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556章 好兄弟,下辈子还让你跟着

第556章 好兄弟,下辈子还让你跟着

天空中箭矢飞舞,地面上的叛军如潮水般的涌来。

穿着板甲的火枪兵们微微垂首,耳边听着辛老七的号令。

“第一排……齐射!”

“嘭嘭嘭嘭!”

短须男子已经到了后面,当枪声响起,硝烟弥漫双方的阵前时,他不禁驱马向前,想看看伤亡情况。

那些叛军正扭曲着身体,准备跳上车阵时,铅弹的打击来了。

一个叛军刚抓住车阵的枪杆,准备往两边掰开,一发铅弹就钻进了他的眼里,晶体四溅中,惨叫着被后面的人撞穿在了枪头上。

另一个叛军很聪明,他冲到车阵前就是一个前扑,然后匍匐着躲在了下面。

车下确实是安全多了,这名叛军回头看着自己的同伴们在铅弹雨中惨叫、摔倒,不禁觉得自己的智慧能点亮这片红色的天空。

“哔哔哔!”

“嘭嘭嘭嘭!”

冷漠的眼神微微一动,肩膀微微颤抖,枪口处喷出一股硝烟。

秦大学没有丝毫慌乱,扣动扳机后也没去查看战果,而是向后轮换。

由于战线被拉长,所以队列相应扩展,层数减少。

秦大学熟练的装弹,然后深呼吸一次,耳边听到一阵齐射后,随即向前。

“哔哔哔!”

齐射的命令传来,秦大学看到一个个子矮小的交趾男子跳到了车上,挥舞着铁刀正准备凌空劈斩,他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嘭!”

一米多的距离,若是秦大学没有打中,小旗官一定会把他扔进烂泥里暴打一顿。

身体刚腾空的叛军还没来得及挥刀,就像是中枪的大鸟般的掉落下来。

“轰轰轰!”

火药包再次炸开,方醒看到叛军的脚步明显一滞,就冷笑道:“令于千里做好准备。”

在秦满麾下独自扛着叛军的冲击时,于千里一直在饱受煎熬,直到火枪兵稳住了防线,他这才虚脱般的稳住了身体。

看到令旗挥动,于千里咬牙切齿的道:“准备好,捅死这帮子叛逆!”

短须男子带着十多名骑兵被裹挟在攻击人潮中缓缓向前,前方硝烟弥漫看不清楚,可凭着前进的速度,男子就知道还没有突破。

“嘭嘭嘭嘭!”

“啊……”

枪声的节奏依然整齐,丝毫不乱。

一阵微风吹过,硝烟被吹散了些,露出了目前的态势。

整齐的车阵前已经堆满了尸骸,剩下的叛军正拼命的向往后退,可后面的却在督战队的刀枪逼迫在前冲。

两股力量对冲,于是就出现了不进不退的尴尬的场景。

“敌人怯了!”

徐景昌的身体一直在紧绷着,看到战场态势后不禁欢喜的喊道。

方醒板着脸叫来了方五。

“稍后你带着骑兵从侧面掩杀,尽量多的留下敌人。”

“手雷!”

辛老七显然察觉到了战机。

“轰轰轰轰轰!”

爆炸的硝烟还未消散,辛老七就果然的下令出击。

“前进!”

“前进!前进!前进!”

民夫们推开车阵,一排排的军士大步向前,火枪的轰鸣持续不断。

“出击!”

方五带着两百骑兵来了一个大迂回,直接从侧面绕过去,在叛军的腰部捅了一个大口子。

“杀!”

于千里带着麾下组成松散的阵型也开始了追击。

“撤退……”

短须男子艰难的调转马头,可他的四周都是在向着森林逃跑的叛军,马速根本就提不起来。

“滚开!”

挥剑刺死一个叛军后,短须男子悲哀的发现自己已经控制不住麾下了。

“都闪开!”

他的亲兵艰难的在为他开道,可在人人自危的时刻,谁会理会。

“下来!”

一个身材高大的叛军一把就把短须男子拉了下来,然后他自己翻身上马就准备逃跑。

短须男子的亲兵见状大怒,刀光剑影间,抢马的叛军被乱刀分尸。

可回过身来,亲兵们却发现自己的主子已经淹没在了乱军之中,开始还能伸伸手臂,可当噗嗤一声传来后,那只手臂就再也没动过……

秦满也在追击中,他的左肩只是胡乱的包扎着,右手持刀,追上就是一刀。

“老子砍死你!”

“砍死你们!砍死你们!”

方醒没动,辛老七和小刀也留在了他的身边,加上徐景昌的侍卫,几十人在看着原先躲在车底下,此时正跪地求饶的叛军。

秦满已经没追了,他喘息着往回走,在原先的防线处想寻找自己麾下的尸骨,可看到那个跪地的叛军后,他大步过来,面无表情的挥刀。

“嗤……”

人头落地,鲜血狂飙。

秦满这才满意的带着民夫们去翻找同袍。

叛军的尸骸都被扔到一边,一直翻了好几层,民夫才找到了第一具遗体。

遗体的胸腹处几乎被梭镖捅烂了,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

民夫伸手想把眼睛闭合,可无论他怎么弄,那双眼睛就是不闭。

“大人。”

秦满走过来跪在遗体的身边,也没伸手,只是呆呆的看着那张脸。

“他是我亲手带出来的,从我还是百户时就跟在身边……我们……情同兄弟!”

大滴的泪水滴落在遗体的脸上,秦满伸手摸在遗体的眼睛上面,哽咽道:“好兄弟,下辈子我还让你跟着……”

秦满的手放开,那双眼睛已经安然闭上,脸上残留的痛苦之色也消散不见。

方醒站在他的身后默默无语,徐景昌带着侍卫们也在帮忙翻找。

最后的叛军已经消失在丛林之中,于千里心中杀机大起,居然带人追了进去。

山林是交趾人天然的庇护所,所以没两下就把人给追丢了,只是意外的找到了叛军留下的辎重。

方醒点了三根烟,没抽,而是插在了地上。

烟雾渺渺间,刚才那短暂而惨烈的防御战就浮现在脑海中。

“伯爷,死五百余,伤不到一百。”

方醒点点头,心中微微叹息。

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秦满的千户所就被打残了。

如果是在几万人规模的大军交锋中,一个千户所也就是冒个泡。

山林外围,于千里带着麾下和民夫在搬运辎重,按照他的说法,这些粮草就算是烧了也不留给叛军。

逃走的叛军多半死不了,这是夏季,森林中可供食用的动植物很多,饿不死那些逃进去的叛军。

“伯爷,敌军遗尸三千零几十,俘获两千五。”

同样是一半,可叛军的死伤被俘人数却是方醒部的差不多十倍。

而逃走的那些人估计会隐入山间和乡间,期待着能逃过一劫。

这就是农夫骤然变成军队的缺点,疯狂时能用人海战术压倒对手,可士气一泄,几百人就可以把他们打的一败涂地。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