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562章 你不来,方某如何动手

第562章 你不来,方某如何动手

胡叠把铜钱穿好,然后走出柜台,准备送过去。

莫愁看到那些铜钱即将易手,心痛的喊道:“爹爹,咱们认识兴和伯,干嘛还给他们钱?”

从小就饱受颠沛流离之苦,深知赚钱不易的莫愁怒了。

杨业大怒,正准备呵斥莫愁,可李祥却先发话了。

“胡叠,莫愁这是什么意思?”

胡叠惶恐的道:“李大哥,莫愁年纪小,不懂事,您千万别在意。”

回过头,胡叠对莫愁怒喝道:“上楼去!”

莫愁的眼中泪光盈盈,她跺跺脚,转身就准备上去。

李祥贪婪的看着少女那轻盈的转身,心中痒得不行,就说道:“老胡,让莫愁跟着我,保管你在东关城中横着走。”

“李大哥,不行的,早些年在金陵的时候,有高僧说过,莫愁不宜早嫁。”

胡叠不愧是老江湖,直接点出了自己是金陵人的身份,如果撕破脸了,他也敢去金陵告御状!

至于什么高僧,什么不宜早嫁,大家都知道是套词。

“这可是你自找没趣!”李祥的脸一沉,“晚上把莫愁送到我家,不然……”

胡叠退后几步,厉声道:“李大哥,兴和伯对莫愁另眼相看!”

“你威胁我?”

李祥冷笑道:“胡叠,莫愁老子要定了!至于兴和伯,他会认识你一个落魄到了跟着大军迁徙来交趾的人?若是真认识,他真对莫愁另眼相看,可孤身在外那么久,任他是圣人也该动手了……”

“你不来,方某如何动手?”

胡叠不敢相信的看着门口,这个走南闯北都没流过泪的汉子,眼睛都红了。

李祥咬牙切齿的转身过去:“特么的谁在……”

门口,一袭青衣的方醒正对着楼梯下的莫愁颔首微笑。听到这话,不用他交代,辛老七几步上前,劈手揪住李祥的衣领,正反几记耳光就扇了过去。

杨业一声嘶吼,拎起一张椅子就准备去助战,可却没看到小刀笑眯眯的扬了扬手。

刀光闪过,杨业的肩头中刀,随即被小刀一脚踢翻在地。

“你,你们是谁?”

小刀揪着杨业的头发把他提了起来,听到他喝问,就一巴掌扇去。

“啪!”

小刀下手可比辛老七重多了,杨业一张嘴就吐出了混在血水中的几颗大牙,顿时杀猪般的叫唤起来。

可当他看到李祥满脸红肿依然盖不住的惊惶后,顿时遍体发寒。

方醒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冲着正在抹眼泪的莫愁道:“莫愁过来。”

莫愁泪眼朦胧的看着含笑的方醒,只觉得所有的委屈都涌了出来,哇的一声就哭了。

我在街边叫你了,可你没理睬我!

方醒愕然的看着胡叠,可胡叠自己都正在忍泪呢!

好吧,这对父女都有些太过惊喜了。

“这两人是谁?”

方醒随意的问道。

胡叠调整了一下情绪:“伯爷,尖下巴的是李祥,那是他的打手杨业,李祥在东关城收钱收了有四五年了,没人敢管。”

“哦!有趣了。”

方醒把身体转到李祥的那一面,和煦的问道:“敢问我这位兴和伯能否知道你背后的那位大人物呢?”

李祥喘息着想别过头去,辛老七一巴掌就拍在他的脑袋上,声音之大,让方醒都担心李祥被拍傻了。

胡叠看到李祥不肯说,想着今天也算是彻底的撕破脸了,就大胆的道:“伯爷,李祥专门向大明的商铺收钱,不给的没几天就有衙役找麻烦。”

“有趣了!”

这是方醒第二次说这句话,可语气却截然不同。

“是谁?”

胡叠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作为商家,他不敢去探究背后的大人物,否则就是取祸之道。

莫愁已经不哭了,她磨磨蹭蹭的走过来,低声道:“伯爷,小女知道那人是谁?”

“哦!那说说。”

“有人看到李祥和县丞姚炳山一起吃饭。”

县丞啊!

方醒觉得还是不够,不过有这个消息就足以让他布了许久的局可以开始了。

于是他就摸摸莫愁的鬏鬏,笑道:“莫愁无须担心,以后没人再敢来收钱了。”

“真的吗?”莫愁眨巴着眼睛问道,眼中全是信赖。

“当然是真的。”方醒对小刀点点头,然后小刀就出去了。

“你们父女且安心,此事必然会有一个结果。”

方醒起身安慰了几句,然后辛老七叫人进来,准备带走这两人。

胡叠的手中还捧着那串铜钱,呐呐的道:“伯爷,您帮了那么大的忙,可饭都没吃一顿啊!”

方醒摇摇头,再次摸摸莫愁的鬏鬏,然后歉然道:“莫愁令人喜爱,有时候忘了男女之别,胡掌柜还请见谅。”

胡叠赶紧说不碍事,方醒就点点头,就此离去。

莫愁呆呆的看着门外,少女的眼睛有些红肿,脸上全是怅然。

胡叠喜气洋洋的把钱收起来,边收边说道:“莫愁,爹爹明日给你做一身新裙子怎么样?”

莫愁摇摇头,这时隔壁卖杂货的老板米大进来了。

米大一进来就问发生了何事,胡叠也不隐瞒,他正想用方醒来让别人忌惮,所以就大致说了些。

“……兴和伯也就是路过看到了,和我家真的没关系。”

胡叠深谙说话留一半让别人去揣测的卖关子诀窍,一脸遗憾的道:“兴和伯是好人呐,可惜咱高攀不上。”

米大瞟了一眼已经初露美人胚子模样的莫愁,撇嘴道:“胡掌柜,你这话可就言不由衷了啊!”

胡叠只是微笑,心中暗自得意。

米大一副老江湖的模样道:“若是兴和伯和你家没关系,就今天这个事,你们父女都得到衙门去作证,谁都不能不去,连黄大人都不能徇私,明白吗?”

胡叠倒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此时听米大这么一说,他首先就看向了莫愁。

闺女哎!这可咋整?

爹可不想让你嫁给别人当小妾啊!哪怕那是兴和伯也不行。

这边在担心会被方醒把自家的闺女抢走,而黄福却在担心方醒会大开杀戒。

姚炳山几乎是被小刀一路拖进来的,一进来他就跪地哭诉着。

“大人,这人莫名其妙的带人把下官绑了出来,敢拦路的都被打翻在地,下官……”

黄福和方醒坐在堂上,黄福已经得到了方醒的通知,所以闻言就怒道:“姚炳山,李祥是你的谁?”

“李祥?下官不知啊大人……”

姚炳山一边哭喊一边不着痕迹的左右看去。

“带进来!”

当满脸桃花开的李祥和杨业被带进来时,姚炳山一脸的绝望。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