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506章 方某当不惜此身,令异族丧胆

第506章 方某当不惜此身,令异族丧胆

书房内,朱瞻基等方醒坐下后,突然就是一个拱手。

“你这是为何?赶紧坐下。”

方醒愕然道。

朱瞻基直起腰,正色道:“德华兄此行可是想在交趾试试吗?”

方醒点头道:“我是想在交趾试试,看看能不能探索出一条路来,毕竟大明还有许多路要走啊。”

朱瞻基看着方醒手边的地球仪,心中火热:“德华兄,交趾果真能成为我大明的粮仓吗?”

“还有暹罗!”

方醒把地球仪转过来,指着那个地方说道:“暹罗同样也可以成为我大明的粮仓,还有西方对面的那一片土地,那上面什么都有,蕴藏着比我大明还要多的财富和资源。”

“瞻基!”

方醒目光炯炯的盯着朱瞻基说道:“若是不想着自己的子孙,那我情愿就在方家庄终老,根本不会涉足朝堂,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在以后有了疑惑之后好好的想想,我不是野心家!”

这是方醒第一次在朱瞻基的面前说出自己的志向,让他马上就正襟危坐,仔细听着。

“我喜欢大明!”

方醒微微皱眉,好像在回忆着什么。

“我喜欢大明对异族的不妥协,我喜欢大明的空气,也喜欢大明的美食,还喜欢……你们。”

“我想让危险远离大明,可那很难做到,至少在目前,我也只能影响到你,可在西方,那些白色皮肤的家伙却不会停下脚步来等我们,这不是龟兔赛跑!”

“这个地球总是充满了战争和肉弱强食,大明如果不想被人奴役,那必须得进取。”

方醒盯着朱瞻基,沉声道:“大明必须得进取,不然就是别人来打咱们,你明白吗?”

朱瞻基重重的点头,“德华兄,小弟明白了。”

方醒给他讲过西方正在进行的革新,从思想开始,慢慢的,当西方人的舰船发现新的大陆后,催化战争机器的动力就来了。

“利益带来动力,当利益足以让人发疯时,什么都能被制造出来,比如说更好的火枪,更坚固而快速的舰船。”

“别想着他们走的比咱们慢,要有危机感,我希望你能把大明带出那个该死的怪圈!”

方醒起身,皱眉道:“此次我去交趾,一切都无需担心,不过我想从大明移民一些人过去,只是……看吧,希望一切顺遂。”

“老爷,汉王殿下来了。”

方醒一惊,然后笑道:“汉王殿下这是闷得太久,迫不及待了吗?快请进来。”

“方醒,哈哈哈哈!”

人还没见到,可这兴奋的大笑声连铃铛都被惊动了。

“方醒,这次你可是在我的麾下了,咱俩一定要好好的干一番,把交趾叛逆打出屎来!”

朱高煦大笑着进来,看到朱瞻基后就喷道:“你父亲真是迂腐,那些交趾人有什么好可怜的!都是被那些腐儒给带坏了,幸好你是跟着方醒学,不然也和你父亲一个样!”

朱瞻基尴尬的起身行礼,因为是长辈,所以他也不好争辩,只得憋屈的忍着。

方醒笑道:“太子殿下那是老成谋国,王爷可别想岔了。”

朱高煦本来还想喷下去,听到方醒这般说,这才坐下来,然后嚷道:“拿酒来,要好酒,下酒菜本王有。”

门口的侍卫马上提溜着一根大肉干进来,看那颜色,应该是火候正好。

酒水倒上,肉干切片,肥瘦相间的摆放在盘子里。

酒过三巡,朱高煦打个酒嗝,满意的道:“此次去交趾,战阵之事我不担心,可善后呢?方醒,你说怎么搞?我觉着杀了最好。”

方醒喝了一口酒,皱眉道:“先杀,把叛逆们杀怕了,咱们再行安抚,只要让他们填饱肚子,我就不信还有人这么热衷于叛乱!”

朱高煦楞了一下,看看朱瞻基,再看看方醒,讶然道:“你们俩倒是如出一辙啊!”

方醒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笑道:“此时说了也没用,到时候如果要军屯的话,那些俘虏还杀不得,都得种地去。”

朱高煦横了朱瞻基一眼,然后就举杯道:“好,咱们到时候就命他们种地去!”

最后朱高煦醺醺的回去,临走时让方醒记得带些好酒去交趾。

…….

休闲在家的胡广依然是从容不迫,直到金幼孜给他带来了方醒主动请缨去交趾的消息。

“你说他是自己求去的?”

“正是。”

金幼孜也很郁闷。

本来胡广被禁足已经把自己摆放在了弱势的一边,这对争取舆论同情很重要。

可方醒突然来这么一出,直接就把胡广的苦心给浪费了。

等消息传出去,舆论自然会偏向方醒。因为胡广是主动挑衅者,哪怕他是站在维护道统和争夺国本的立场,可当方醒主动要求再次前去交趾后,这些悲情牌全都废掉了。

胡广正在喝茶,金幼孜有些担心的看着他。

“本官无事。”

胡广淡淡的道,可他在放下茶杯时,动作大了些,茶水溢出来都没看到。

金幼孜看到了这一幕,他纠结的道:“此次是汉王领军,本来群臣想换掉他们中的一人,可最后被金忠的奏折给打乱了步骤。”

“金忠说了什么?”

胡广暗自深呼吸,云淡风轻的问道。

“金忠举荐了方醒,甚至还想让方醒领军。”

金幼孜摇头道:“金大人这是病糊涂了吗?即便是汉王不去,可金陵城中有多少宿将,哪会轮到方醒这个后辈领军!”

“糊涂!”

胡广一直都保持着镇定,可听到这个消息后,他变脸道:“那金忠此举是在帮方醒呢!这是以进为退啊!”

金幼孜愕然,然后想了想道:“那金忠难道是漫天要价,等着陛下就地还钱?”

胡广喟叹道:“老夫不在,满朝文武都被那垂死之人给糊弄了!”

金幼孜诧异道:“胡大人何出此言?”

胡广郁闷的道:“金忠怕是已经和陛下有了默契,这不过是在演戏而已!”

……

等连华小小都知道方醒要去交趾后,出征的日子也到了。

方醒告别张淑慧和小白,把书院交给了解缙,家里交给了黄钟,带着一半的家丁出发。

天色昏暗,方醒带人出了方家庄,冲着聚宝山卫而去。

马蹄声在黑夜中传出老远,方醒在马背上回身看了一眼方家庄,把那些不舍都压了下去……

“闪开!”

前方的辛老七发出了怒喝,方醒想着不会是隐身许久的纪纲在拦路吧,上回这厮就来了这么一次。

“兴和伯……”

方醒策马过去,看到华小小正带着几个庄户在吃力的拖着一辆车辕坏了的车,车上全是树苗。

华小小喘息着站在路边,对着方醒盈盈福身,肃然道:“小女恭祝兴和伯此行旗开得胜,平安归来。”

这是一个大明女子对即将出征将士的祝福。

方醒在马背上颔首,同样是庄重的应答道:“方某当不惜此身,令异族丧胆!”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