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543章 杀人了!

第543章 杀人了!

军营中不少地方都是黑漆漆的,黎利找到一个偏僻的地方,赶紧解开裤带,然后就开始了释放。

“噼里啪啦……”

我怎么会拉肚子呢?

黎利今天吃喝都是和大家在一起,而且他也认为不会有谁来设套戏弄自己。

拉了半响,觉得浑身轻松的黎利随便捡起一个土坷垃刮了一下,就起身准备提裤子。

“咦!好臭啊!”

“营中不是不许随地拉屎吗?这人是谁?”

黑暗中,几个军士的声音传来,黎利窘迫的赶紧拉起裤子。

这几名军士从黎利的身后走过,黎利正准备转身解释一下自己拉肚子的情况……

“铮!”

身体还没转动,黎利就觉得腰间一轻,吊着的腰刀就被人抽了出去。

“干什么……”

“噗!”

……

篝火旁,方醒举碗转了一圈,然后一饮而尽,接着就例行发表了讲话。

“北部如今匪情一清,此后就不分什么交趾明人,都是大明的人。”

方醒微笑着说道:“本伯将会派人深入南部讨伐不臣,直至交趾大地重新安享太平,沐浴在陛下的仁慈之下。”

方醒说话的时候,金满仓一边想着黎利,一边在观察着那些交趾籍官吏。

“交趾饱经战乱,百姓苦不堪言,陛下对此深感忧虑,后来察觉到有人在暗中挑唆那些叛逆!”

方醒的语气陡然加重:“那些横征暴敛是谁的授意?”

下面不管是大明的还是交趾的官吏都在暗自腹诽:那可不正是马骐造的孽吗?怎么又和叛军有关系了?

方醒看到大家的表情都有些古怪,就问道:“那些东西不过是假借着贡献的名头,可一部分最终都流向了哪里,你等可知?”

不等这些人反应过来,方醒就怒喝道:“都去了阮帅那里,包括陈建安也拿了不少!”

你在吹牛笔吧?

这是大部分人的想法。

只有金满仓,他知道以方醒的地位自然不会无的放矢。

果然,方醒拍拍手道:“来人!”

“伯爷!”

林群安出来领命。

方醒冷笑道:“此事还是陈建安自己说的,今日当着大家的面,让他来揭开这个阴谋。去,把他请来。”

陈建安今日阵前诚挚的请降被大肆渲染了一番,边上的农民都看到了方醒和他携手笑谈的场景,所以方醒这么一说,顿时有一半的人相信了。

林群安领命而去,方醒摇头叹道:“在陈建安和阮帅的辎重中就发现了不少那些本该在金陵的贡物,看来是有人不甘心交趾百姓重归于安宁,这等人就是野心家!”

方醒情绪激动的挥舞着手臂道:“这些人就像是臭水沟里的老鼠,只敢躲在阴暗处,用它们那冷血而卑劣的脑袋在策划着一场场的杀戮和背叛,无数交趾百姓死于其手,而他们的目的不过是想满足自己骑在百姓身上的欲望,永世奴役他们!”

听到在阮帅和陈建安那里找到了本该是贡品的东西,大家都觉得有些震惊。

“杀人了……”

方醒正准备补充些证据,可后面却传来了一声惊叫,接着就有人在呼喊站住。

“保护伯爷!”

辛老七的第一反应就是挡在方醒的身前,然后拔出刀来,虎视眈眈的梭巡着四周。

方醒推开辛老七,面色铁青的道:“在这里谁敢伤我!去,看看是谁杀人了!”

辛老七刚想过去,可一个人却从暗处跑了出来,身上看着湿漉漉的。

“是黎利!”

有人惊呼道。

辛老七大步上前,在黎利想从侧面逃跑的时候,飞身把他按在地上。

黎利奋力的挣扎着,嘶喊道:“不是我,不是我杀的……”

辛老七一拳砸在他的头上,黎利马上就安静了。

“老爷,他的身上全是血。”

辛老七拖着黎利到了篝火前,一股子血腥味弥漫开来。

方醒看着浑身是血的黎利问道:“他杀了谁?”

“老爷,陈先生被黎利杀了!”

方五带着几个人把同样满身血迹的陈建安抬了出来,看着就是抬着一位大明的勇士。

陈建安被摆放在边上,脸上还残留着愕然和惊骇的神色。

方醒一脸沉痛的蹲下来,伸手抹下陈建安那死不瞑目的眼睛。

“我已经和陈先生说好了,等此间事了,就派人送他去金陵觐见陛下,商谈交趾未来,可……”

嘶……

听到方醒的话,顿时那些交趾官吏都不淡定了。

能去和大明皇帝陛下商谈交趾未来,这陈建安回来后岂不是能在布政司里谋一个高位吗?

好命的陈建安啊!不过是在阵前膝行一段路,这就换来了一个前程。

不过眼下这个好运被一刀捅破了,而且还是被交趾人给捅破了。

黎利为何要杀陈建安?

明人想陷害黎利?

所有人都在心中否定了这个猜测。

如果大明想干掉黎利的话,手段多不胜数,根本无需费心思。

“刚才他说拉肚子了!”

一个交趾小吏看向陈建安的眼神有些幸灾乐祸,然后又想起黎利的地位比自己还高,于是就喊道。

“对啊!刚才他比试输了,然后就说自己拉肚子,当时我还以为这厮是找借口呢,没想到啊!”

“先前我也是这般想的,看来这黎利是早有预谋,可他为何要杀陈建安呢?”

“对啊!这杀人总得有个想法吧!”

“陈建安和黎利又不是一伙的,这没道理啊!”

“难道……”

方醒听到这些人在窃窃私语就起身道:“陈先生说他在俄乐县有个好友,原计划是想在这位好友的引领下逃出清化府。陈先生还说等明日会劝说那位朋友自首,可……”

“黎利就在俄乐县!”

一个交趾男子起身喊道,他的身体在微微发颤,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恐惧。

这时有人起身道:“伯爷,黎利就是俄乐县的巡检。怪不得这厮为了一件小事就来了府城,看来这是有预谋的啊!”

“对,不过是截住了一个持刀男子,这等事自然有知县处理,可他居然越级来了府城,这其中肯定有鬼!”

听到下属已经把黎利不对劲的地方说出来,金满仓拱手道:“兴和伯,此事乃下官管束不力,回头下官自会向黄大人请罪。”

方醒看着陈建安的尸骸,眼中全是伤感:“此事怪不得金大人,是我疏忽了,可惜了陈先生对大明的一腔热血,居然喷洒在了自己的好友手中。”

发生了这等事,庆功宴自然就有些无趣,但方醒没有叫停,只是叫人把清化府的一干人送出去。不过留下了几名交趾官吏,说是审讯黎利时用得着。

至于黎利,那当然会被扣押在营中。

黎朝太祖吗?

方醒看着天空中挂着的一泓弯月,嘴角慢慢的翘起。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