。

方醒乐的不掺和,麻溜的出了宫门,却发现朱瞻基早已在此等候。

“德华兄,小弟请你喝酒。”

朱瞻基一身棉袍,看着好像胖了一圈。

方醒嫌弃的道:“你这身体再不减肥?啧啧!以后得专门给你打造大床,不然非得被你压塌了不可!”

朱瞻基看看身后,发现贾全等人有些距离后,才讪讪的道:“最近练的少了,身体重了些。”

两人上马后并行,方醒说道:“你这身体应该是肥胖体质,若是不注意饮食,大些了心血管和血脂方面会出问题,还有你的肝脏,所以还是控制一下吧。”

朱瞻基学过这方面的简单知识,所以慎重答应了下来。

方醒本想去第一鲜,可突然心血来潮,就说道:“今日我带你去一家新开的地方,看看手艺怎么样。”

朱瞻基不疑有他,认为是方醒新淘到的一处美食点。

一路到了北城,过了主干道,前面的小刀拐进了一个幽深的小巷里。

“咦!这里面能有什么?”朱瞻基有些好奇。

小巷深深,两边的人家大多开着房门,里面的院子斑驳陈旧。

此时不是午饭时间,看不到炊烟,也闻不到饭香,只有孩子的打闹和大人的呵责让人感到些生气。

时光仿佛在这里停止了,方醒下马,走在这代表着历史的小巷中,整个心都静了下来。

前面的小刀停了下来,方醒微微一笑,当先走过去。

大堂里的壁柱有些灰黑,中间摆放着五六张桌子和长凳,最里面就是柜台。

柜台后的少女梳着两个鬏鬏,听到马蹄声后就诧异的抬头,然后笑容就晕染了这个寒冬。

“爹!伯爷来了!”

蹦跳着跑去后面的莫愁看着就像是一个精灵,那轻愁化为笑颜,让人的心中莫名的一畅。

方醒呵呵的笑着,然后进去找个地方招呼道:“瞻基,来,坐这。”

朱瞻基还是第一次进这种偏僻而简陋的小店,而且这小店居然还没招牌,让人不知道是干啥的。

胡叠一头冲进来,看到方醒后,搓着手道:“伯爷怎么来了?这……才刚开业呢!”

重新回到朱瞻基身边的余佳不禁皱皱眉,心想你难道还想要开业贺礼吗?

“我今日带着朋友来尝尝你的手艺,去做几个招牌菜吧。”

方醒也没介绍朱瞻基,只是对莫愁招手道:“小莫愁,可找到伙伴了?”

莫愁的眼中好像是蒙上了一层雾气,羞怯的道:“伯爷,没有呢,就是有些亲戚来往。”

朱瞻基一脸坏笑的低声问道:“这女孩子是谁?难道是……”

方醒斜睨了他一眼道:“在交趾时,这家人无意中充当了我的诱饵,这才能把交趾的那伙贪官给一网打尽,我走之后,当地的官吏肯定在故意刁难她家,所以你说她是谁!”

方醒走之前招呼了一声,那些官吏想拍马屁,于是都纷纷去莫愁家吃饭。

可华夏最不缺的就是人走茶凉,更何况方醒雷霆霹雳般的拿下了多名贪腐官员,兔死狐悲是少不了的。

所以莫愁家就在交趾呆不下去了。

胡叠和莫愁都隐瞒了此事,但却瞒不过已经接到黄福来信的方醒。

朱瞻基一听就有些愁然道:“贪官污吏除之不尽,奈何啊!”

方醒微微一笑:“精兵简政,衣食无忧,赏罚分明,监督有力,至少能遏制住大半。”

贪腐永远都无法断绝,除非人没有感情和欲/望。

胡叠炒菜很快,莫愁轻盈的来回把菜摆放上来,最后垂眸道:“伯爷,可要喝酒吗?”

方醒点点头:“既然是开业,那就算是庆贺酒吧,拿些来。”

酒不是什么好酒,方醒尝了一口之后,就叫来了胡叠。

胡叠还以为是菜不合口味,浑身僵硬的站在那里不敢说话。

“还不错。”

朱瞻基每道菜都尝了尝,给出了评价,同时也给了方醒一个你懂的眼神。

这菜有些第一鲜的味道!

方醒指着酒杯道:“这店虽然不大,可以后说不准会有些舍得花钱的人来,那时候你别胆小,把最贵的菜报上去,然后就是这酒,那些有钱人可喝不惯,也得准备些好的。”

胡叠搓手道:“伯爷,小的这地方,哪能有贵人来啊!”

方醒不置可否的道:“你听我的没错。”

胡叠只得应了,准备下午就去进货。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