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684章 舌战群儒

第684章 舌战群儒

自从腿被陈潇弄断,耽误了会试之后,李茂的情绪就很低落,一直没能好转。

而李德政也知道自己儿子的心思,李家也不差钱,就让在他年前出去找朋友消遣。

李德政的位置虽然不算显眼,可也是一个有油水的部门,所以李茂回来后,很是结交了几个朋友。

临近年节,读书人也把书本丢在一边,该放松放松了。

在这个天寒地冻的时节,也只有酒楼才适合聚会。

李茂和两个朋友找到了一家最近很出名的火锅店,虽然没有包间,可却很暖和。

火锅不是什么发明,可在金陵,最出名的火锅却是第一鲜。

在大堂的角落里找了张桌子,点了菜之后,伙计飞快的把炭火和锅子送来了。

两朋友一个叫包宏,一个叫做袁慧。

看到锅子和第一鲜的一模一样,包宏就问道:“味道可有第一鲜的好?”

伙计想吹牛,可看到三人衣着不凡,估计在第一鲜吃过,就憋屈的道:“客官您知道的,不过小店的用料扎实,吃过的都说好。”

袁慧挥手道:“快去拿酒来。”

等伙计走了之后,李茂就不屑的道:“还什么科学的宗师,可谁见过有这等做生意,与民争利的宗师?”

包宏同情的道:“李兄,你也算是倒霉的,本来以你的水准,本科必然是榜上有名,可被那陈潇下了毒手,可恨可叹呐!”

袁慧也是叹息道:“李兄确实是可惜了,不过也不算迟,这几年正好厚积薄发,到下一科再一鸣惊人,说不准能博一个前三名回来。”

李茂郁闷的道:“不说这个,吃饭吃饭。”

酒过三巡,气氛渐渐的热烈起来,店里的人也多了不少。

李茂喝的白脸微红,看着有些玉面朱唇的味道。他放下筷子,一脸唏嘘的道:“那方醒在交趾听说杀了不少人,交趾南部都为之一空,方醒之名能止小儿夜啼,可见嗜杀啊!”

包宏也是一脸忧国忧民的道:“若在下是方醒,首先是与民休息,劝耕,只要日子稳当了,百姓也就温顺了,何需去杀戮呢!粗鄙不堪啊!”

袁慧只是嘴角噙笑,并不插话。

李茂感觉遇到了知音,就把酒杯一顿,提高了些声音道:“我看方醒就是嗜杀!在台州府时,他把那些俘获的倭人全都斩杀于江边,听说那条江都被染红了。等到了交趾之后,他更是变本加厉,一味只知道杀人,在交州府杀了不少,最后一直杀到了交趾南部,这和白起那屠夫有何差别?这等屠夫,那科学不问可知是什么东西了,我……”

“胡说八道!”

“谁?”

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李茂不禁勃然大怒,回身一看,却看到一个他不乐意见到的人。

小刀才将去柜台那边,回来就看到小娘一脸通红的在看着李茂,就准备问问缘由。

可小娘却愤怒的道:“兴和伯在交趾活人无数,你等凭什么污蔑他?”

居然有女人下馆子,这个倒是引来了不少目光。

李茂淡淡的道:“我等可不是在议政,这是说些听来的消息。”

小娘怒道:“交趾叛逆在南部毁村灭寨,无恶不作,若不是兴和伯率军深入南部,剿灭了叛逆,今日整个交趾都还在动荡之中,你有何资格说伯爷是屠夫!我呸!”

“哈哈哈!居然还说不过女人,那三个书生真是废材,白学了!”

“就是,还说什么能考会试前三名,就这水平,别说第三,我看倒数第三都考不上,名落孙山吧!哈哈哈哈!”

“……”

李茂被这话激的脑袋一蒙,起身喝道:“兴和伯在交趾杀人与否咱们只是听说,可他把交趾女人弄得比男人的地位还高,这个可不是道听途说吧?你们说说。”

李茂环视一周,鼓动道:“今日是交趾女人骑在男人的头上,明日会不会是大明的女人也要……”

“你放屁!”

小娘气得脸颊绯红,怒道:“怪不得伯爷说读书人都是坐井观天,然后就敢指手画脚,你等可知交趾女人的处境吗?”

小娘的大明话说的太溜了,以至于没人知道她的来历。

这一番话直接把读书人都扫了进去,李茂喝道:“妇人家居然出入酒楼,可见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袁慧也阴测测的道:“出来抛头露面也不知道戴个面纱,多半不是良家女子!”

包宏补刀道:“你这女人,看你说的振振有词的,难道你知道交趾女人的处境?”

小刀本想出手,听到这里他就笑了笑,然后坐下来袖手旁观。

李茂赞赏的看了包宏一眼,然后矜持的道:“你这女人胡言乱语,轻浮浪荡,还不赶紧离了这里!”

小娘冷笑道:“我就是交趾女人!交趾男人不干活,还经常打媳妇,全靠着媳妇养家,这就是你说的男尊女卑?不知廉耻!”

呃……

“哪有这等男人的?”

“就是,若是有这种男人,左邻右舍的口水都能淹死他!”

“那年我家边上有个男人酗酒,不干活,还打媳妇,结果被咱们给上门说了一通,警告他再这般下去,就让五城兵马司收拾他,你看他现在还不是乖乖的每天去上工嘛!”

“……”

大明此时的民风还算是淳朴,等到中期就开始下滑了。

小娘冷眼看着这些笑嘻嘻的食客,蓦地说道:“因为我就被打过,差点被打死!”

李茂一怔,然后说道:“夫为妻纲,打你一顿又怎地了?难道你还能杀了他不成?莫名其妙!”

小娘坐下不语,然后默默的吃饭,李茂等人觉得自己大获全胜,不禁举杯共庆。

“不过那些交趾男人真的那么懒惰吗?”

“多半不假,蛮夷之地,那些男人都把自家女人当牛使唤!”

“那兴和伯此举也不算是错吧?”

“打女人的男人老子最看不起,而且还靠老婆养着,那和公狗有啥区别?”

“没区别,都是配种嘛!哈哈哈哈!”

李茂听到这些话耳朵有些发热,今儿他算是输在了一个女人的身上,所以他打定主意不再争论,且等过完年后冷淡了再说。

小刀看到小娘吃得很快,而且脸色渐渐的平静下来,不禁觉得这女人的自我调节能力超强。

小娘吃好起身,小刀赶紧就叫人来结账。

小刀给了钱,然后帮小娘提着那些购买的东西,说道:“咱们走吧。”

小娘点点头,可却朝着角落里走去。

李茂正郁闷的吃饭,看到小娘过来,就怒道:“你这个交趾女人,知道廉耻否?”

袁慧和包宏也是不渝的看着小娘,以为她还想辩驳一番。

小娘冷冷的看着李茂道:“我敢杀人!我丈夫就是被我所杀!”

呃……

“哐当!哐当!呯!呯!”

火锅店里一阵掉东西的声音,大家都呆呆的看着小娘昂首出去。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