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686章 让人恶心的特殊癖好

第686章 让人恶心的特殊癖好

杂货铺的地基已经打好了,赵永安来请示假期。

“停工吧,都回家去,等元宵之后再开工。”

去采购货物的人还没回来,就算是建好了也没东西可卖。

赵永安出去时和小刀、方五擦肩而过,看到两人面色发红,他好奇的嘀咕了几句。

“老爷。”

方醒更迷糊,“你俩这是偷看女人洗澡了?”

小刀的脸最红,而且期期艾艾的说不出话来,最后还是方五说了情况。

“老爷,那赵辉修的是什么房中术,在外面养了好几个女人,经常去。”

卧槽!好大的胆子啊!

那宝庆公主可是被朱棣当女儿养的妹妹,朱元璋最后的那几年也对她宠爱有加,甚至为她破例,让她的母亲张美人幸运的逃过了殉葬的命运。

娶了这等公主你赵辉居然还敢出轨?

“嘶!这厮是疯了吗?”

当年宝庆公主出嫁时,朱棣不但给了多出其他公主几倍的嫁妆,而且还让朱高炽亲自送嫁,这等规格让人知道:这位公主可是有人罩着的。

方醒有些头痛了,这事要是揭穿的话,这对夫妇大概是要散伙了。

可特么的才成婚两年啊!

方醒招来了解缙,把这事隐去具体人名告诉了他。

解缙不过略一思忖就想到了是谁,他抚须道:“此事麻烦了,可既然是太孙的委托,隐瞒也不行。”

方醒无奈的道:“就是这个理啊!”

宝庆公主才比朱瞻基大两岁,可辈分却是姑祖母,这事咋整的啊!

解缙也有些牙痛,他手里玩着两个方醒送的核桃,纠结的道:“这事你还是得查清楚,不过别干涉,陛下那边自然会有处置。”

方醒也只得点头赞同。

“咦!”

解缙本想回去,可起身就想到了什么,他皱眉道:“上次你去扬州府处置两淮盐商的时候,不是隐去了一批和盐商有联系的勋戚名单吗?我怎么记得有赵辉这个人呢!对,就有他!”

方醒想了想,可当时的名单太长,他没记住。

“对,老夫的记性绝对没错,就有他!”

解缙拿出学霸的姿态,断然肯定了此事。

“还是个贪财的家伙啊!难道公主的嫁妆还不够他用吗?”

于是方醒晚上就带着人去了赵辉养外室的地方。

这是一个颇大的院子,外面看着一点都不打眼,灰扑扑的。

方醒刚才已经招呼了五城兵马司,短时间之内不会有人来巡查这边。

后墙处,方醒憋屈的踩在方五的背上,被他拱着上了墙头,结果跳下去的时候还发出了些动静。

幸好没人值守啊!

方醒落地之后,指指亮灯之处,几人就摸了过去。

还未靠近亮灯的房间,方醒就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些声音。

“嗯……驸马,轻些,哎哟,咬疼了……”

“驸马,奴婢今日来了月信,不信你看。”

“哦!果然!且躺着,哈哈哈!”

卧槽!

这是要干嘛?

方醒很不自在的凑过去,学着江湖采花贼们的招数,用手指蘸水捅破了窗纸,就往里面看去。

这一看让方醒都差点惊出声来,他艰难的吞了口口水。

赵辉是个美男子,方醒和他相比的话,只能算是不丑罢了。

屋子里摆放着一张超大床,床上此时有四个女人,都是赤果果的。

而这位驸马爷正趴在床上,吸溜有声的……

卧槽!不能再看了!

方醒面色苍白的回身,指指来处,示意赶紧回去。

等回到家中,方醒就拿出瓶烈酒,一口气就干了几口,这才缓过神来。

第二天,朱瞻基大清早就被叫到了方家。

方醒的脸色不大好,朱瞻基问道:“德华兄可是身体不适?”

方醒摇摇头,然后挥挥手,让小刀把书房的门关上。

这是有事情了,而且不是小事。

方醒先干呕了一下,就和张淑慧怀孕初期的反应一个样。在朱瞻基担忧的眼神中,他喝了口水,说道:

“赵辉养了外室,而且有点那个……不同的癖好,就是喜欢……”

朱瞻基听完后,也是不可抑制的干呕了几下,起身拱手道:“多谢德华兄实言相告。”

这种癖好真的挺恶心人的,方醒告诉朱瞻基,未尝就没有有难同当的意思。

从古至今,有特殊癖好的‘高人’层出不穷,最奇葩的就是吃排泄物,这还是有记载的。

方醒缓缓神道:“赵辉还和两淮盐商有些瓜葛,不过没等他参与进去,那些盐商就被收拾了。”

朱瞻基的面色沉凝:“姑祖母是皇祖母一手带大的,皇爷爷和父亲都对她亲爱有加,此事不可小觑。”

方醒有些好奇的问道:“公主的性情怎么样?”

很难想象,一个驸马居然敢背着公主在外面养女人。

朱瞻基叹道:“纯淑,皇爷爷把她当女儿宠爱,父亲也时时挂记着她,小弟也觉得姑祖母很好相处。”

纯淑,那就是后世的清纯吗?而且还有些乖巧。

这分明就是居家好女人嘛!

可现在这个女人被背叛了,要是她知道自己丈夫的特殊癖好,估计想死的心都有了吧!

朱瞻基起身道:“快过年了,此事不可拖延,小弟这就进宫了。”

……

快过年了,朱棣就召集了一次朝会。

“大朝会不是正月里才开吗?”

方醒真心的不愿意摸黑起床来上朝,可老朱点名要他参加,所以只得强撑着来了。

夏元吉也是有些不解:“谁知道呢,兴许是陛下有什么交代。”

方醒瞟了胡广一眼,看到他面色如常,就知道不是什么大事。

果然,朱棣一坐下就说了些总结类的话,这让大家都放松了下来。

总结会嘛,从古至今都是一个样,大家听听就算了。

“……商者,沟通有无……”

只是一句话,就让有些打不起精神来的百官瞬间就纷纷抬头。

这是什么意思?

要把商人抬高吗?

朱棣仿佛没看到这些动作,他依然是缓缓的道:“交趾屯田已然见效,运河沟通南北……”

后面就是其它方面的内容,可谁都没心思去听,大家都在琢磨着朱棣刚才的话。

朱棣以往不会在这种大朝会上提及商人,今儿这是怎么了?

而且后面还顺溜的说到了屯田和运河,这事不对啊!

朱棣的话讲完了,胡广第一个参拜祝贺,身后大家紧跟。

可一起身,胡广就说道:“陛下,臣听闻兴和伯正大兴土木,准备卖杂货,臣以为此举太过孟浪,有鼓舞商贾之嫌。”

“陛下,商贾卑贱贪利,当抑制。”

“陛下……”

朱棣的话就像是捅了马蜂窝,劝谏的臣子不停出班,一时间蔚为壮观。

“臣以为商业当兴……”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