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560章 单骑赴死,安南英雄

第560章 单骑赴死,安南英雄

李成明被明军击败过两次,而且都是在以众击寡的情况下被击溃,所以他当然知道今日是不能善了了。

可这人居然让自己的独子先来送死,这是为什么?

枭雄也知道舔犊情深啊!

他居然不派人护送自己的独子从侧面突围,这人是疯子吗?

望远镜里的李元佳一脸兴奋,而且他还冲在了最前面,身边有两百多骑兵在跟随。

“第一排……”

辛老七的大嗓门响彻战场,把急促的马蹄声都压了下去。

距离已经很近了,方醒放下望远镜,看到李元佳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愕然,然后……枪声就响了。

“齐射!”

“嘭嘭嘭嘭!”

在硝烟即将遮住视线之前,方醒看到李元佳在马背上仿佛被重重一击,脸上的愕然变成了绝望……

“元佳……”

李成明也看到了自己儿子落马的过程,甚至还看到了他落马后未死,拼命的想站起来,可后面冲来的战马扬起了马蹄……

李成明垂首,两行泪滴落在马背上。

再抬头时,他的表情变得平静下来,看看左右,就轻笑道:“诸君,可敢与我同去吗?”

左右都低头,连从小一起长大的家仆也把脸别了过去。

“哈哈哈哈!”

李成明慢慢的摇头,然后笑了起来。

“既如此,我这便去了!”

前方的进攻已经被击溃,那些败兵向两侧逃窜,然后被游骑逼降。

于是战场上出现了一个奇观:一人,一马,一剑,就这么逆风而来。

方醒面色肃然,已经大致清楚了李成明的心态。

这是安南的英雄!

可同样是交趾的敌人!

“哈哈哈哈!”

长剑斜伸在身后,李成明突然大笑起来,因为他看到了已经面目全非的儿子。

方醒摸出手枪,对着想阻拦自己的辛老七摇摇头,然后走出了阵列。

“方醒!”

李成明已经冲到了离方醒一百米不到的距离,他盯着方醒,心中无忧无虑,无烦无恼,仿佛是回到了孩提时代。

方醒抬手,李成明握紧剑柄,双方的距离飞速拉近。

辛老七看到情况危急,马上就拉弓搭箭。

那些火枪兵不知道为何没有开枪的命令,最后只能归结于方醒想和对方的主帅单挑。

方醒闭上左眼,心中如秋日的莫愁湖,静谧无波。

若是给你机会,那么交趾将会出现第二个黎利,所以……你去死吧!

“呯!呯!呯!”

在敌我双方的静静旁观下,方醒扣动了扳机。

“噗!”

李成明落马,胸腹处的鲜血马上打湿了衣服。

“嘿嘿!”

交趾的天空很蓝,李成明嘿嘿的笑着,然后看到一张脸挡住了蓝天,他不禁微微皱眉。

“你是英雄,黎利都不如你!”

那张脸让开了,李成明又看到了蓝天。

真蓝啊!

就和小时候在妈妈的怀里看到的天空一样蓝!

“元佳……为父来了……”

“母亲……”

“安南……”

方醒背身听到喃喃自语的声音渐渐微弱,就吩咐道:“把他们父子俩埋在一起。”

李成明一死,剩下的人都乖乖的跪地投降,徐景昌兴奋的叫人去点数。

看到方醒还在李成明的尸骸边上沉思,徐景昌过去说道:“方醒,这下咱们的甘蔗总算是有着落了,现在应该已经迁苗了吧?早知道就该多种些就好了……”

方醒心不在焉的点点头,徐景昌诧异的道:“你怎地不高兴?”

随着李成明的覆没,交趾的豪族几乎已经被扫荡一空,大明此后在交趾的统治会平顺许多。

这是好事啊!

方醒看着被两名军士抬起来的李成明,轻叹道:“若不是敌对关系,我愿意和他摆酒话英雄。”

“你魔怔了吧?”

徐景昌觉得方醒有些读书人的那种莫名忧郁,他也不劝,急匆匆的去查验‘劳力’。

俘虏们都非常的温顺,比任何时候都温顺。

“伯爷,先前他们发生过内讧,那些豪族都被李成明给干掉了。”

方醒点点头,心中有如释重负的轻松,但也多了一丝惆怅。

“快扶住咱家,扶稳些!”

王贺正站在马背上,两边有人扶着他。

“太多了。”

在李成明单骑赴死后,城门就主动打开了,王贺看着里面黑压压的人头有些发憷。

“一波波的出来,咱家要点个大概的人数。”

王贺知道这是最后一战,所以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写一份奏折去请功。

那些妇孺低着头走出来,就像是牲口般的任由明军驱赶成一堆堆的,然后清点人数。

方醒独自走进了县城,狭窄的石板路上丢弃着不少杂物。

两边的低矮木屋里空荡荡的,许多都被拆散化为了柴火。

避开一堆秽物后,方醒听到了声音。

“***”

“老爷小心!”

前面的拐角处走出一个女人,她垂首在地上寻找着什么。

听到辛老七的声音后,女人抬起头来,对着方醒笑了笑,露出少了几颗牙齿的口腔,然后又茫然的低头寻找东西。

辛老七和小刀跑到方醒的身边,小刀的眼尖,他低声道:“这女人被人欺负了!”

女人突然弯腰在地上的一堆杂物中翻找着,那被撕开的衣襟一下敞开,露出了多处淤青的身体。

女人翻找了一会儿后,起身叹息着,声音听着就像是午夜的梦呓。

看着女人步履蹒跚的往城外走,方醒觉得胸口有些闷。

辛老七对此没有反应,可小刀却问道:“老爷,要给她讨回公道吗?”

方醒定定的看着边上木屋里的几具尸体,语气听不出喜恶的道:“既然看见了就伸个手吧,把参与的人留下一个听话的照顾她,其他的全杀掉,枭首传首俘虏营以及各屯田处。那人若是照看不好她,那就阉割了喂狗。”

城中还有许多内讧时留下的尸骸,以及来不及搬走的粮草。

“伯爷,有占城使者到了。”

方醒才转了半圈,闻言就淡淡的道:“让他进来说。”

占城信佛,其实中南半岛都信佛,虔诚的让输出地都感到惭愧。

占城使者是个中年男子,看到方醒后,急忙跪下问好。

方醒负手而立,问道:“使者此来何意?”

使者堆笑道:“听闻大明剿灭了叛逆,我王不胜欣喜,令在下前来贺喜。”

方醒缓缓回身,淡漠的道:“占城弱小,莫要火中取栗,使者请回吧!”

“兴和伯,在下……”

使者惶恐的再次跪地,可方醒却冷漠的道:“交趾彻底平定,你国可是慌了?还是说顺州和化州的归属有问题!”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