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548章 处理豪族,移民和儒生到

第548章 处理豪族,移民和儒生到

东关城内的一个大院子里,此时已经住满了人。

方醒到了门口时,正好看到一队男女被赶进了院中。

“伯爷。”

看守大院的是百户夏春秋,他迎过来行礼,起身道:“伯爷,已经有十五家人了,房间有些不够。”

方醒嗯了一声,进去一看,正好刚才那队男女站在前院,一一过去报名画押。

“伯爷,是黄家,这家抵抗激烈,有一个弟兄重伤。”

“抵抗激烈?”方醒的眼中微微闪过杀气,然后到了报名的桌子边上。

正在给这些人登记的小吏赶紧起身,方醒就坐在他的位子上,盯着后面的那个中年男子问道:“黄一仁?”

男子的脸上有些青肿,他跪地道:“小的正是黄一仁,大人,黄家世代良善,并无……”

“并无劣迹吗?”

黄一仁点头:“大人,正是,今日天还没亮,这些官兵就冲进了小的家中肆意砍杀,小的……”

“闭嘴!”

方醒从小吏的手中接过一张纸,看了看,方醒就冷笑道:“那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冤枉你喽?”

黄一仁诺诺不敢言,那些男女更是吓得浑身打颤。

“啪!”

方醒一拍桌子,怒道:“刀枪一百余,弓二十,甲衣三,黄一仁,这就是你的良善吗?”

“大人!”

黄一仁膝行几步,抬头道:“小的只是自保啊!”

“自保?”

方醒不屑的道:“你在交州府自保?那你怕什么?嗯?”

那小吏也喝道:“有官兵坐镇交州府,你家还自保,我看是想趁机谋反!”

“不敢啊!小的不敢……”

黄一仁声泪俱下的呼喊着,方醒厌恶的摆摆手:“拿了去,全家种甘蔗。”

夏春秋一听就急了,附耳道:“大人,有女人呢!”

我去!一帮子想媳妇的家伙!

方醒交代过,凡是定性为叛逆的,男人种甘蔗,女人也得干活,等待分配。

黄家有七个女人,三个是女儿,长得还行,另四人是黄一仁的妻子小妾。

想起马上就到的那些移民,方醒悲天悯人的道:“罢了,本该把你一家斩首示众,可上天有好生之德,陛下也多次说过要少杀人,多劝解。那么男人都送去种甘蔗,女人嘛……去干些浣洗缝补的活,带走。”

黄一仁本以为一家都会被干掉,听到只是去种甘蔗,顿时浑身一软,一家老小抱头痛哭。

“大人,若大人不嫌弃小女蒲柳之姿,小女愿意侍奉大人。”

黄一仁的一个女儿突然对着方醒福身,把那胸中的一抹白嫩展露在方醒的眼里。

而另外两个马上也反应过来了,也跟着行礼,说是愿意伺候方醒。

虽然不知道方醒的身份,可看到周围那些人都是毕恭毕敬的,这起码得是个通判吧。

哪怕只能当个小妾,可总好过被安排给那些军士为妻。

三双灼热的眼睛,三个年轻的女孩。

方醒面无表情的道:“下去!”

“大人……”

方醒长得还行,连黄一仁的四个妻妾都动心了,一时间娇声曼语,让素了许久的方醒有些狼狈。

“赶走!”

方醒弯腰狼狈退开,几名军士过来,刺刀一亮,这才控制住了几个眼睛放光的女人。

“大人……”

大你妹!

方醒心中火大,就交代道:“豪族家的女人不许为汉人正妻,只可为妾。”

这些女人见识相对较多,如果枕边风经常吹,说不定会有些隐患。

黄家的几个女人不知道就是因为她们的闹腾,才让方醒决定了豪族女子的命运。

等黄家的人哭哭啼啼的被带走,方醒才问道:“动手的人抓到了吗?”

夏春秋看着那几个女人远去的身姿,舔舔嘴唇道:“王监军说要让那些叛逆害怕,所以就把那人吊在了城门口。”

“嗯,此事处理的不错。”

方醒看完这边,马上就得出发去迎接移民。

为了让这些移民感受到军政两方面的重视,在他们离城两里时,方醒和黄福一起出城迎接。

两人在城门口会和后,黄福面色古怪的道:“德华,礼部派遣的教授也来了。”

呃!

方醒能想得到吕震现在肯定是在家里扎自己的小人。

两人就在门口等待着,边上架着几排大锅,里面的是肉汤,还有蒸笼正在蒸馒头,蒸好的馒头已经在箩筐里堆成了小山。

“斥候来了!”

几骑斥候飞快的冲了过来,禀告道:“伯爷,黄大人,移民已至。”

方醒放下望远镜,吩咐道:“锣鼓敲起来,让那些女子也赶紧过来。”

“咚咚咚!”

锣鼓声中,远处来了黑压压一片人潮。

一百多交趾少女手捧野花,正盈盈笑着,准备迎接远方而来的客人。

“五千多人。”黄福凑过来低声道:“全是没媳妇的。”

“没媳妇好啊!”

方醒看着越来越近的人群,忍不住笑道:“没媳妇咱们才好安排,到时候谁还愿意走?”

移民们都是男子,只有极少数人带着孩子。这些都是死了老婆的光棍,此次听闻交趾不但粮税低,而且还包分配媳妇,就想着来看看。

这年头除去官配之外,谁还管你有没有媳妇?

可官配的女子能娶吗?

不是长得丑,就是有缺陷。

听说交趾女人能干,家里田间都是一把好手,这才引来了这些大明的光棍汉。

大明此时的人口渐渐繁衍,由于允许纳妾,所以有的男子就面临着打一辈子光棍的命运。

这些人灰头土脸,但好歹衣裳看着还干净。

人才啊!

方醒看着走过来的几名官吏,就笑了笑。

能知道在进城前换衣服,这说明他们懂的机变。

方醒最讨厌的就是那些古板的读书人,什么都不懂,做事一板一眼的,让人想发狂。

“兴和伯。”

带头的礼部官员和黄福见过后,就走到方醒的身前拱手问好。

“下官礼部郎中温省斋,和陆飞是好友。”

黑黑的脸上有些地方已经开始蜕皮了,眼睛很明亮,头发乱糟糟的。

方醒一听就拱手道:“那就是自己人,只是你被陆飞牵累,他可给了好处?”

来交趾送移民和教授,这活估计礼部没人愿意来。

而陆飞是吕震的眼中钉,温省斋肯定是被他给迁怒了。

温省斋爽朗的笑道:“下官临行前倒是去了一次,陆兄心虚,只是给了家传的避瘴药。”

“一路可还太平?”

交趾北部基本上已经安定了,可还有些叛逆的残余在山林中躲避官兵的打击。

温省斋低声道:“死了十七人,还有五十多人在车上,都是水土不服。”

十七人啊!

哪怕如方醒,在听到只死了十七人之后,也难免松了一口气。

“这里的条件不差,好生调养就是了。”

方醒交代了几句,就看到一群身穿儒衫的男子正围着黄福,其中一个老头在和黄福谈话,语气好像有些激动。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