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554章 令人不解的进攻

第554章 令人不解的进攻

午饭很简单,包括方醒在内都是大饼,而且是干硬的能磕掉牙齿的大饼。

方醒掏出一个小瓶子,把里面的辣椒酱倒出来抹在大饼上,然后又夹了一片罐头红烧肉,吃的很香。

徐景昌看着手中的大饼,还有特别照顾他准备的红烧带鱼,嘟囔道:“方醒,这一路都在吃这个,啥时候能有酒啊?”

“战时不能饮酒。”

方醒嚼的嘎嘣响,越吃越觉得有味道。

徐景昌从小就养尊处优,到交趾来算是第一次吃苦头。最后他让侍卫倒水,把饼泡软了才吃。

吃完午饭休息半个时辰,方醒把那个小旗官叫来,问了详细情况。

“伯爷,那些叛军可是把百姓害苦喽,那真是刮地三尺啊!”

小旗官说着就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神色:“刚开始那些交趾人还欢天喜地的,等到家都被抄空之后,就不断的跑到咱们这边来,所以咱们才能对他们的情况这么了解。”

方醒眯眼问道:“后来呢?应该没有了吧?”

小旗官愕然而崇拜的看着方醒道:“伯爷明见万里,确实是这样。”

徐景昌本在打瞌睡,听到这话也没了睡意,好奇的问道:“方醒,你怎地知道的?”

方醒也有些想睡觉,可作为主帅,别人能睡,他却不能睡。

摸了颗油炸小辣椒塞进嘴里,方醒说道:“那李成明既然能收拢各路豪族为己用,谋略必然不差,他不会坐视不管,否则那就是流寇。”

徐景昌精神一振道:“你的意思是说,那个李成明是所谋甚大喽!”

“对。”

方醒咬着辣椒道:“如若是想逃,他们必然不敢占据县城,只能往山里钻,所以……这是想和咱们背水一战呢!只不过在阮帅和陈建安都湮灭的现在,他哪来的自信呢?”

徐景昌皱眉道:“难道是他的麾下实力强劲?”

方醒起身对着辛老七点点头,等他去唤醒那些千户时,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打完这一仗,咱们也该回金陵了。想想家里的床,我都已经迫不及待了。”

作为朱瞻基的老师,方醒注定不能在交趾久呆,否则就有藩镇的口舌。

下午四点不到,方醒就叫了宿营。

交趾南部荒废许久,高大的树木比比皆是,植被繁茂,随便就能找到柴火。

方醒定下的营地处于两座山的中间,和山脚相距约有两里地。

吃完晚饭,斥候就带着两个信使来了。

“伯爷,三天前叛军突然发动进攻,我部转为防御。”

信使满头大汗的禀告道,同时拿出一封信来。

信是吴跃写的,他说叛军的攻击很突然,所以他和王都来不及撤回城里,只得在野外据营寨而守。

“这是图穷匕见吗?”

毕竟这里是交趾,所以方醒从未奢望自己的行踪能保密,可叛军的突然一击却让他有些不解。

徐景昌指着地图道:“难道他们是害怕咱们合兵一处,所以想先行击破王都和吴跃吗?”

方醒同样在看着地图,喃喃的道:“我们离吴跃他们只有三日的路程,他难道不怕被夹击吗?”

“久攻不下,师老兵疲,此兵家之大忌也!”

徐景昌在显摆着自己看过的兵书多:“若是叛军三日后攻不下,则必败!”

烛光照在方醒的脸上,看着阴晴不定。

他指着化州道:“叛军在化州本可养精蓄锐,除非他们能有绝对把握攻下王都和吴跃部,否则这就是在自取灭亡!”

“化州好歹还能到占城去劫掠一番,可在新平府他们还得运输辎重,得不偿失啊!”

千户官于千里和秦满都觉得方醒把敌人想的太厉害了。

从张辅南征胜利后,大明军队在交趾就没有遇到过像样的对手,那些叛军都是以攻杀为主,不用去考虑什么谋略。

第二天,方醒加快了行军的速度,同时派出几批斥候去新平府查探战况。

“森林!全都是森林!”

徐景昌好歹不是太草包,他看着左边一条不高的山脉延绵向前,不禁有些担忧的道:“方醒,此处斥候怕是不好查看吧,若是有伏兵,咱们可就麻烦了。”

方醒点点头,看着骑兵们沿着山脚在来回的查探,就拿出了地图。

“还有五里地才能走出这段路。”

方醒拿出望远镜看去,可丛林里却看不穿。放下望远镜后,他闭上眼睛把这几天的情报汇总了一下。

吴跃和王都逼近化州,这相当于是敲响了叛军的丧钟,除非他们能攻破占城国,不然无路可逃。

黎亮肯定已经进入了化州,只是不知道是否加入了叛军的队伍中。

应该不会!

方醒摇摇头,黎亮这一路专门斩杀豪族,和由豪族组成的叛军仇深似海,谁敢让他们加入!

可叛军对吴跃和王都的攻击显得有些仓促,那里有几千大明将士,关键是有吴跃那一千多的火枪兵。

那些火枪兵加上手雷,在营寨的保护下,叛军准备用多少人来填满沟壑?

李成明既然有枭雄之姿,应该不会盲目的进行攻击。

为什么呢……

……

而在距离新平府福康县还有十多公里的平原上,密密麻麻的营帐把一个营盘围在了中间。

“呜呜呜!”

号角声中,几千敌人从正面朝着营盘蜂蛹而去,营盘瞬间就像是一个暴怒的巨人,喷出硝烟和火花。

“嘭嘭嘭嘭!”

无数的铅弹在空中飞舞着,密集的攻击阵型让命中率非常高。

“投石机!”

“轰轰轰轰轰!”

不过是才一炷香多一点的时间,伤亡惨重的叛军就开始溃退了。

“呜呜呜……”

看到叛军顺势撤退,王都赶紧叫人去检查伤患和营寨。

吴跃的部下都在给自己补充弹药,然后赶紧检查火枪的情况,若是有问题就修理,彻底废掉的还有备用火枪更换。

吴跃去巡视了一圈,回来就疑惑的道:“王大人,敌军以优势兵力围住了咱们,可攻打的频率却不高,而且每次的时间都很短,奇怪啊!”

王都的征战经验丰富,他也发现了不对劲。

“这打仗不是闹着玩,叛军也没时间陪咱们玩耍!”

闻一口开始不适应,到现在却倍感安心的硝烟后,王都缓缓的道:“不知道兴和伯到了哪里,若是能前后夹击,那咱们就算是毕其功于一役了!”

吴跃拿出望远镜看着远处那些五颜六色的帐篷,许多都是用破布缝补而成的,只能防住蚊虫叮咬,却无法防雨。

定定的看了许久,吴跃突然一个激灵道:“玛德!那些帐篷里没人!”

王都大惊,急忙要过望远镜看了一会儿,然后跺脚道:“糟糕!敌军恐怕是去伏击兴和伯了!”

吴跃咬牙道:“王大人,那咱们要不要试探一下?”

王都点头道:“好,你部在中间,两翼交给我了,咱们出去!”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