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652章 英雄之后

第652章 英雄之后

这个连锁杂货店以后的某些功用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该引入哪些‘伙伴’就要谨慎了。

朱瞻基犹豫了一下道:“德华兄,小弟下面有个人……”

方醒瞪眼道:“女人?”

朱瞻基赧然道:“嗯。”

方醒气急败坏的道:“我就说你会败在女色上面吧!你看看,现在还没娶进门呢!就已经在替丈人家考虑了!”

朱瞻基急忙摆手道:“德华兄,那就算了,算了。”

方醒停止踱步,正色道:“你自己的女人最好不要牵扯进来,否则一旦内部出了纠纷或是岔子,那就是现成的把柄。”

朱瞻基点头,可方醒还是忍不住说道:“她的娘家你可以施恩,比如说给点银钱什么的,然后怎么弄你别插手,更不许拿着你或是皇家的名义行事,否则后患无穷。”

那个孙氏方醒看着不是省油的灯,而且她自小就被养在宫中,十岁就到了太子妃的身边,可以说皇宫内就是她的主场。

朱瞻基迷茫的道:“德华兄,小弟看到她就觉得身体轻飘飘的,精神也好了许多。”

“你喜欢上她了。”

方醒觉得孙氏真的占了大便宜,在未曾定下朱瞻基正妃的情况下,她就在宫中和朱瞻基青梅竹马了。

想了想后,方醒放缓语气道:“陛下知道我要利用杂货店把科学铺开,而我也知道陛下想在锦衣卫之外另外弄一个谍报系统,不然你以为我那十棍是白挨的吗?公是公,私是私,你若是把私事卷进公事中,这,不好!”

朱瞻基悚然而惊,他学过历史,当然知道那些公私不分的皇帝最后是什么下场。

“慢慢想,不着急。现在咱们得先去找房子。”

作为‘超市’的雏形,方醒准备找一个大些的地方。

朱瞻基想找关系去拿一块地,可方醒却不愿意,这种人情不好背。

“商业行为,那就用商业的方式来解决。”

方醒直接就去了府学那边。

府学的的斜对面就是承恩寺,而承恩寺的对面就是一个大院子,看着破败不堪。

方醒下了马车,吩咐道:“去敲门。”

临时找来的中人赔笑道:“兴和伯,黄二就是个败家子,家里的东西都败光了,就剩下一个空院子,若是要买的话,钱倒是好商量,可差不多得重建啊!”

重建的话花费可不小,所以中人觉得自己有义务提醒一下方醒,免得到时候被连累。

朱瞻基没有表明身份,方醒就做主道:“价格合适我们就考虑考虑。”

“嘭嘭嘭!”

里面半晌没反应,辛老七捶门的动静越来越大。

“谁啊!”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之后,大门被打开了。

黄二揉去眼屎,看到门口的人气质不凡后,急忙就喊道:“各位大人,小的可没犯事!”

中人上前道:“黄二,这位就是兴和伯方伯爷,他老人家想买你的院子,你开个价吧!”

“五百两。”

黄二伸出五根手指头,眼中全是贪婪。

这种人就是烂泥,他不管什么兴和伯,只想要钱。

中人看了一眼方醒的面色后,喝道:“黄二,喝多了是吧!就你这破地方哪值五百两,而且你还想要银子?美不死你!”

朱瞻基皱眉低声道:“德华兄,这等无赖还是直接给钱赶出去吧。”

“房子是他的,卖不卖也是他的权利。”

方醒告诫道:“前宋虽然暗弱,可有一点不错。你还记得前宋想扩建皇宫的事吗?”

朱瞻基怎么会不记得,宋仁宗当时觉得皇宫太小,甚至还没有臣子家大,所以就想扩建一下。

可谁曾想那些紧挨着皇宫北面的百姓居然在久沐皇恩之下……要做钉子户!

按理说是要动手了吧?

可宋仁宗居然软了,在拆迁工具和人手不愁的情况下,他居然下令收工。

朱瞻基点头道:“德华兄,这就是你说的权利是吧?”

方醒说道:“对,咱们这又不是公事,怎么能强制!”

那边的黄二看到方醒没有动强的意思,不禁就得意起来,手舞足蹈的道:“我家以前可是前唐张议潮,太子少保麾下的大将,这个大院是当年我祖父带着家传的印信从西域回来得到的封赏。”

“张议潮?”

方醒这几年读了不少史书,所以一听到这个名字不禁肃然起敬。

辛老七已经勃然大怒了,他一把揪住黄二的衣领喝道:“你敢狮子大张口?”

黄二没想到辛老七居然敢动手,双手捂着脸喊道:“大人,小的错了,只要三百两,宝钞也行。”

“老七,给他五百贯。”

辛老七愕然回头,可看到方醒的表情很正常,而且朱瞻基也是一脸的肃然,就松开手道:“便宜你了!”

方醒对黄钟吩咐道:“等小刀回来就给他宝钞。”

这时小刀从另一头过来了,他近前说道:“老爷,这个黄二家是在洪武三年到的金陵,据说还得到了太祖高皇帝的赏赐。”

方醒和朱瞻基这才相信了黄二的说辞,方醒吩咐道:“你去放个话,让那些人不许……罢了,这都是命,由得他吧!”

看着黄二接过宝钞,然后喜滋滋的跟着黄钟去办理过户手续,朱瞻基叹道:“英雄不过三代,可惜了。”

张议潮当年是何等的气概,带领义军居然收复了河西,打的吐蕃人屁滚尿流,居然在大唐颓败的情况下,在河西创造了一个奇迹。

而作为他麾下的大将,想必黄二的祖上当年也是披坚执锐,奋不顾身的为了解放被吐蕃残害的汉人而战斗。

方醒看到朱瞻基有些恍惚,就说道:“老子英雄儿混蛋的例子不胜枚举,何必纠结。”

朱瞻基喃喃的道:“小弟在想河中的恒罗斯啊!”

那场惨烈的战斗在史上应该占据一席之地,大唐在武功最强盛的时期和大食人进行了一次激烈的碰撞。

可惜接下来的安史之乱彻底让大唐颓废了,所以让大食人得以在河中地区立足。

方醒和朱瞻基进了院子,看着里面都垮了一半的房屋,朱瞻基无奈的道:“德华兄,看来要重新修建了。”

方醒大致看了一下整个院子的占地情况后,笃定的道:“用水泥,咱们弄个两层楼。”

朱瞻基问道:“那得弄多大的地方?”

方醒已经在脑海里勾勒出了未来的杂货店:“下面一层卖便宜货,上面一层卖稀罕的东西。”

仓库里那么多的货物,随便弄点出来,就能让几乎倾家荡产的方家缓过气来。

两万两,或者说是两万贯,这对于方家来说已经伤筋动骨了。若是没有斯波义元的几次提货,还有方醒从交趾带回来的战利品,这次连两万贯都拿不出来。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