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650章 厉害了,我的哥

第650章 厉害了,我的哥

一觉醒来,方醒懒洋洋的任由小白帮自己洗脸。

小白皱眉道:“少爷,门口跪着一个学生,看着好可怜。”

方醒闻言就纳闷道:“解先生呢?”

“老夫在此。”

方醒揉揉眼睛一看,老解正坐在边上,手里拿着一本地理书在看。

“那学生是谁?”

方醒觉得老解这等喜爱学生的人应该不至于会冷眼旁观。

解缙把书放下,慢悠悠的道:“是夏铭。”

“他来干什么?”

方醒终于站了起来,他摸摸屁股,觉得好了许多,虽然不能坐下,可走动的疼痛却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

张家的伤药就是好啊!

解缙有些犹豫的道:“崇文书院已经废掉了,他想重归知行书院。德华,你认为如何?”

方醒觉得脑袋有些发蒙,口干舌燥,他搓了一下脸,条件反射的道:“不可能!”

也许是觉得口气有些生硬,方醒补充道:“解先生,无规矩不成方圆,既然当初开除了他,那此时若是再收进来,以后书院的规矩还要不要了?”

解缙叹道:“我知我知,其实我只是有些不喜他的性格,嫌贫爱富啊!”

方醒点头道:“李二毛呢?若是收进去,李二毛会作何想?我宁可要一个李二毛,也不愿要十个夏铭!”

这就是方醒的教育思路:本性不好的不收!

解缙起身道:“以后书院扩大了呢?你还是这般的挑剔吗?”

方醒在室内活动着身体,闻言就正色道:“本性不好的,就算是进来了,可永远都不会被列入重点。”

“好吧,依你,谁让老夫是这个科学的祖师爷呢!”

“哈哈哈哈!”

两人相对一视,然后大笑起来。

哪怕以后可能会面临着外界斥责为‘沽名钓誉’,甚至是‘窃名大盗’的风险,可解缙还是宽容的接受了这个‘祖师爷’的名号。

“杨荣来了,还让人别惊动你。”

“小白,赶紧给我换身衣服。”

……

夏铭跪在方家的大门外,路过的庄户们都议论纷纷,觉得这人是不是得罪了方醒。

若是不能进入知行书院,那他夏铭就成了三姓家奴,以后的科举之路绝不平坦。

而近来知行书院的动作不少,特别是方醒放出了数学第二册和字典之后,方学,哦不,是科学就在民间再次掀起了一场追捧。

我当初咋就那么傻呢?

一个李二毛而已,只需无视即可。

等以后自己身居高位之后,到那时再居高临下的俯瞰他不是更好吗?

方醒会收下自己吗?

夏铭抬起头来,看到一个小女孩扒在大门边上,正好奇的看着自己,就努力的挤出了一个微笑。

“大妞进来!”

大妞听到方五的声音,就冲着夏铭做了个鬼脸,转身进去。

没多久,辛老七就现身了,他冷冷的看着夏铭道:“书院的规矩在那里,被开除之后不可能再回来。你回去吧。”

夏铭只觉得五雷轰顶,他咬牙道:“学生已经悔悟了,请转告山长,学生真是悔悟了。”

辛老七摇头道:“你不必多说,书院不可能会为了你一人改变规矩,赶紧回去,别挡着大门。”

夏铭目光一转,诚恳的道:“若是山长不肯再次收容,学生就跪在这里,永不起来!”

这态度够诚恳了吧?

夏铭觉得方醒应该会收下自己,传出去也是一段佳话。

“铃铛!”

“呜呜呜……”

辛老七一声喊,接着门里出来一条狗,一条夏铭都认识的狗。

铃铛在金陵也算是小有名气,特别是在那夜咬死刺客之后,铃铛就被神话了。

——一嘴就咬断了刺客的脖子,最后还把脑袋给吃了!

——一爪就抓破了刺客的腹部,肠肝肚肺流了一地!

当铃铛一条腿跨出门槛时,这些传言就在他的脑海中回荡。

跑啊!

“救命啊……”

夏铭一溜烟就跑了,辛老七叫住铃铛,不屑的去禀告方醒。

当夏铭跑出方家庄时,一辆停在不远处的马车里传来了一声叹息。

“少爷,看来兴和伯并未答应。”

“那我也没希望。”

“少爷,府学不是答应您可以再次入学吗?”

“科举虽好,可哪能和方……科学有殿下照拂来的便宜,那可是青云大道啊!可惜了!”

林杰看着夏铭落魄的身影远去,就把车帘放下来,遗憾的道:“我怂恿了夏铭来试试,夏铭若是不行,我就更没希望了。”

“不过……”

林杰笑了笑:“若是我能考中举人的话,兴许可以再来一次,就算是兴和伯不收,可也能和殿下混个眼熟。”

……

杨荣正由田秀才陪同在书院里转悠,最后到了教室外面旁听了半节课。

这节课是马苏在教授,他把一根燃烧的细木材放进一个口子很小的玻璃瓶中,然后说道:“大家看,柴火马上就会熄灭。”

杨荣好奇的看着那根柴火逐渐熄灭,然后听马苏说道:“这是因为柴火燃烧需要氧气,这是一个还原过程,我们平时遇到的可燃物大多都需要氧气,在达到可燃点之后,就会发生反应……”

“杨大人,山长来了。”田秀才看到了方醒和解缙。

杨荣回头一看,就笑道:“劳动兴和伯了。”

“这个小瓶子的口子做的比较小,当空气和木材发生反应时,外面的空气很难补充进来,所以它就熄灭了……”

“当然,也有的物质燃烧的时候不需要氧气,比如说大家都学过了,天上的太阳其实是在剧烈的燃烧,发光发热,可它有氧气吗?显然没有,所以大家要注意,不是所有的反应都需要氧气……”

杨荣朝着方醒挥挥手,然后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

解缙刚才看到杨荣仔细倾听的模样,就说道:“到工坊去坐坐吧。”

杨荣笑道:“早就听说知行书院的学生出来都能自己动手做东西,今日能得一见,求之不得。”

工坊就是实验基地,一进去就能看到几个大大的铁桌子,上面固定着虎钳等工具。

“这是什么?”

杨荣显得很好奇,拿起一把锯弓问道。

方醒从边上的袋子里拿出一根锯条,然后装在锯弓上面,再把一根铁棍夹在虎钳上面,很快就锯断了铁棍。

“这叫锯弓。”

杨荣赞道:“外形如弓,确实是很贴切,也很好用。”

边上的柜子里摆放着材料和学生们的作品,方醒拿下一个加速齿轮箱,摇动手柄后,前端的扇叶马上就飞速转动起来。

“好冷!”

扇叶正好是对着杨荣,方醒笑着放下手柄道:“不过是学生们的游戏之作,见笑了。”

解缙也显摆的说道:“齿轮不是他们做的,不过设计和最后的组装没人帮忙。”

厉害了我的哥!

杨荣看着骄傲的解缙,不禁说道:“解先生才识渊博,荣自愧不如。”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