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529章 前进!前进!前进!

第529章 前进!前进!前进!

“方醒,你不守信!”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徐景昌一直认为方醒就是一个稍微厉害些的文人。

可当着双方几万人的面,你居然在对方服软后动手,这是什么性质?

不说学宋襄公退避三舍,可你也不应该趁着对方放人的时候动手吧!

要是这事被大明的文人知道了,估摸着方醒的名声马上就会臭大街。

伴随着瓦罐飞过头顶,方醒淡淡的道:“有些时候方某对异族不大守信,这一点熟悉的人都知道。”

徐景昌猛的想起了那个花娘,方醒为她斩杀了整个瓦剌使团,当时在金陵引发了轰动。

明明可以通过谈判来解决的事,阮帅也服软了。

为什么还要打?

带着这个疑问,徐景昌的目光跟随着那些黑点飘向了敌人。

当看到这些黑点时,阮帅咬牙切齿的骂道:“该死的明人,不守信的明人,杀!杀光他们!”

投石机?这些石块怎么能阻拦我的大军!

只要擒获了那个兴和伯,肯定能换来无数的那种东西,到了那时,老子这个越王才能名正言顺啊……

这是陶罐炸弹第一次出现在交趾,所以那些叛军骑兵都不在意的呼喝着,挥舞着长刀冲向了火枪阵列。

小黑点终于放大落了下来,然后灾难降临……

“轰轰轰轰轰!”

剧烈而密集的爆炸声中,无数的碎片飞舞。

“嗤!”

一小块废铁片高速飞进了战马的额头里,瞬间战马长嘶跌了出去,马上的叛军措手不及,脑袋和地面一撞,随即就被身后冲来的战马踩踏成一滩烂泥。

一块稍微大一些的陶瓷片凌空飞舞,最后没入了一名叛军的胸膛……

一轮陶罐炸弹的突袭之后,前面几排骑兵的身后变成了修罗杀场。

那些人马被炸翻,不但挡住了后续的跟进,而且还吓到了阮帅。

“第一排……齐射!”

爆炸声刚消停,辛老七的大嗓门再次响起。

阮帅长大嘴巴,看着聚宝山卫的第一排阵列突然喷出了浓烟,而被他寄予厚望的骑兵就像是撞到了一堵墙。

一堵叹息之墙!

“嘭嘭嘭嘭!”

马儿的长嘶、人的惨嚎,人尸、马尸在阵列前倒下了一片。

“嘭嘭嘭嘭!”

不等后续的骑兵冲过自己同伴的尸骸,第二排的轮射就开始了。

秦大学是最新补进聚宝山卫的普通军士,归于沈浩部。

沈浩部在东关城防御战中死伤不少,经过协调后,由朱高炽拨出补充兵员,但是训练的时间很短,所以秦大学对火枪的运用有些生疏。

被排在最后一列的秦大学紧张的看着前方,跟随着前方的阵列一步步轮转上去。

硝烟渐渐的弥漫开来,秦大学不大习惯这股刺鼻的味道,他干咳了几声,正准备揉揉眼睛,可前排的轮换又开始了。

“稳住……”

“稳住……”

小旗官们声嘶力竭的大喊着,所有人的枪口都举了起来。

前面突然没有了同袍的身影,秦大学紧张的举起枪,耳边听到三声哨响后,就扣动了扳机。

“嘭嘭嘭嘭!”

秦大学只觉得肩头和手上一震,然后就听到小旗官喊道:“轮转装弹!”

“后面几排的轮换速度慢了些。”

方醒和徐景昌就在辛老七的身后不远处,听着最后几排的枪声频率,他有些不大满意。

可后几排都是老兵带新兵,新兵第一次使用火枪作战,紧张是必然的。

“轰轰轰轰轰!”

这时第二轮瓦罐炸弹的爆炸声传来,徐景昌的身体一个哆嗦,强笑道:“这果然是虎贲之师啊!”

纯火器的军队在大明也就只有神机营和方醒的聚宝山卫,而神机营以往多半是打几轮就撤,从来都不是最后的胜负手。

今日聚宝山卫以纯火器硬扛对手的骑兵,至今未见败像,这让徐景昌不禁有些意外。

看着方醒从容的神色,徐景昌的心中暗自苦涩。

作为国公,而且是皇帝宠信的定国公,徐景昌注定在以后的岁月中要和军队打交道。

虽说家学渊博,可他却有些纨绔之态,只靠着皇帝的信重过日子。

我也要成为这样的人!

徐景昌暗自下定了决心。

而阮帅看到自己的老底子骑兵死伤惨重,却迟迟不能突破过去,他有些舍不得,于是就喝令换上步卒。

骑兵一撤离,马上就有人来给阮帅通报伤亡。

“什么?七百多?”

阮帅只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那两千多的骑兵可是他的老底子啊!

这可是他积攒了许久才有的本钱,多次在剿灭豪族中起到了关键作用的骑兵!

没有这些骑兵,他和陈建安没啥区别。

步卒的冲击力和骑兵是无法相提并论的,所以看到对手换了步卒,辛老七心中一喜,急令投石机打出一波瓦罐炸弹。

硝烟弥漫中,辛老七看到冲过来的步卒脚步一缓,就知道战局终于向着聚宝山卫这边倾斜了。

“前进!”辛老七拔出刀来,挥斩下去。

“前进!前进!前进!”

“大明万胜!”

“大明万胜!”

“大明万胜!”

整齐的欢呼声震散了硝烟,所有人都知道,当辛老七喊出前进这句命令时,聚宝山卫的胜利就将不可动摇。

“嘭嘭嘭嘭!”

刚冲上来的叛军在铅弹网中挣扎着,可步卒的速度却害死了他们。

大步向前轮换的火枪兵们,在压力减小的情况下越打越顺,而只是比流寇性质好一些的叛军却是节节后退,眼瞅着就要扛不住了。

徐景昌看到聚宝山卫发起了反击,不禁激动的问道:“方醒,我能上去吗?”

这老纨绔居然想亲自上阵?

“不行!”

方醒冷冰冰的拒绝道,若是徐景昌死在这里,他的处境会比较麻烦。

举起望眼镜,方醒看到叛军的骑兵重新在左翼集结,就冷笑道:“想跑?”

“令常建勋出击,只管吃住那些骑兵,特别是阮帅,死活不论!”

令旗摇动,早就等的不耐烦的常建勋马上就驱马冲了出去。

“抓住阮帅,殿下重赏!”

两千骑兵挟势而出,如潮水般的朝着叛军的左翼奔去。

“王爷,明人的骑兵来了!”

正准备悄然跑路的阮帅闻声大惊,头也不敢回的当先就跑。

骑兵一跑,正在火枪打击下摇摇欲坠的步卒防线马上崩溃。

“追击!多抓些俘虏!”

方醒交代完毕,徐景昌已经溜了,不过看到他的身后跟着十多骑的侍卫,方醒也没管。

如果这样你都还会被干掉,那真是命中注定要死在这里。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