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546章 内外六夷,敢称兵仗者斩之!

第546章 内外六夷,敢称兵仗者斩之!

明天早上出去装机器,要一天,所以晚上熬夜加班码字,希望能把明天前面的三章码出来,否则断更的可能性比较大。

努力!!!

......

金陵,早朝。

今日天公不作美,外面电闪雷鸣。

刚讨论完府军前卫的事,外面突然冒出个太监进来。

“陛下,兵部尚书金大人前来请罪。”

金忠?

朱棣有些愕然,金忠自从上次养病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朱棣已经在准备给他的谥号,可……

不过朱棣比较信重这位老臣,所以赶紧道:“去,把金大人扶进来,叫御医准备。”

哎!有遗折不会让人递进来吗?偏偏要逞强!

殿中的群臣大多也是这种想法,都认为金忠是亲自来递遗折的。

“本官不用扶!”

可当金忠那连雷声都压不下去的声音传进来时,除了几个幸灾乐祸的以为是回光返照之外,其他人的心中都咯噔了一下。

朱棣的心中也是微惊,觉得自己有些亏欠了这位老臣子。

话音未落,须发斑白的金忠大步进来,他目光炯炯,脸色红润,哪像是个马上就要离世的老家伙啊!

“臣来迟,请陛下责罚!”

金忠跪下请罪,朱棣眼中闪过异彩,笑道:“朕本令你在家休养,看来这是好了?”

大家都知道金忠是肺腑出了毛病,加上年纪大了,也就是在家等死而已。

可看这个架势,老家伙分明已经好了呀!

是哪位神医的妙手?

在一片猜疑中,金忠昂首道:“臣本已在家等死,可托陛下的洪福,居然一日好过一日,,已然痊愈。”

朱棣讶然道:“那也可在家多休养休养,朕倚重你的地方还很多啊!”

金忠扫了一眼群臣,朗声道:“臣听闻有交趾的捷报进城,心中挂念,就赶着来了。”

朱棣点点头道:“刚到,朕还没看,来人,给大家念念。”

胡广皱眉看了金忠一眼,看到太监出列后,才收敛心神。

“……赖陛下天威,陈建安膝行请降,俘获以下万余人,臣查明另有接应,乃清化府豪族,当晚庆功,此人图穷匕见,刺杀陈建安,事成被擒……”

“臣令人前去扫荡蓝山,缴获兵器财货粮草无数,问之,早已有反心……”

“臣以大义责之,其振振有词曰,彼辈无不如此。”

胡广不安的看着太监,担心这是方醒的阴招。

自从上次成功的调走了朱高煦和沐晟后,胡广觉得朝中有些人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对了。

“……陛下,臣以为彼辈贪婪,若逢乱世,也敢窥探神器,当惩之!”

这不对吧!

几位御史在用眼神交流,觉得方醒这种处置方式杀戮过甚,对大明的名声不好。

朱棣眯眼仿佛是在养神,可耳朵却一直在倾听着。

“……为长远计,臣已命大军进剿。结果令臣惊骇,十家豪族,十家暗藏祸心,兵器粮草丁口皆备,只等时机一至,糜烂我大明一方……”

这就开始清算豪族了?

当年对于清理交趾豪族,武勋是巴不得,因为收获肯定会很多。

可文官却坚决反对,理由是豪族是国家之基础,若是尽除之,交趾必然混乱。

方醒居然已经动手了?

文官这边一阵骚动,可上面的奏折还没念完,所以都在忍耐着,只等结束后群起而攻之。

“京观……交趾虽称不毛,然我大明必有雷霆之怒!”

“……陛下,大明国势虽如烈日灼热,可周边异族依然虎视眈眈,刀兵不可自废,士气不可磋磨……”

朱棣微微点头,朝中反对北征的声音虽然微弱,可却一直存在。

而方醒的话正和他意。

不把周围的豺狼赶走,子孙如何能安居乐业!

而群臣都默默的看向了边上的朱瞻基。

朱瞻基早就得了方醒的信件,所以对交趾战事的发展态势很清楚。

“……纵观中原兴衰,往日温顺之异族,每每趁机而入……”

这个是事实,谁都不敢否认,除去前宋一直在懵逼之外,多数朝代都是在衰弱时被异族趁机入侵。

而这些异族往往在汉人强大时温顺无比,就和一只绵羊般的无害。

可只要汉人露出衰弱之相,这些绵羊马上就会变成豺狼。

方醒究竟想干什么?

听到这里,胡广隐隐约约的知道,方醒是要借着这份奏折来表明自己的立场。

胡广面色凝重的抬头看着太监,等待着方醒的最后一炮。

能念奏折的太监,一是要口齿清晰,二就是识字。

太监看到最后时,表情愕然,可众目睽睽之下,他只得继续念下去。

“自太祖高皇帝驱除鞑虏始,我大明当有天命。内外六夷,敢称兵仗者斩之!”

念完奏折后,太监赶紧退到了后面去。

他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头。

气氛确实是不对头,文官都面面相觑,而武将却都暗自振奋。

文武天生是对头,对于武勋整天喊打喊杀,要去外面建功立业的叫嚣,若不是朱棣在位,这些文官早就开喷了。

内外六夷,敢称兵仗者斩之。

这话是出自冉闵的杀胡令,不过这等杀气腾腾的话,文官们多半不感冒。

好大的杀气啊!

一个御史出班道:“陛下,当今我大明盛世已显,不可穷于杀戮,否则……”

朱棣的目光有些复杂,看的这个御史汗流浃背,剩下的话都不敢说了。

张辅看了胡广一眼,恰好胡广也看过来,两道目光相遇,虚空中仿佛电闪雷鸣。

文武之首之间的眉眼官司自然落到了大家的眼里,朱棣在上面沉声道:“交趾初稳,兴和伯有言,欲行商屯与军屯,朕已准了。都散了吧!”

这是什么意思?

等到朱棣走后,大家还在想着这个天外飞仙的结尾。

“陛下这是何意?”

“商屯不是问题,军屯也不是问题,难道是……”

两个官员走出殿外小声的议论着,其中一人目露异彩的道:“兴和伯刚表露了立场,陛下马上就用商屯和军屯来缓和……啧啧!”

另一人看看左右道:“果然是深得陛下的信重啊!”

两人自认为找到了原因,就得意洋洋的回衙了。

张辅慢悠悠的步出殿内,下了台阶之后,就看到胡广站在左边,好像在等人。

“英国公,可否同行?”

果然,看到张辅下来,胡广就迎上前,语带双关的问道。

张辅淡然的道:“当然,请。”

台阶上冒出来一个小太监,看到张辅和胡广相互谦让一番,然后差不多是并肩而行后,就转身往里面跑。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