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624章 这就是麒麟?

第624章 这就是麒麟?

天还没亮,可方醒就被张淑慧给弄醒了。

“夫君,那可是麒麟啊!赶紧沐浴更衣。”

方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昏暗中,就看到一张披头散的脸,顿时一惊,身体就往床里缩。

“夫君……”

“呃……为夫有些迷糊了。”方醒揉揉眼睛,尴尬的道。

张淑慧摸摸瀑布般披散下来,遮住了大半张脸的秀,不禁嗔道:“夫君就会作怪!”然后赶紧去梳妆台边整理头。

可等她整理好头之后,回身一看,不禁无奈的叹息着。

床上的方醒侧身向里,左脚压着被子,整个后背都露在了外面。

“夫君……”

张淑慧过去摇摇方醒。

方醒觉得这种半睡半醒的状态很是玄妙,而且感觉也很……

“夫君,那可是麒麟,您还得要沐浴,焚香,早餐不许吃荤腥……啊!”

张淑慧正数落着,一只大手揽住了她的纤腰,轻轻一带,春光便光临了这个初冬的清晨。

“夫君……时辰不早了,呜呜……”

……

等方醒匆匆赶到宫中时,现文武百官居然都在承天门前等候。

“德华!”

方醒正准备去张辅那边,可金忠却笑眯眯的冲着他招手。

在为朱棣背锅之后,不少人都认为金忠大概是觉得自己活不长了,在为子孙谋后路。

可现在看来,这位老先生却是越活越精神,看着比胡广都健康。

金忠的身边全是六部尚书,看到方醒过来,刚放出来的吕震轻哼一声,不屑的别过头去。

夏元吉笑道:“德华可是想沾沾麒麟的瑞气?”

“没那回事。”

方醒挤进了夏元吉和金忠的中间笑道:“瑞气这玩意儿我觉得有些虚幻,还有,这麒麟历来都只在前人的记载中出现,榜葛刺哪来的麒麟?”

金忠笑道:“这个本官就不知道了,想必郑和知晓。”

隔着一个金忠的吕震不屑的道:“不学无术!此乃圣天子出,瑞兽现。”

方醒愕然,吕震飘飘然,可当金忠的那张老脸凑过去后,他才现情况不妙。

金忠熟练的从袖子里摸出龟甲,折腾了一下后,目光陡然一变,用那种没有感情的声音道:“蒙卦,吕大人,你今日当谨言慎行,否则有口舌之难。”

吕震后退一步,期期艾艾的道:“金…大人,这可……不能乱说。”

金忠面无表情的道:“信不信由你。”

吕震很想说你这是在忽悠人,可金忠当年可是朱棣御用的占卜高手。

方醒笑眯眯的道:“吕大人,你可别才出诏狱又进去啊!那可是国朝从未见过的奇观。”

吕震绷着脸道:“本官不与你一般计较!”

“陛下到……”

一番行礼后,大明帝国的大老板来了。

朱棣坐下后,就有人去召唤榜葛刺的使团,趁着这个机会,方醒问道:“金大人,吕震今日果真会有口舌之难吗?”

金忠呵呵道:“老夫占卜得先沐浴焚香,然后静心,才能有些意思,今日……”

咦!

方醒轻咦一声,金忠自己也现了,两人面面相觑的,最后都看向了正在望眼欲穿盯着外面的吕震。

“今日出门前,拙荆逼着我沐浴更衣,早饭更是不见半点荤腥……”

方醒轻声的嘀咕着,不过对于占卜这种古老的预测方式,他觉得应该不大靠谱。

“麒麟来了!麒麟来了!”

两个小太监跑进来,被大太监瞪了一眼后,慌得跪在地上禀告道:“陛下,榜葛刺使者已到,麒麟也被牵来了。”

瞬间群臣都不淡定了。

那可是麒麟啊!

除去书里之外谁见过?

朱棣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起身,故作不在意的模样。

朱瞻基悄然到了方醒的身后,低声问道:“德华兄,你觉得此事如何?”

方醒摇摇头,正准备解释一下,可礼部的一名官员飞快的跑过来说道:“陛下,瑞兽的脖子太长,进不来。”

脖子太长?

方醒想起了婉婉的话,心中一动,就悄然撤出了队列,然后和朱瞻基说道:“这事有些蹊跷,你千万别掺和。”

朱瞻基点点头,他学过方学,自然是不信什么瑞兽。

只是帝国的老大却在矜持的等待着这个机会,所以方醒只得先把朱瞻基给弄出来。

朱棣沉声道:“即使如此,那朕就到外面去看看吧。”

于是朱棣在前,群臣在后,就朝着洪武门而去。

方醒在人群的中间,他的个子不低,所以能看到洪武门那边的情况。

“这特么的好像在哪见过呀!”

方醒看到了城门外的四条腿,随着距离的拉近,他看到了胸,再往上,粗壮的脖子……

不用再看了,方醒垂眸,随着人流出了洪武门。

洪武门外,当百官看到被牵着的那只麒麟时,不禁热泪盈眶。

“想当年夫子出生前,麒麟曾在家中口吐玉书,夫子去之前,也曾哀恸于西狩获麟,此真瑞兽也!”

谁的感情那么丰富?

方醒侧目一看,原来是吕震,这货正热泪盈眶的诉说着麒麟和儒家的渊源。

一位老先生此时也是颤颤巍巍说道:“仁兽也。麕身牛尾,一角。这就是瑞兽啊!老夫得此一见,死而无憾矣!”

文武百官都激动了,只有方醒,他看到‘麒麟’伸着长长的脖子在转动,就叹道:“玛德!就算是来骗,可你好歹也先喂些树叶啊!”

方醒看到朱棣都有些激动,就对朱瞻基叹道:“你去给陛下说说吧,这不是麒麟。”

朱瞻基也觉得这货真心不像是传说中的麒麟,所以就准备过去,可吕震却抢先一步。

“陛下,圣天子出才有麒麟至,臣为陛下贺,敢请陛下传之四方。”

吕震的脸兴奋的红,虽然这东西是贡品,可好歹和他的礼部挂钩,如果能在其中捞到些利益的话,被关进诏狱的影响也不算什么。

朱棣看了一眼显得很温顺的‘麒麟’,沉声道:“天下大治才是根本,有无麒麟无关紧要。”

好!

方醒觉得朱棣的这个比装的实在是太牛叉了,如果当年的隋炀帝有朱棣的武功和应对能力,想来也不会成为亡国之君。

“陛下,祥瑞天成,臣为陛下贺,请陛下封禅泰山,天人共庆!”

“陛下,圣人出而瑞兽至,此乃我大明之吉兆也,臣以为封禅正当其时!”

“……”

方醒冷笑着对进不去的朱瞻基说道:“麒麟可是儒家的瑞兽。”

朱瞻基愕然,而此时朱棣身边的气氛已经达到了**,他叫来翰林院的一位编修,准备把这个场景画下来,流传后世。

“别挤呀!”

“哎哟!老夫的腰!”

“都别挤了,老王大人的腰闪到了!”

就在这兴奋与混乱中,一个声音蓦地响起。

“陛下,臣以为此物不是麒麟……”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