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555章 伏击,牺牲,准备

第555章 伏击,牺牲,准备

这段危险的路方醒部已经走了一半,只要再走一里地,任何人都无法在这里伏击他们。

“不应该啊!”

徐景昌听到方醒在嘀咕,就问道:“方醒,咱们可马上就出去了,不应该什么?”

马上就要出去了……

一半路……

前后……

徐景昌看到方醒的身体在微微发颤,就取笑道:“方醒,你别是得了……”

“全军戒备,着甲!”

徐景昌的话被方醒的厉喝打断了。

方醒的命令一下,被裹在中间的辎重营马上取出板甲,接着就是着甲时的金属碰撞声。

徐景昌讶然道:“方醒,你发现了什么?”

方醒的目光锁定在左边的山林,当一道亮光映入他的眼中时,他的脸色一沉,喝道:“秦满部挡住左翼,立刻!”

秦满虽然不解,可还是带队护住了左侧,就在他的长枪阵列刚成型时,左边的山林中传来了一阵号角……

“呜呜呜……”

“******”

随着号角齐鸣,山林中冲出了无数的叛军,他们挥舞着刀枪,面色狰狞的朝着这边狂奔而来。

所有人都呆滞了!

刚列阵的长枪手们面面相觑,只觉得心中打颤。

秦满咬牙喝道:“稳住……”

徐景昌失态的抓住方醒的手臂,身体微微发颤。

方醒看了一眼正在着甲的火枪兵……

距离三百多米,以这些叛军的速度顷刻即至,而火枪兵的板甲才穿了大半。

不着甲的火枪兵,在面对着拥有弓箭的敌军时,那伤亡能让方醒发狂。

前面的叛军已经冲出来四五千人,可森林中却还在不断涌出人来。

上万人!

前面的长枪阵最多能挡住半柱香的时间就算是不错了,到时候绝对是一场屠杀。

方醒不知道的是,柳升就是被这样的猝然伏击所击败的,全军溃败!他自己也战死沙场。那些文官们趁机进言,朱瞻基就放弃了交趾。

“投石机!投放药包!”

方醒脸色严峻的大喝道,辎重那边的三架钢骨的小型投石机马上就开始了工作。

绞盘飞速搅动,然后把一个圆形的,用棉布包裹着的火药包放置进去。

“点火!”

火药包上的引线被点燃。

“放……”

“嘭嘭嘭!”

三声闷响,三个火药包被投掷出去,目标就是正疯狂冲来的叛军。

长枪阵如果人数够多,层次够多,加上弓手的辅助,防御能力真不是盖的。

可一个千户所的枪阵,面对着上万人的冲击,那也就是一波流带走的命运。

所以那些叛军都面露喜色,特别是策马刚出森林的一个短须男子更是忍不住大笑起来。

“明人完蛋了,今日我要生擒方醒,让明人丧胆!哈哈哈哈……”

只要擒住了方醒,甚至是干掉他也行,那么交趾南部将会彻底糜烂。而影响渐渐的会扩展到北部,到时候叛军就可以趁着明军士气全无和衰弱的机会发动反攻。

“轰轰轰!”

三声巨响击破了短须男子的大笑,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刚才密集的人潮中出现了三个超大的缺口。

冲击停止了。

三个直径为十米以上的圈子内,靠近中心的被炸的完整的人都找不到了。

而在边上的尸骸都是浑身的伤口,至于再远些的,不是被气浪吹翻在地,就是被铁钉击中。

这是什么?

三个包裹着许多铁钉的火药包直接就让进攻之势一滞。

短须男子震惊之后马上就喝令道:“冲上去,马上冲上去,督战队上前,后退者杀无赦!”

“呜呜呜……”

号角再次响起,叛军在督战队的驱赶下开始重新振作起来。

“跑快一点,只要大家纠缠在一起,这个鬼东西他们就不敢放了!”

这话再正确不过,所以叛军的速度陡然一增,眼瞅着就逼近了六十米处。

“放!”

“嘭嘭嘭!”

三个火药包再次飞起,可却已经阻止不住双方的短兵相接。

“轰轰轰!”

爆炸声响起的同时,一片箭雨就朝着明军这边倾撒过来。

“杀!”

“噗噗噗!”

长枪捅入人体,然后迅速的拔了出来,可再想前刺已经没有机会了。

“啊!”

后面的几排长枪手纷纷中箭,第一排也到了生死边缘。

一个叛军趁着收枪的时机猛的冲进了阵列,一刀就斩断了一条手臂,然后就被后面的长枪刺杀在地。

可人潮涌动,不够密集的长枪阵处处是漏洞,转眼就被突入多处。

短须男子看到前锋突破了,不禁喜道:“全都压上去,我要生擒方醒!”

“杀!”

一名长枪手刚刺中一人,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把用竹子削成的梭镖插入了自己的胸膛。

无数的梭镖飞舞着,第一排转瞬全没,第二排不过是多坚持了一分钟,也被人潮淹没……

徐景昌面色铁青的拔出长刀,在侍卫的簇拥下,他沉声道:“方醒,于千里该上了!”

方醒看了一眼已经开始绑带子的火枪兵,淡淡的道:“不,他们是预备队。”

“轰轰轰!”

第三波火药包炸响,第三排长枪手也被突破了,而后面能维持阵型整齐的也就只有一排,其他的不是被箭矢伤到,就是被敌人的气势压倒,队形散乱。

“车阵排开!”

辛老七终于协调安装好了车阵,然后那些车夫把一辆辆的车推过来。

这些车上的货都卸掉了,此时在前面绑满了长枪。

一长排绑着长枪的车摆成一溜,最后的一排长枪手们也已经崩溃了。

“哔……”撤退的长哨传来。

“撤退……”

秦满捂着自己肩膀呼喊着,然后带着手下从车阵中留下的缺口逃了回来。

而没来得及撤退的几十人全都被淹没在追兵的乱刀之下。

方醒的眼皮子跳了一下,喝道:“列阵。”

“噗噗噗!”

那些叛军斩杀了滞后的明军之后,再想往前冲时,脚步不禁一滞。

阳光下,延绵的车阵上长枪闪着寒光,最后的缺口也被补上了。

“不进者杀!”

后面传来了惨叫声,这是督战队在斩杀不肯前进的叛军。

“*****”

不进是死,冲上去兴许还有活路。

在这种动力的驱动下,叛军们嘶吼着前冲,而弓箭手也不失时机的进行抛射。

“噗噗噗!”

整齐的队列无视飞来的箭矢走到了车阵后面,阳光照在板甲上,反射的光芒刺痛了短须男子的眼睛。

这就是方醒的老底子——火枪兵吗?

一股寒意在叛军的队伍中弥漫着。

“叮叮叮!”

火枪兵们只是微微垂首,那些箭矢在射中板甲后发出清脆的声音,随即掉落。

这些看着像是鬼魅般的火枪兵让叛军们心中发颤,可不得不猛的扑了过来。

“第一排……”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