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608章 方醒,今晚你必死无疑!

第608章 方醒,今晚你必死无疑!

方醒看着一箱箱的银子,有些纠结的道:“哎!送到内院去,让夫人收起来。”

辛老七赶紧指挥家丁们搬运,小刀却好奇的道:“老爷,那么多的银子,您不高兴吗?”

方醒看着没有一朵云彩的天空,喃喃的道:“我想看到的是那代表着两国友谊的飞蛾啊!”

“那么多银子?”

家里最近出了一笔钱来补贴那两本书的降价销售,张淑慧虽然支持,可难免有些心痛。

这时候看到一大堆银子,张淑慧觉得就像是久旱逢甘霖般的爽快。

“夫君最近辛苦了,叫花娘晚饭弄丰盛些。”

方醒听到这话,感动的‘热泪眼眶’,觉得这个婆娘终于是大方了一回。

以前方醒动不动就搞大餐,后来张淑慧就觉得太过奢靡,而且不像是正常人家的吃法,就消减了不少。

不过吃饭前,解缙有事来找方醒。

“德华,有学生说,这几日有人在问他们要教材抄写,老夫琢磨了一下,总觉得这事不对味啊!”

解缙一边说,一边抽动着鼻子,目光转到了门外端着菜准备进来的春生身上。

“老夫好像闻到了螃蟹的味道,这季节的螃蟹肉少没膏黄,哎!不过有点好酒相配的话,老夫也就勉强吃一顿吧。”

方醒笑道:“解先生的食运总是不错,今日拙荆开恩,咱们也大快朵颐一番。”

随着春生不断上菜,解缙越发的等不得了,他催促道:“你夫人呢?赶紧开饭啊!”

张淑慧一进来就看到解缙垂涎欲滴的模样,就轻笑道:“解先生,今晚有您最喜欢的大虾,您一定要多吃点。”

“那是肯定的。”

解缙和方醒去洗手。

就在院子的边上,一个大铝罐架在一个木架子上,下面有水管引下来,只需拧动龙头就能取水,很是方便。

“德华,那些学生都没给,不过老夫觉得这不是常法,别人要想偷盗的话很容易。”

解缙洗好手,在边上说道。

方醒略一思忖就笑道:“没有老师的教导,他们拿去了也没用,再说了,这是方学,他们最多也就是想了解一下而已,要是谁想研究研究,那我是巴不得啊!哈哈哈!”

解缙一想也是,就笑道:“看来那些人是有些慌了,想知己知彼。不过你的方学要不是有马苏经常解释,老夫拿着书本也是满头雾水啊!希望那些人能学出个样子来吧!”

方醒随意的道:“不必管这些,咱们吃饭去。”

方醒在吃大餐,可纪纲却觉得自己好像吃了黄连般的,嘴里发苦。

“看不懂?”

诏狱里,吕震拿着那本化学,看着那些符号,完全就是满头雾水。他无奈的道:“纪大人,这些符号都是方学特有的,好像是大食那边的文字,不懂啊!”

不学无术的家伙!

纪纲看着里面桌子上摆放的几道好菜,就咬牙道:“若是本官找一个懂大食文字的人来,你可能知道一二?”

吕震想说没问题,可他却怕触怒了纪纲,所以只得老老实实地道:“纪大人,这里面有些内容估计是心传口授,没老师学不来。”

看到纪纲的脸阴沉沉的,吕震的心中一个咯噔,就问道:“纪大人,可是方醒又惹事了?”

纪纲瞥了他一眼,淡淡的道:“罢了!本官再去想想别的办法。”

可有什么办法好想的,纪纲又不能大张旗鼓的去找人来研究,那样方醒只需嚷一嗓子,他的名声就算是臭大街了。

回到锦衣卫衙门,纪纲召集几个心腹,让他们也看看。

可天都黑了,这几人最多的也就是知道了些概念性的东西,而庄敬都已经在打瞌睡了。

“都散了吧。”

纪纲心灰意冷赶走了手下,独自坐在大堂里,良久才提笔写信。

信是写给赵王的,纪纲只是提及了最近的几件大事,比如说盐政的改革内幕,以及方醒出书和国子监冲突的事。

写完信,纪纲疲惫的让人送去,然后就冷笑道:“方醒,盐政变更的罪魁祸首就是你,那些盐商可不是善茬,你就等着吧!”

方家的人口不多,除去一家三口之外,就是家丁们和下人,以及解缙黄钟等。

人不多,晚上就安静,睡眠质量也好。

今晚方醒喝多了些,于是就趁着酒意来了个大被同眠,此时正被两个女人的肢体纠缠着,睡得很沉。

小刀今晚值夜,他就坐在后院的一棵大树上,手里是一包炒板栗。慢慢的剥开,甜甜的,糯糯的。

时节已经是晚秋了,夜里很冷,小刀裹着一身棉衣,倒是觉得还行。

白惨惨的月光照在大地上,显得格外的孤寂和冷清,诗人要是见了这般场景,多半会写出一首忧郁的诗词。

小刀当然没有什么忧郁,只是无声的吃着板栗,直到围墙那里多出了一个黑影……

黑影在墙头上小心翼翼的看看左右,然后用钩绳挂在墙头上,慢慢的滑了下来。

等看到后续没人之后,小刀把那包板栗放在一个废弃的鸟窝里,然后也滑下了大树。

黑影悄然向后院摸去,小刀就在他的前方,他连飞刀都不用,就在男子刚靠近拱门时,合身扑了过去。

“噗!”

男子被重重的扑倒在石板上,脑袋和石板相撞,发出了一声闷响。

正当他头晕目眩的想挣扎时,一把小刀已经搁在了脖子上。

“别吵着我家老爷睡觉,否则割掉你的舌头。”

小刀麻利的把男子捆起来,正准备发信号召唤另一名值夜的暗哨时,却发现木门已经被打开了。

是谁?

小刀低头一看,被他捆住的男子正无声的大笑着。

“你晚了!”

调虎离山!而且来的都是死士!不然也不会甘愿充当诱饵。

要知道如果方醒出事的话,被抓住的贼人绝对会死的很惨!

我不该逞强啊!

小刀仰头大喊道:“保护老爷!”

声音在寂静的夜间传出去老远,马上家丁的住宿区就传来了开门的声音,以及呼喊声。

“呜呜呜……”

而此时的内院主卧外面,一个黑衣男子正得意的看着被自己撒出去的网网住的铃铛,然后不顾它在挣扎,拎着长刀直接就冲向了主卧室的门。

方醒,你今晚必死无疑!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