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508章 黄福和马骐

第508章 黄福和马骐

走在东关县的街道上,方醒看到两边的门店大多关闭,就问了黄福。

黄福道:“此地我大明百姓与交趾人杂居,叛逆攻入镇蛮府之后,这里已经发生了几起火拼,哎!难啊!”

虽然大门紧闭,可当方醒部整齐的脚步声回荡在街上时,两边的门缝里都多了许多眼睛。

黄福回身看了一眼阵势森严的聚宝山卫,欣慰的道:“上次兴和伯征战交趾,本官身在此处,可惜缘悭一面,今日总算是见识了虎贲之威,这晚上也能睡个安稳觉喽!”

说着就来到了布政司衙门,方醒看着眼前简陋的建筑,心中对交趾的困难多了几分了解。

在设置交趾承宣布政使司之后,这里的叛乱几乎就没有消停过。

而黄福在交趾人的心中算是一位青天大老爷,所以他当然不会耗用民力来修建豪宅。

进了里面,黄福让方醒先去洗漱,可方醒却不放心部下的安置,就赶紧问了目前的情况。

黄福叫人把地图摆在桌子上,指着镇蛮府道:“本来黔国公已经围住了阮增华,可两月前,镇蛮府又出了一股叛逆,黔国公分兵围剿,谁想那阮增华却趁机突出了包围,从奉化府直接进入镇蛮府,两股叛逆合流之后,声势大振。好在黔国公及时赶到,这才重新把他们堵在了镇蛮府,不然本官怕是都要亲自上城墙了。”

“阮增华其人如何?”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方醒想了解一下自己接下来将要面临的对手。

“此贼狡猾!”

黄福说道:“此贼原是豪族,本是和阮帅在胶着,可没想到这厮突然率部甩开了阮帅,却来找我大明的麻烦。”

方醒看到黄福了解的也不多,就请他派人带自己去营地。

营地在城西,等方醒到时,整个聚宝山卫已经入营。

前军的方政已经在营外迎接,两人寒暄了几句,就准备进营。

边上驻扎着一个千户所,千户官看到方醒后,赶紧过来见礼。

“下官金安,见过伯爷。”

方醒点点头,看着那些在边上好奇围观自己麾下的军士,就笑道:“我军远来,且等收拾好之后,大家再聚聚吧。”

方醒进了营地,首先就让人开始清理卫生。

金安和手下看着军营里那些军士们在四处清扫,而且还有人在挖坑,就不禁有些奇怪。

“茅厕不是有现成的吗,他们还挖坑干嘛?”

“哟!你们看,他们在撒石灰呢!”

金安赞道:“果然是兴和伯,这是在防疫病呢!”

石灰的消毒作用在大明不是什么秘密,只不过金安所部在交趾久了,也习惯了这边的气候,这才少用些。

“他们在洗衣服,刚到地方就洗衣服,这是个什么章程?”

“还洗澡,啧啧!这也太讲究了吧!”

可是等焕然一新的聚宝山卫集合后,金安才觉得换衣服和洗澡还是能提振士气的。

“注意个人卫生,生水不能喝,还有,管住自己下面的那几钱肉,不然犯事了就到宫中伺候陛下去!”

方醒随便交代了几句,剩下的事情自然有林群安等人接手。

“开饭吧!”

早就做好的饭菜马上就被分发下来。

金安手下的一个百户抽抽鼻子,闻着空气中传来的香味,艳羡的道:“大人,是肉香。”

金安也闻到了,他一脚踹去,然后骂道:“在这守着人家吃饭呢!都回去,咱们也开饭。”

“伯爷您不吃吗?”

林群安端着自己的饭盒过来,上面堆着几块红烧肉,肥肥的看着很是诱人。

方醒摇摇头道:“等汉王到了,黄大人必然会设宴,我还是去混一顿吧。”

朱高煦其实已经到了,在城门口,他看着跪在地上的马骐,不耐烦的道:“滚起来吧!”

黄福的眼皮子跳了几下,觉得也只有这位大爷才敢这般视中官如无物。

马骐丝毫没有被羞辱的感觉,爬起来笑嘻嘻的过去套近乎。

“王爷,下官备了薄宴,还请先进城吧。”

黄福挡在了马骐的身前,对于这个上奏折说他有异心的家伙,他基本上只是在维持着关系而已。

马骐在后面楞了一下,然后冷笑着跟在了进去。

“哗啦……”

大雨没有任何预兆的倾盆而至,远处的山脉隐隐若现,那些树林中雾气蒸腾……

等人都进去后,随后就有军士在队官的指挥下关闭城门。

“那些叛逆都特么的和老鼠一个德行,玛德!都给老子打起精神来,交趾人都不许接近城门,否则杀无赦!”

“是,大人。”

听到这有气无力的回答,队官有些不爽,他站在门中间,透过缓缓闭合的城门,看着远处的森林……

在那雾气中,影影绰绰的仿佛有些黑影在晃动,看着就像是传说中的山魈鬼魅。

“特么的!这鬼地方处处透着邪性!”

布政司衙门里,黄福今天开了一桌酒席。

等方醒和方政一起进来时,就看到朱高煦正在呵斥黄福。

“军情不明军情不明!你只会说这句话,沐晟呢?难道他不知道本王来了吗?”

朱高煦有些恼火,沐晟也不知道在镇蛮府干什么,居然一点消息都没传过来。

黄福尴尬的道:“王爷,黔国公已经三日没有消息了。”

朱高煦看到方醒后,就不爽的道:“方醒,这些事都交给你了,本王只管杀敌!”

方醒见礼后,看到黄福一脸的纠结,就笑道:“黄大人是文官,王爷过于苛求了。”

黄福愕然,马骐的眼睛一眯,身体微微后仰,然后等待朱高煦的反应。

按照他们的理解,方醒这么大大咧咧的说话,必然会被脾气暴躁的朱高煦喝骂一番。

“方醒坐这边,玛德!这一路吃的本王都瘦了,拿酒来。”

黄福愕然,随即苦笑着让人去拿酒。

军中按理是不许饮酒的,可朱高煦是谁?

混世大魔王也!

这货连朱棣都敢顶撞,喝点酒算个屁啊!

几根大蜡烛点在四周,马骐坐在背对大门的位子上,闪烁的光线照在他的脸上,看着阴晴不定。

方醒感觉到了这道探究的眼神,他接过酒坛子,对朱高煦道:“王爷,今日只此一坛。”

朱高煦舔舔嘴唇,有些急切的道:“罢了罢了,赶紧倒上。”

一顿饭吃完,朱高煦意犹未尽的去了后边。

作为主帅和王爷,朱高煦当然得住在这里。

方醒走到了门口,看着晦暗的天空,对方政道:“方大哥,回去召集大家议事。”

马骐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后面,闻言就干笑道:“兴和伯,咱家可否去听听啊?”

方醒回身,似笑非笑的道;“我部已有监军,抱歉了!”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