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503章 一位值得尊敬的老人

第503章 一位值得尊敬的老人

金忠的模样看着就像是风中之烛,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可方醒却在他的眼中看到了光芒。

有些执着的光芒!

“自靖难以来,陛下励精图治,这才有了中兴之态。”

金忠的目光炯炯,“太子仁慈,此乃天赐大明守成之君,太孙当徐徐而进,不可贸然行事!”

金忠对方醒和胡广的争斗表示了不满,认为他这是把朱瞻基拖到了阳光底下暴晒。

方醒淡淡的道:“雏鹰不可能一辈子都呆在父母的羽翼下生活,太孙不小了,他此时若是躲避了争斗,等以后呢?难道他也要去躲吗?”

金忠一楞,然后皱眉道:“陛下春秋鼎盛,还有太子在呢!”

这是说方醒太急了。

可方醒没法不急啊!

按照惯性,朱棣的日子也就是还有七八年,而朱高炽更是一位短命皇帝。

若是现在不急,等朱棣一去,朱瞻基哪还有时间去布局!

“金大人,太孙孤立无援啊!”

方醒意味深长的说道,这话里的意思他相信金忠能听懂。

金忠当然能听得懂,朱瞻基的位置非常的尴尬,上面有两层婆婆,下面的臣子对他是恭谨有余,可重视不足。

大家都想着,等你朱瞻基登基时,怕都是几十年后了吧,那时候大家都致仕了,现在理你作甚。

“咳咳咳……”

金忠突然低下头苦笑着,身体微微颤动,然后那从身体深处发出的咳嗽让他整个人都在抖动着。

“去交趾…吧!”

金忠伏在床头剧烈的咳嗽着,方醒起身近前一步,他担心金忠会把肺叶都咳出来。

“老爷!”

迎方醒进来的管家冲了进来,他先是对方醒怒目而视,然后赶紧喊道:“去请御医来!快去!”

“去……”

金忠用手指着门外,眼睛瞪得老大的喊道。

“老爷,老奴马上就去!”

管家擦去眼泪,一溜烟就跑了。

可金忠的眼睛却一直在看着方醒这边,那眼神中包含着愤怒和期望,以及……请求!

呼……

方醒只觉得脊背发寒,他从那眼神中看到了玉石俱焚,看到了鼓励!

很奇怪的能力,一个人居然能同时把这两种不搭干的情绪用眼神表达出来。

方醒犹豫了一下,可金忠却用那发红的眼睛在瞪着他,仿佛是用最后的生命在嘶喊着:“去,你去!”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和责任啊!

明知自己不久于人世,可依然在为了那个希望而呐喊着。

面对着这种情感和责任,方醒无言以对,他躬身道:“小子敢不从命?”

金忠的神色变成了欣慰,他趴在床沿,喘息着道:“好!好啊……”

目前朝中的气氛很是紧张,以胡广为首的文官在无法压下方醒后,已经开始在朝中施加各种影响了。

眼下大明的政治构架还算是平稳,虽然君臣之间有些小摩擦,可整个运转却没有问题。

而方醒就像是一只幼小的鹰隼,突然插入了这个平衡之中,在众人不以为意中,他却直接撕破了这个平衡。

在朱棣和群臣的愕然眼神中,这个稳定但却趋于保守的平衡就这样被打破了。

所以金忠希望方醒暂时避开,让目前紧绷着的气氛缓和下来,也让朱瞻基不被群臣所忌惮。

你才是太孙,可就已经对儒学不满了,要是等你上位后,这金銮殿里还有咱们的立足之地吗?

这种情绪在知行书院开学后开始酝酿,在热气球升空后,这股情绪就已经是无可阻拦了。

而在胡广被禁足之后,暗地里的潮涌让知情人都为之心惊。

这是要出大事的节奏啊!

而朱棣的不动声色更是让不少人都在跃跃欲试,准备在方醒,或是朱瞻基的身上撕开一条缝隙。

若是方醒再不走,火拼就在眼前。

缓一缓吧!

金忠的眼神中就是这个意思。

面对着一个垂死老人的眼神,方醒败退了。

“小子遵命。”

方醒倒退着出去,出门之后,就看到管家在边上和一位老妇人说话。

“夫人,老爷的病情又加重了。”

“听御医的吧。”

“夫人,可是……可是老爷补身子需要……哎!要不和御医说说?陛下总会开恩的吧!”

“罢了,老爷的性情你难道不知道?翠云,去把我的首饰盒子拿来。”

方醒加快脚步走了出去,可脑海里全是金忠的那双眼睛。

回到家,张淑慧看到方醒有些神思恍惚,就准备让人去叫黄钟来。

方醒摆摆手:“没事,为夫只是在想些事情。”

张淑慧从未见过这样的方醒:失魂落魄,心神不宁。

“夫君,可是遇到难事了吗?”

小白也眼巴巴的看着他,眼中全是依恋。

方醒笑了笑:“没事,今天见到了一位老人,为夫觉得和他相比有些自私了。”

张淑慧一听就不乐意了,柳眉一竖,“夫君,这整个庄子的人谁不念着您的好,还有那些学生,咱们家免了钱粮,还免费吃喝,这金陵城还有谁能比您更大方?”

小白也是气呼呼的道:“少爷,是不是有谁在嚼舌根子了?”

方醒摇摇头,想起了那双眼睛。

我该出手吗?

方醒对救人总是有些忌惮,他担心自己出手后,若是效果太逆天,此后会麻烦不断。

我若是不出手,那么这位老人就会死去,朱高炽父子也失去了一位值得信赖的帮手。

帮手吗?

方醒突然觉得自己很可鄙,行事之前居然还要衡量利益。

“淑慧,你觉得为夫市侩吗?”

张淑慧知道方醒有了心结,她起身走到方醒的身后,轻轻的揉捏着他的肩头,柔声道:“夫君,在妾身和小白的眼里,您就是伟男子,大丈夫,妾身从未见过如夫君这般出色的男子呢。”

方醒睁开眼睛,看着小白。

小白握紧拳头道:“少爷,您是最厉害的!”

是啊!你们总是这般的纵容着我。

我是伟男子吗?

那我为何见到一位值得尊敬的老人即将逝去而落荒而逃!

我为何会在心中逃避那双眼睛?

“总会有办法的!”

方醒露出了微笑,让张淑慧和小白都松了一口去。

刚才的方醒看着很焦躁不安,而且还有些沮丧。

“若是做事都得瞻前顾后,那还做什么人,直接去当菩萨好了。”

方醒起身,笑道:“你们在家等着,为夫出去一趟,记得晚上吃火锅啊!”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