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62章 要去京城了

第62章 要去京城了

卧室里温暖如春,可方醒的怒火却让这温度下降了不少。

“这个该死的家伙,怪不得我说他这十多天怎么没来呢,原来是回京城了!”

张淑慧扯扯荷包的四周,满意的放到方醒的腰间比了一下,“夫君,看您说的,这大过年的,皇家也要供奉啊!没了太子和太孙在,这看着也不像吧!”

“嘿嘿!”

听到方醒的冷笑,张淑慧仰头看去,就看到这人正咬着牙关憋狠呢!

“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

方醒把信递给张淑慧,等她看完后也是一脸的懵懂。

“我就知道,上次这家伙好像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可偏偏又欲言又止的,大概是怕我不答应吧。这不就来了招先斩后奏。果然是我的好学生啊!”

张淑慧的嘴角微翘,笑道:“夫君,既然是陛下的意思,那我们也不能违背,而且太孙不是打了包票,说是可以过完年再走吗。”

方醒仰头长叹道:“你说这陛下也是的哈!平而无故的让我搬到京城去,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可别乱说!”

张淑慧一边拍打着方醒身上的线头,一边忍不住说道:“京城居,大不易,夫君,咱们得赶紧准备起来了。”

方醒摇头苦笑道:“这小子倒是大包大揽,说是庄子都给我找好了,就在京城外面,骑马到宫中也就是小半个时辰的时间。而且还提前预定了三十户人家的户籍迁徙。”

在书信中,朱瞻基先是告罪,然后才说出了正事。

原来是朱瞻基寄给朱棣的书信中多次提到了方醒,而后锦衣卫也暗中调查了一下,结果就引起了朱棣的兴趣。

于是圣旨都没有,只是随口的一句话,方醒就得全家搬到如今的京城去。

对于方醒来说,这件事有利有弊,可他终究觉得还是太早了。

过早的面对那些纷争,对于他来说是有些麻烦。

方醒看着掩饰不住喜意的张淑慧,才想到了这事的另一个好处,那就是张淑慧算是回娘家了。

英国公府就在金陵,虽然张辅这些年来大多在交趾,可还留下了一大家子人在那里。

“等见到了这小子,老子非得好好的教训他不可!”

方醒嘴里发狠,可他也知道,自己如今已经算是最彻底的太子党和太孙党了,洗都洗不去的印记,找也找不到的退路。

不过想起最终还是朱高炽上位,方醒的心中就松了一半,剩下的一半还得看自己这只蝴蝶是否会刮歪了历史这棵大树。

“什么?要去京城?太好啦!”

小白一听就乐了,反身就去自己的屋子里收拾东西。

方醒在后面喊道:“还早着呢,等过完年才走。”

张淑慧笑道:“夫君你莫管她,等她收拾好了再说。”

“少爷。”

方杰伦带着几个管事和供奉来了,大家的脸上都有些惊喜之色。

这年月北平就是边疆,天气又冷,哪能比得上风花雪月,连空气和雨丝都绵软了许多的金陵啊!

不过方杰伦还是有些担心,所以就自告奋勇的说是要留在方家庄,为方醒看好家业。

方醒笑道:“杰伦叔别提这事了,你肯定是要跟我一起走的。”

“那这里谁来看守?”

方杰伦觉得换谁他都不放心,要是等一家人都搬走了,到时候这里可是天高皇帝远,做出些手脚来太容易了

方醒摆手道:“让方德荣留下来,我看他挺合适的。”

方德荣就是方杰伦的儿子,平时就给自己的老子打打下手,至今还没有一个正式的差事。

方杰伦愕然道:“少爷,这…不合情理!”

管理讲究的是一个分而治之,可方醒居然让方德荣来管理北平方家庄,这就是父子俩都掌握着方家的命脉啊!

“没什么不合情理的,我信得过!”

方醒心中暗笑,方家庄的出产也就那么多,如果不是他担心曝光的话,早就把仓库里的东西拿出来大卖了。

方杰伦抹着眼泪,嘟囔着还要给以后的小公子看守门户。

方醒的目光扫过剩下的几人,安排道:

“花娘准备一下路上的吃食。”

“老七。”

辛老七马上就挺胸。

方醒斟酌了一下,“十名家丁都带走,包括家属,这个工作你去做。”

“是,少爷。”

最后就是朱芳,他搓着手,心想要是不跟着去金陵,那自己留在方家庄也就是给庄户们打打农具,真的憋屈死了。

“朱芳也去。”

方醒起身,看着自己的管事们,扬眉说道:“杰伦叔,丫鬟和杂役也都安排着去,这样算下来就有二十家人了,够了。至于庄子上接下来的管事,你好好的想一想有谁能用,都报给我。”

哪怕是对方杰伦再放心,可方醒还得要亲自提拔人起来,这样才能保持走后方家庄的平衡。不然一家独大,诱惑又在眼前……

还是不要去考验人心了吧!

还没等第二天,这个消息就传遍了方家庄,庄户们都羡慕的看着那些开始收拾东西的人家,恨不能换了自己一家跟去金陵。

方杰伦生怕事情出岔子,就按照方醒的话传了出去。

“少爷说了,去金陵也就是住几年,迟早会回来的。”

“真的?少爷真是那么说的?”

“那我们还是在北平好,不用来回折腾了。”

“你懂个什么!跟着少爷才有上进的机会啊!可惜这次没我,要不然我……”

不管庄户们怎么想,可方醒的决定却是下了。该走的人都得准备好,一声令下就得全家跟上。

“少爷,这次庄上的牛车和马车都得用上,我还和车马行的人说了一下,等过完年就让他们把马车赶来。”

从北平府到金陵,距离一千多公里,算下来至少要十多天,所以准备工作真是很麻烦。

“少爷,常耀死了。”

明天就是初一,最近方家庄的人都没进城,所以辛老七今天才得到了消息。

方醒正拒绝着小白往自己的头上戴‘闹嚷嚷’,闻言就给了辛老七一个眼色。

“我不戴这东西,少爷我还得写桃符呢。”

方醒赶紧找了个理由闪人,他一个大老爷们的,头上戴着这个东西算是什么事嘛!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