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677章 小莫愁,你可还好吗?

第677章 小莫愁,你可还好吗?

“大胆!”

陈岩恼怒不已,他本想把少女带回王府里,可被她当着大家这么一说,他要是还敢带回去,别人肯定会说赵王是恼羞成怒,要灭口。

“我认识伯爷,伯爷还给了我家一张帖子,求求各位大叔大婶帮我……”

……

再次见到小娘,方醒很意外,也很高兴。

“伯爷,小娘在交趾一直在想着您,此次能有机会到金陵见到您,小娘此生无憾了。”

许久不见,小娘看着丰盈了不少,整个人看着神采奕奕的。

“起来。”

方醒等她起身后,就温言问道:“此次为何到金陵?”

小娘的面上露出了些许愁色:“伯爷,交趾稳固之后,官吏们多了不少,有的人觉得小娘的差事太过荒谬,就……,此次是黄大人令小娘来京城,若是……多半是要重新安排了。”

交趾战事平息,屯田和甘蔗种植如火如荼,吸引了不少商家前去。

交趾的官员也一改以前的以流放为主,由吏部派出了不少,当地提拔了一些,就这样重组了交趾架构。

而小娘专职于提高交趾妇女地位,打击家暴的差事终于引发了几次小乱子,于是那些觉得男人的地位本该高于女人的官员们趁机闹腾了一下。

“黄大人都没压住,伯爷,小娘辜负了您的希望……”

小娘跪在地上泪水涟涟,方醒低声叹道:“此事是我想的太轻松了,不能怪你。”

“不过你且安心,我会去交涉一番,不会让你没了结果。”

黄钟在边上陪同,觉得方醒的这个思路还是有些错了。

自从有记载以来,男人无不是一家之主,女人想翻天,那就是在挑衅这个千古规矩,不被口水淹死就算是幸运的了。

无意间回头的黄钟看到了方五,他起身出去问道:“何事?”

方五手中拿着张帖子,看了里面一眼道:“是一个叫做胡叠的男子拿来的帖子,说是他的女儿莫愁被抓到了刑部,请伯爷出手相救。”

黄钟皱眉道:“他女儿为何被抓?”

方五说道:“说是在街上听到赵王的人说老爷的坏话,就驳斥了几句,然后就被抓了。”

黄钟一听赶紧就接过贴子进去禀告。

方醒为人护短,这是让大家安心并且感动的地方,所以他能给出帖子的人家,肯定是要罩住的。

方醒一听果然就怒了,起身道:“朱高燧无耻!且等老子去一趟刑部!”

小娘说道:“伯爷,莫愁一家是跟着小娘来的。”

“去,叫老七召集人手!”

方醒吩咐道,然后问小娘:“他家为何要回来?在交趾不好吗?”

小娘说道:“交趾稳固之后,做生意的人就多了。”

方醒明白了,他点点头道:“你不用回去,就在外院住着,且等我这边的安排。”

小娘盈盈福身,感激的道:“多谢伯爷。”

什么是护短,这就是了。

按理小娘得听从吏部的安排,然后随时待命。

可方醒却不管那一套,把事情大包大揽在自己的身上。

相比那些冷血的上司,方醒能得到下属的追随不是没有道理。

莫愁很忧愁,而刘观也不高兴,他看着跪在堂下的莫愁,纠结的道:“你确定自家认识兴和伯?”

莫愁想起了那张温和的笑脸,就坚定的道:“大人,小女家在交趾时,伯爷去了好几次,还给了张帖子,说是遇到麻烦就递上去。”

“帖子呢?”

不要怪刘观太趋炎附势,作为督查院的掌门人,还兼着刑部尚书,他若是不谨慎些,赵王随时都能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莫愁答道:“在家里,那张帖子我爹一直保管的好好的。”

陈岩不耐烦了,他拱手道:“大人,我家王爷公事繁多,此女狡黠,还请大人尽快处理,在下也好回去禀告。”

这是明晃晃的威胁,刘观的脸上一白,想起了自己的主业——督查院左都御史,就哼道:“本官知晓,不用你来提醒!”

陈岩一怔,也想起了此事,就缓和了几分道:“刘大人,此女当街诽谤王爷,证据确凿,这年关将近,王爷近日会经常入宫,若是心情不好的话,陛下怕是会问起来啊!”

刘观心中大怒,可朱高燧深得朱棣的喜爱,居然把他召回金陵过年,惹不起啊!

看了一眼眉眼幼嫩,神色微愁的莫愁,刘观说道:“还是先行扣押吧,然后按律处置。”

“大人,小女冤枉啊……”

莫愁彻底的慌了,可刘观却皱眉道:“你当街诽谤王爷,这事若是传出去,脑袋不保……”

陈岩笑着拱手道:“那就多谢刘大人了,在下回去自然会向王爷禀告仔细,告辞。”

刘观挥挥手,觉得自己真是憋屈之极。

“带她下去。”

刘观有些头痛,倒不是因为方醒,这种给张帖子的人物,他不认为方醒会为了她出头。

只是作为左都御史,刘观觉得自己居然被赵王的侍卫给压了下去,心中憋屈。

“大人,兴和伯来了。”

莫愁才将被提起来,听到这个通报不禁哽咽出声。

我在街上送过你,可你没听到我的声音,也没看到我在边上跳着。

我以为你忘记我了……

“伯爷……”

莫愁回身,泪眼朦胧的看着大门外,一个男子正如那日在交趾般的出现了。

陈岩被辛老七等人逼着退进了大堂里,他怒道:“兴和伯,在下是赵王府上有职位的,你这是在藐视王爷!”

“小莫愁,你可还好吗?”

方醒微微一笑,看着少女脸上滑落的泪水,就说道:“来了也不知道先去方家庄看看,也忘了金陵的街上有许多野狗,这不你就被咬了。”

莫愁定定的看着方醒,哽咽道:“伯爷,他们,他们说你的坏话……”

方醒温言道:“好,我知道了,你且安心。”

“嗯!”

莫愁这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手上的绳子已经被解开了。

陈岩看到方醒不搭理自己,就给一个侍卫使个眼色。

辛老七伸出手去,挡住了出去的路。

“兴和伯,你意欲何为!”

陈岩嘴里问方醒,可目光却在刘观的身上。

刘大人,这可是你刑部的地方,难道你就能眼睁睁的看着方醒无视律法吗?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