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619章 抓住方醒者,赏银五百两

第619章 抓住方醒者,赏银五百两

“快快快!”

苗诚福和胡二文两家合起来,家丁都有三百多,东门的小旗看到人后就望风而逃,根本不敢抵抗。

胡二文在马车上呼喊着,看到苗诚福一脚把小妾踢下车去,他赶紧让人把那女人带上。

“你疯了!多一个人,速度就慢一分!”苗诚福怒道。

胡二文低声道:“咱们要走女真人的地方,到时候送给那些女真野人不是更好吗?”

苗诚福愕然,然后有些不自然的撇过脸去,吩咐自己的车夫把马车赶过去些,他不想再和胡二文这等心思缜密的人呆在一起。

胡二文的脸上阴晴不定,他看着渐暗的天色,就吩咐道:“若是事有不谐,可拿了苗诚福,明白吗?”

“老爷,小的明白。”

策马在马车边上的男子沉声说道,随即用看死人的眼神看了正往前赶的那辆马车一眼。

车辚辚,马萧萧,除去少数有马的家丁之外,其他人都拼命的跟在后面。

这时候掉队了不会有人等你,而城中的官兵追上来的速度取决于西门那边的解决速度。

西门外,吴跃看着死了一地,跪了一地的盐商家丁,对沈浩道:“伯爷那边只有两个百户所,不知道能否拦得住那两家人。”

沈浩满不在乎的道:“放心,伯爷那边带了许多拒马的东西,加上方五带着那些好枪,能跑才怪。”

……

城东外的官道上,两家人渐渐的分出了阵营,而且有意无意的在互相提防着。

“老爷,此处无遮拦,若是官兵有骑兵,咱们可就完蛋了!”

苗诚福的家丁头领有些担忧的看着前方,总觉得不大对头。

可苗诚福的注意力却是在后面的胡二文那里,他冷笑道:“一个小妾救上来干嘛?必然是想了解老子的虚实,那胡二文肯定是在想着怎么把老子给吞并了!”

家丁头领郁闷不已,心想才出城你们就开始勾心斗角,要是出海了胡二文还有活路?

“等到了船上之后就动手,要出其不意,苗诚福最疼爱小儿子,若是能擒住他,那咱们就安枕无忧……”胡二文的目光凌冽。

“咿律律……”

两人正在想着怎么收拾对方,至于曾经发下的毒誓,谁都没放在心上。

生意人发誓,那不就和开玩笑一个性质吗,谁信谁撒比!

就在苗诚福急匆匆的想先赶到船上去布置时,他只觉得车身一震,接着人就摔倒在车厢里。

“黄二,你特么的是猪啊!怎么赶的车,赶紧去弄一匹马来!”

苗诚福骂骂咧咧的钻出了车厢,正准备喝骂,可却看到前面的人都在呆呆的站在原地不动,就喝道:“等什么呢?啊?”

前面的人群听到喊声后就缓缓后退,渐渐的把苗诚福露在了前面。

苗诚福跌跌撞撞的往前跑去,直到脚底被锐器扎进去,惨叫着倒在扎胎神器上面。

“伯爷,小的错了,小的愿意戴罪立功啊伯爷!”

胡二文面色惨白的看着苗诚福跪在那里,狐疑不定的道:“方醒只有两个千户所,城外一个肯定去了西门拦截,城内的那个此时还没追出来,那就说明……是小股官兵!”

“对,肯定是小股官兵!”

胡二文的声音渐渐的振奋起来:“若是官兵人多的话,根本就不用藏头露尾,这是怯了呀!冲出去!这是最后一关,冲出去咱们就能活!”

“噗噗!噗噗!”

就在众人心动的时候,一匹马从黑暗中孤独而来,马上的骑士一身青衫。

“兴和伯……”

胡二文失口叫道,随即绝望的情绪笼罩了队伍。

方醒的目光扫过车上的那些箱笼,满意的道:“看来本伯的推算没错,你等最值钱的家产应该就在这里了吧!”

苗诚福磕头如捣蒜,“伯爷,小的家里的浮财都在这了,愿意孝敬给伯爷。”

方醒‘慈祥’的道:“果然是深明大义的苗掌柜,那胡掌柜呢?”

“都听好了!”

胡二文低声喝道:“咱们若是被擒,我肯定是要被抄家灭族,可你等的手头上也不干净,染血的不少,所以都别想着对面那人能网开一面。而据我判断,方醒的人马大多都在西门那边,他肯定是在诈唬我们。都冲起来,若是能擒住他,苗诚福的家产都分给你们了!”

财帛动人心,胡二文的一番话让手下的家丁们热血沸腾,于是鼓舞了一番后,为首的喊道:“抓住方醒者,赏银五百两!”

两百多人的规模,而对面只有方醒一人,看着好似胜券在握。

“果然是不知死活啊!可惜这些劳力了!若是流放到交趾去该多好!”

方醒遗憾的举起手,随即黑暗中响起了密集的马蹄声。渐渐的,一个个骑士仿佛是暗夜魔神,从左右钻了出来。

“都是上好的劳力,尽量少杀些吧。”

方醒对辛老七交代一句,然后就策马回头。

“抓住他!”

看到出来的只有一百多骑,没见识过战阵的胡二文不禁大喜过望,指着方醒的背影厉声喝道。

当即就有自信心爆棚的家丁带头冲了过去。

“拿住他!拿住他!”

胡二文疯了般的挥拳叫喊着。

苗诚福却跪在地上摇头苦笑,他是山/西人,曾经在送粮食去大同时被马贼围住,手下的家丁们平时牛逼哄哄,可在这些马贼的面前却不是一合之敌。

就在家丁被打成狗的时候,边军出现了。

马贼有三百多人,而边军只有一百多,可就算是这样,马贼却被打的抱头鼠窜,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胡二文的家丁难道比马匪还强吗?

“嘭嘭嘭嘭!”

马上的军士远距离就开火了,让苗诚福大吃一惊。

这么远的距离,你开火打谁?

难道这些官兵是弱鸡?

可一个个中枪摔下马来的家丁马上就打破了苗诚福刚生出的希望。

方醒在后面和肖震在看着线膛枪的第一次出战,不大满意的道:“命中率还是不大高,看来回去还得操练啊!”

而肖震已经被这命中率和远距离的射击给惊呆了。

辛老七原本准备三轮射击之后就短兵相接,可没想到只是打了两轮,那些家丁就发声喊,全部掉头就跑。

“嘭嘭嘭嘭!”

侧面的那个百户所及时出现,用排枪和刺刀堵住了逃跑的路线。

“杀过去!”

辛老七挥刀令道,旋即骑兵们把火枪背在背上,取出长刀追了过去。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