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509章 这是要火并马骐吗?

第509章 这是要火并马骐吗?

回到军营,方醒令人去叫人。

方政有些担忧的道:“德华,那马骐可是睚眦必报,你这般得罪他,小心被弹劾。”

他在交趾呆的时间不短,知道马骐在这边有些一手遮天的味道。

方醒坐在主位上,目光深沉的道:“听说马骐还敢对黔国公指手画脚的,什么时候中官敢干涉军务了?”

中官实际上只有监督权和建议权,并无干涉军务的权利,可在交趾这个地方,大概是天高皇帝远,所以马骐有些忘形了。

方政心有戚戚焉的道:“黔国公这也是担心啊!”

沐晟一家在云南就是土皇帝,所以才怕被人弹劾。

“我不怕!”

方醒笑道:“我没封地,也没野心,他马骐有本事就和以前一样,直接弹劾我有反心好了。”

方政一跺脚,气急败坏的出去看了一眼,没发现人,这才回来说道:“德华,你这话莽撞了,小心被别人听到。”

“怕什么!”

方醒的眼中闪过一丝凌厉:“你没看那阉人今日已经吃几次瘪了吗!”

“兴和伯,咱家先去拜会那马中官了。”

那些将领都陆续到来,王贺有些不情愿的准备去见马骐。

方醒皱眉道:“不必了,你是监军,那马骐只是交趾中官,职权上不搭干。”

王贺犹豫了一下,沈浩正好进来,闻言就道:“监军,那马骐和咱们可不是一条道的,你要是去了小心被他磋磨。”

王贺一怔,随即看到方醒的眼中有些危险的光芒,他不禁浑身一抖,然后笑眯眯的坐好。

脸上笑眯眯,可王贺的心中却在打颤。

和方醒熟悉了之后,这种眼神他知道是什么意思。

——你可千万别行差踏错!

马骐千万别惹到这货啊!

方醒在主位,左边是方政,右边是后军的朱荣。这位朱荣算是一位悍将,目前是左都督的衔。

下面的都是都指挥使和指挥使。

方醒环视一周,等安静下来后,就让人把地图挂起来,在下面点了一根大蜡烛。

“叛军此刻应该就在镇蛮府。”

方醒拿着一根细长的钢棍,指着地图道:“但目前军情不明,所以……方五。”

“在!”

方五起身站到中间,大声应诺。

方醒点点头道:“金安!”

“在!”

金安没想到方醒会点到自己的名,立即大声应道。

“金安出几名熟悉从这里到镇蛮府路线的斥候,方五亲自带队去一趟,本伯要知道那些叛逆在干什么!”

金安有些郁闷的答应了,他本以为自己会受到重用,可却只是要了几名斥候。

“马上就去。”

等两人走了之后,方醒继续交代道:“明日开始,各部的斥候全部集中,分批出城哨探。”

下面的将领们觉得方醒有些小题大做了。

那些叛军目前还在镇蛮府,他们想要过来的话,首先得打穿沐晟的防线。

不过军令大如山,没谁敢有异议。

方醒继续说道:“还有,常建勋!”

常建勋是朱高煦的侍卫头领,他正想着回朱高煦的身边,闻言就起身。

“你回去后,注意保护王爷和黄大人的安全,若是出了纰漏,本伯先斩了你的人头,然后再去请罪。”

常建勋听到还有黄福的份,就想拒绝,可在方醒的逼视下,他只得领命而去。

朱荣听方醒的安排就有些疑问:“伯爷,我等到此毕竟是客军,若是没有马骐的份,会不会……”

方醒冷冷的道:“马骐是中官,本伯管不到他那里,听说他很有钱,想必会自己小心的吧。”

尼玛!

下面的人从这番话里听出了些味道:方醒这是巴不得有人去把马骐给摸了啊!

啧啧!

这人的胆子比汉王的还大,要是被马骐知道了,肯定会恨毒了他。

“老爷。”

正在此时,方五进来禀告道:“老爷,马骐不给开门。”

“为何?”方醒问道。

方五有些不屑的道:“那马骐说担心晚上开门会出事。”

“胆小如鼠!”

方醒毫不留情的下了这个评语。

朱荣起身道:“伯爷,要不还是等明日再去吧。”

金安也是劝道:“伯爷,马公公在交趾能做主,还是以和为贵啊!”

连方政都是赞同的道:“伯爷,咱们不急在此时,且等明日再去,若是不行的话,大不了还有王爷在呢。”

“哈哈哈哈!”

方醒突然就笑了起来,大家以为他是同意了,可转眼这人的笑容一收,喝道:“沈浩,去!把城防接了。”

“伯爷!”

金安被方醒的处置方法给吓坏了,这是要火并吗?

朱荣急忙劝道:“伯爷,咱们有话好说,千万别冲动啊!”

朱荣是宿将,从靖难开始,一直到北征都全程参与。先前他是在大同驻守,刚回京没多久,就被安排进了南征的序列中。

方醒先是对朱荣点点头,然后对沈浩喝道:“还不快去!”

林群安起身道:“伯爷,要不下官也去一趟吧。”

方醒点点头,等两人走了之后,他才解释道:“军情变化万千,城防不在我军的手中,出个门还得讲究时辰,这仗怎么打?”

朱荣叹道:“这话下官知道,可那马骐毕竟是中官啊!”

金安看到方醒一脸的不以为然,就想把马骐在交趾的一些‘重要事迹’说说,可想到马骐连黄福的脸都不给,要是被他知道了咋办,这才作罢。

“方政,夜禁的事由你部负责,违规出门的,先抓起来再说。”

方醒又下了一道命令,然后起身道:“此处百姓混杂,小心点总是没错。”

“都散了吧。”

方醒挥挥手,然后吩咐道:“老七回营中看着,小刀带人跟我来。”

……

通往镇蛮府的城门处,原先的守军在长刃的威胁下,都乖乖的站在了边上。

“开门!”林群安背身而立,盯着城里。

大门打开,外面一阵风吹进来,原先守门的一个总旗官过来赔笑道:“大人,那马公公可是严令不许开门的啊!”

方五已经带着斥候过来了,林群安仍然在盯着街道的尽头,闻言道:“本官只知道军令,你等回去吧。”

这总旗官苦着脸道:“大人,小的要是敢回去,最少二十棍啊!”

林群安侧耳一听,皱眉道:“谁来了?”

马蹄声渐渐的响亮,总旗官面露难色的道:“大人,应该是马公公来了。”

林群安面无表情的道:“他来了又如何,本官奉命前来,没有我家伯爷的军令,任何人来了都没用。”

很快,来人举着灯笼火把就冲到了近前,为首的果然就是马骐。

马骐看着大开的城门,怒道:‘“大胆!谁让你们开的城门?说,不然咱家让你们生死两难!”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