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579章 今夜,可有人敢与我并肩吗!

第579章 今夜,可有人敢与我并肩吗!

“方醒疯了!”

这句话今天被提起的频率最高,大有成为金陵年度热词的希望。

胡广觉得自己完全弄不懂方醒的性格,因为这厮做事根本就没有任何预兆,经常出乎人的预料。

午饭时,胡广和杨士奇在一起吃,而杨荣最近已经不参与这种类似于半正式的圈子。

杨士奇的胃口不大,只是吃了一小碗饭,喝了半碗鱼汤就完事了。

胡广擦擦嘴,然后和杨士奇去了外面散步消食。

漫步在阴霾的天空下,胡广的神色宁静,步伐从容。

“那人上次弄了个东西上天是很了不得,可这并不代表他可以成为上天的意志。”

在大明人的眼中,雷霆就是上天的意志,上劈昏君,下批不忠不孝之人。

天打雷劈!经常在对骂中听到这句话,这代表着对方觉得你的言行已经达到了人神共愤的程度,老天爷该降下雷霆惩罚你。

杨士奇也是摇头道:“此子年少得志,意气风发,并未遇到阻碍。嘿!意气风发!”

胡广听到杨士奇的语气中带有对年轻人的羡慕,就笑道:“要不士奇今晚就去看看?明日正好给本官说说。”

杨士奇也察觉到了自己的情绪,不禁失笑道:“罢了,年纪大了,天黑下山,本官怕跌死啊!”

两人相对一笑,都知道对方今晚肯定会派家人去聚宝山。

……

在国子监中,方醒这个久违的名字再次被师生们提起。

“他居然要接引雷霆?这是疯了吗?”

“谁知道呢,不过此人做事毫无痕迹,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醉翁之意。”

“就是,当年咱们国子监可是吃过他的大亏。”

“哎!马苏也不来上学了,不然还可以去问问。”

“问什么?那马苏早就走了邪路,和咱们不是一条道的。”

“那雷电可是上天之意志,方醒区区一凡人,居然敢大言不惭,今夜必遭天谴!”

“……”

这时一个沉稳的学生说道:“尚书有云,有云然后有雷,故云雷相托,阴阳之合。而淮南子也曾有记载,阴阳相薄,感而为电,激而为雷。”

“所以,在下以为,雷电非上天之意志,而是云雨相合而生,”

这话引经据典,让边上的学生们哑口无言。

“林彦,你此言差矣!”

一个眉心处有颗黑痣的学生起身道:“雷电乃天人感应之验,你岂不闻雷霆专劈不孝之子吗?”

这时另一人迫不及待的道:

“正是,当年在下在家苦读时,有下人游某之妻阴虐其母,其母饮泣不敢言。可半夜雷霆直破屋顶,白光耀于室,等游某醒来时,只见床上其妻已成焦炭矣!”

“果报不爽,当真是果报不爽啊!”

“啧啧!这就是天罚,可见举头三尺有神明啊!”

“静室亏心亦谍报,吾辈当秉承正气而行,则夜游荒坟而无惧也!”

林彦皱眉道:“诸位听我一言。”

那些学生被打断了关于报应的讨论,都不爽的看着林彦,想看看这人还有何话说。

林彦正色道:“雷电乃天然之象,何时都有。我等读圣贤书,当避鬼神之说,以休养自身浩然正气为重。”

“嘁……”

马上林彦就被嘘了,然后大家撇开他,继续讨论着刚才的话题,渐渐的转到了神鬼之事上面。

“我们县里去年有个寡妇和人夜出野合,大概是觉得太冷,就去了土地庙里,结果……哈哈哈哈!居然拔不出来了,你们说好笑不好笑?这就是神明之力啊!”

“哈哈哈哈!果然好笑!”

“那不是和野狗一般的吗?棍子都打不开,看着它们在那里转圈,真是让人忍不住捧腹。”

“……”

林彦看着渐渐远去的同窗,只觉得心中一阵迷茫。

这就是我的同窗?这就是大明最高学府国子监的学生?这就是以后的官员?

刚才还在一脸正气的说着雷霆之事,可转眼就把话题转到了男女和猎奇的上面。

知而后行!

“知而后行……知而必行!”

这时方醒的话就在林彦的脑海中回荡。

……

“德华,你真能把雷电引下来?”

解缙就像是看怪物般的看着方醒,啧啧称奇道:“你若是能把雷电引下来,说不得陛下会封你一个国师什么的,到时候可别忘了给老夫些好处。”

方醒才从朱芳那里回来,水都没来得及喝,就被解缙给拦截了。他苦笑着道:“解先生还是别逗了,要是今晚引不来雷电,明日学院就得被人给砸了。”

这话是玩笑,可解缙却肃然道:“你不该应承此事,若是失败,外间怕是要物议沸腾了,到时候你印的那些书谁还会去买?你的方学谁还会去学?你莽撞了呀!”

黄钟也觉得方醒此举太冲动,但他不好直接说,只是对解缙表达了支持。

“解先生所言甚是。”

方醒苦笑道:“我已让方十一去问了好几家书店,没有一家愿意接下方学字典的印制,都避之不及啊!”

等方醒进家后,家里的两个女人正兴高采烈的找衣服,连他进来了都没发现。

“干啥呢这是!”

两个女人的身形一滞,转身就欣喜的一人挽住方醒的一只胳膊,问道:“夫君,今晚咱们能去吗?”

小白一脸敬仰的道:“少爷,那可是雷霆啊!我想去看看。”

方醒百感交集的看着自己的妻妾,这世上也只有她们会无条件的相信自己吧!

“都去!”

于是在晚饭后,一家人就在家丁们的护卫下,带着书院的师生们出发了。

天空中阴云密布,而且云层在渐渐降低。

聚宝山卫今晚出了一个千户所,在山上山下维持秩序。

到了山下,方醒把妻妾扶下车,然后指着山道上的光点道:“为夫已令人在山道上挂了灯笼,不过希望雨不要太大吧。”

张淑慧微微扬起脸,让方醒把面纱拉下来,柔声道:“夫君放心,妾身令人带了许多雨伞,淋不到的。”

“少爷,我都换了鞋子了呢!”

除去年初元宵节去看花灯之外,这还是她们第一次夜间出门,所以很兴奋。

“山长!”

学生们和解缙等人都跟上来了。

马苏走上前来,躬身道:“老师,今日我知行书院当荣辱与共!”

“弟子等愿与山长共进退!”

几十名学生整齐的声音让正在上山的几人面露激讥讽之色,然后得意的朝着山上走去。

“这方醒可是怕了吗?哈哈哈哈!可惜此时的他是离弦之箭,不得不进了!”

声音隐约传来,解缙莞尔道:“德华不用担心,大不了老夫跟着你到乡下教书去,总能混到饭吃。”

“哈哈哈哈!”

方醒大笑起来,然后说道:“解先生多虑了,咱们啊!还是好好的把书院搞好吧!”

回过头,看着自己的学生们,方醒的心中一阵激荡。

“我们走!”

今夜,我将会让你们看到什么是方学!

今夜,我将会让世人知道世间原来不是传说中的那样!

今夜,可有人敢与我并肩吗!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