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524章 交趾‘越王’

第524章 交趾‘越王’

新规的第一天,各级衙门都没有反馈,让黄福觉得方醒这一招有些想当然了。

方醒也接到了消息,有些恼火。

“想我方某人为了交趾女人的幸福而奔波,可她们居然不领情?这让我情何以堪呐!”

朱高煦正在吃着红烧那个啥……穿山的动物,闻言就满不在乎的道:“方醒,你可是想找个交趾小妾?那就直接去抢啊!磨磨蹭蹭的像什么男人!”

“王爷你可别害我。”

方醒担心这货回到金陵后口无遮拦,于是就解释了自己的用意。

朱高煦不屑的道:“还是磨磨蹭蹭,若是按照本王的心思,直接用大棍子抽着去种甘蔗。”

对于朱高煦的话方醒就当没听见,他连饭都不想吃了,满脑子都在想着怎么能把这事给推行下去。

“去,私下看看今日有没有为此吵架、打架的夫妻。”

放下心思的方醒和朱高煦喝了几杯,然后就准备睡觉。

可老天爷觉得方醒太清闲了,才将睡下辛老七就来通报。

“老爷,张崇来了。”

“张崇?让他等着,我马上来。”

听到这个名字,方醒的睡意全无。

张崇就是张辅留在交趾,专门给阮帅送‘慰问品’和联络的家丁。

在外间方醒见到了张崇,脸变得黑黑的张崇赶紧起身道:“二姑爷。”

“辛苦你了,坐。”

“来人,取酒菜来。”

方醒看到张崇瘦了不少,就叫人去准备酒菜,然后问道:“阮帅目前如何?”

张崇不安的起身道:“二姑爷,阮帅变得有些焦躁,时常会鞭责手下人,抓到那些豪族之后,大多是亲手虐杀。”

啧!

这是后遗症吗?

方醒有些纠结的问道:“他最近有何打算?”

张崇揉揉脸,然后说道:“阮帅好像有些厌倦了,每日只想躲在屋里那个……”

“这样可不行!”

方醒皱眉道:“你此次回来他可有话要带?”

张崇为难的道:“阮帅想和……咱们这边的人见个面。”

“见个面?”

看到饭菜进来了,方醒摆摆手,示意张崇先吃饭,他去了院子里散步。

等张崇吃完饭,方醒进来就问道:“你觉得阮帅是想干什么?”

张崇打个饱嗝道:“不知道,那人现在看着阴森森的,身边除去几个心腹之外,其他人根本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

“目前他在什么位置?”

方醒看着承尘,心中有些不虞。

“小的来之前,阮帅已经快到建平府了。”

“他这是想逼宫吗?”

方醒冷冷的道:“看来这人是想脱钩了,不过……方某人的钩有那么好脱吗!”

张崇惊道:“二姑爷,您难道要去见他吗?”

“不行?”方醒淡淡的道。

张崇露出了回忆之色,缓缓的道:“阮帅现在动辄杀人,小的看到过他杀了一个在战场上救过他一命的手下,而这人不过是因为回话慢了一些……”

枭雄心性!

方醒没想到阮帅居然会成了这样的一个人。

“你且歇息,等明后日咱们一起出发。”

等张崇走了之后,方醒就去找朱高煦。

“你要去见阮帅?”

朱高煦有些愣神,觉得方醒是不是脑子在抽抽了。

方醒点头道:“阮帅托人来,说是想见一见咱们,有些想投降的意思,所以我想带人去看看。”

方醒要出去必须得禀告找朱高煦,而且这事的内情他不能说,所以只能是含糊其辞了一番。

朱高煦皱眉道:“不行!那阮帅兴许是想设个套,咱们不能上当。”

方醒笑道:“若是能解决了阮帅,这交趾可就平了大半,咱们也能早点回家啊!”

“再说……王爷,聚宝山卫的实力难道还搞不定一个阮帅?那你也太高看他们了吧!”

好说歹说,朱高煦还是拨了两千骑兵给方醒,最后还让沐晟领军逼近建平府,威慑阮帅。

听说方醒自告奋勇要去和阮帅谈判归降,黄福在出发的那一天,专门把他送到了城门外,最后一躬身。

“阮帅一事不打紧,兴和伯还请保重。”

儒家同样不缺乏心胸开阔之辈!

……

自从朱棣同意那个让交趾人自己内斗的方案后,阮帅的名字就响彻交趾大地,被视为不屈服于大明的斗士。

而这个斗士此时正在一个田庄里休息。

作为在交趾鼎鼎大名的斗士,阮帅觉得自己应该住最好的地方,吃最好的饭菜,拥有最漂亮的女人……

这是一个大明风格的前厅,一个黑瘦的男子正坐在椅子上,目光冷漠的看着在前方舞动的几个女人。

这些女人都很年轻,穿着一袭薄纱,跳着没有节奏的舞蹈。

如果有大明的文人在此的话,他一定会说这个根本就不是舞蹈,只是在色诱。

可阮帅的眼中却没有一**望,他的鼻子抽动了一下,喝道:“陈建安没来吗?”

外面进来一个穿着皮甲的男子,他躬身道:“禀告越王,去送信的人还没回来。”

阮帅在内部自称为越王,为此还曾经举办过一次‘盛大’的仪式。

可那个仪式如果被方醒看到,大概会以为是某个部落的人在进行祭祀。

“陈建安局促于建平府一隅之地,毫无进取心,若是能并过来……”

阮帅的眼珠子动了一下,好似一股野火在其中燃烧着。

皮甲男子面露喜色道:“越王,若是能征得大明的同意,那……”

阮帅的眼珠又变得定定的,“非朱姓不封王,沐家就是如此,若是大明封我为王,那除非是交趾变成安南,懂吗?”

皮甲男子脸色一变,低声道:“越王,那咱们就不能……”

“闭嘴!”

阮帅低喝一声,吓得那几个女子赶紧停住了舞动,跪在地上浑身颤抖。

“滚!”

阮帅一挥手,几个女人如蒙大赦,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阮帅盯着大门,呼吸急促的道:“沐晟本就屯军交趾,加上汉王和那个兴和伯的援军,你想死吗?”

皮甲男子一咬牙,就想再劝几句,可被阮帅那有些疯狂的眼神一逼,他打个寒战,谢罪告退。

等前厅没人后,阮帅急促的喘息着,赶紧就转身弄了一会儿。

等再次回身时,阮帅的眼珠都有些发红。

“大明?嗬嗬嗬!”

“我阮帅会成为王!安南的王……”

外面的两名侍卫对这些癫狂的呼喊视若未闻,只是环视着周围,不许任何人出现在视线内。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