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499章 离家出走,冤家路窄(感谢盟主小脾气的打赏,加更!)

第499章 离家出走,冤家路窄(感谢盟主小脾气的打赏,加更!)

回到家,首饰果然得到了妻妾的喜欢,只是张淑慧嘴里埋怨着,说方醒买太多了。

方醒笑眯眯的道:“女为悦己者容,这钱为夫花的心甘情愿。”

这话让两个女人都侧身对着方醒一笑,让他有些晕陶陶的,心中想着某些不适宜的内容,然后就觉得身体有些不自然。

“咳咳!你们自己看着分,为夫去书院看看。”

书院正在上课,目前方醒每天就一节课,主要是教教杂科。

书院里静悄悄的,看来是在抄写什么。

方醒巡视了一圈才种下的树苗,结果很满意。

再等几年,当这些树苗长大后,方醒憧憬的桃李芬芬就会出现。

“伯爷?”

方醒正憧憬在未来的美景中,闻声回头,就看到了李二毛的母亲周氏。

周氏把扫帚一扔,就准备行礼。

方醒急忙退后几步,侧身道:“大嫂千万别,这里是书院,只有学问,不论尊卑。”

问了几句李二毛的情况后,方醒也不好再溜达了,只得回家。

刚到家门口,方醒看到两个眼生的婆子在门房那里,还有两个轿夫在一架轿子的边上守候。

“伯爷。”

两个婆子的手中居然还有绳子,一问才知道是陈潇的未婚妻陆小冉跑出来了。

“为何?”

方醒把这事和陈潇联系起来,心中就有些不虞。

“小冉可是和你家老爷吵架了?”

其中一个婆子为难的看看左右,然后低声说道:“伯爷,实不相瞒,老奴两人是奉命来带小姐回去的。”

拿着绳子带回去?是捆回去吧!

方醒摇摇头,丢下一句话就进去了。

“都等着,等我进去问问再说其它。”

方醒进了后院,就听到里面传来了陆小冉的声音。

但奇怪的是,居然不是委屈,反而是意气风发。

“嫂子,让方大哥把那几个婆子被捆住,小妹马上就去北平府。”

张淑慧那轻柔的声音传来:“小冉,伯父虽然急了些,可这等事情还是先等你方大哥去沟通沟通。”

“可家父说要退亲,还说陈潇不成器,以后会如何如何的,小妹就怕家父会私下找人去北平。”

“咳咳!”

方醒听着不像,就走到院子里,就在门外说道:“那个小冉啊!这事不是陈潇的错,你别急,等我去找你父亲商议商议。”

陆小冉看到方醒后,就激动的道:“方大哥,陈潇怎么样了?”

这姑娘真是敢爱敢恨啊!

“没事,就是挨了几棍子,他皮糙肉厚的,此时怕已经开始活蹦乱跳了。”

方醒注意到陆小冉还背着个包袱,果然是做好了离家出走的准备。他不禁一笑,然后就吩咐张淑慧照顾好陆小冉,他自己就再次进城。

礼部是方醒不想进去的地方,所以到了城里后,他就托人把陆飞叫了出来。

陆飞走路非常有特点,就是那种四平八稳的官步,而且非常注重仪态。

“兴和伯。”

“陆大人。”

见礼后,方醒就提议到户部的门房去坐坐。

户部的门房看到是方醒,还以为他是来找夏元吉的。

“方某借个地方说说话,不妨碍吧?”

方醒笑着问道。

门房对方醒的印象不错,所以就笑眯眯的出去看大门。

陆飞坐的稳稳当当的,沉声道:“兴和伯,小女可是麻烦贵府了?”

“不麻烦。”

方醒凝视着陆飞,沉声道:“此事错不在陈潇,陆大人怕是对他有些误会了吧。”

“不学无术,游手好闲!下官觉得此子不是小女的良配。”

陆飞板着脸反驳道。

“可只要他不纨绔,无害人之心,其它的方某觉得都不是问题,陆大人觉得呢?”

方醒笑吟吟的说道。

陆飞的腮帮子弹动几下,憋闷的道:“当时他信誓旦旦的说要拿了功名才有脸娶小女,可下官听说他在北平的国子监也是无所事事,这般下去,伯爷若是为人父母,可愿意让家中女儿嫁给此人?”

这话让方醒不大好接,他踌躇了一下道:“陆大人,有陈叔父和方某在,难道陈潇以后还能走了邪路不成?”

“若是陆大人担心陈潇以后的前程,那方某在这里说一句。”

方醒斩钉截铁的道:“有方某在,陈潇的前程就差不了!不管为官还是做事,陈潇的前程方某担保了!”

陆飞深深的叹息道:“伯爷的担保本来下官是相信的,可……”

方醒看到他脸上的难色,就冷笑道:“可是吕震在说方某的坏话?那等小人,不足为惧!”

陆飞牙痛的哼道:“请方伯爷慎言。”

这话要是被吕震听到了,陆飞觉得自己绝壁要在以后的日子里穿小鞋,甚至有被坑的危险。

方醒坦然道:“吕震和方某有怨,而且吕震已经在某些地方涉足过深,陆大人,你当有个提前准备才是。”

涉足过深?

陆飞的身体一震,一直保持的不错的官样子终于有些散了,他看看左右,然后指着皇宫方向低声道:“伯爷,难道是和……有关?”

在方醒透露了些吕震的事情后,陆飞想到双方的关系虽然不熟悉,可有陈潇在中间勾兑,那也算是半个自己人了,这才敢问这种话。

方醒微微颔首,“其人善于察言观色,可弄臣终究是弄臣,方某敢打赌,这人以后绝讨不了好!”

陆飞被这番话惊出了一身冷汗,要知道插足皇家的争斗那可是大忌啊!

就算是你现在稳得住,可等以后山陵崩,新君上台,那可是要一一清算老账的。

方醒看到陆飞的脸色不大好,就笑道:“目前无碍,不过陆大人可得守住了本心,毕竟那是火中取栗啊!”

这话是隐晦的提醒陆飞要站好队,千万不要跟着吕震的屁股后面走。

陆飞呼出一口气,躬身道:“多谢伯爷提醒,下官知晓该怎么做。”

这人不古板嘛!

看到陆飞应对敏捷,方醒觉得陈潇说自己的老丈人是个老古板有些偏颇了。

可他却没想到,在许多子女的心中,父亲大多都是老古板,总是喜欢板着脸,动不动就教训人。

方醒起身拱手道:“内子正和小冉相谈甚欢,晚点自然会回去。”

陆飞不自在的道:“那丫头一点都没有女儿家的娴静,若是伯夫人能教导一番,想必会长进不小。”

“德华,你怎地到本官这里来了?”

方醒刚准备离开,一转身就看到了夏元吉。

看到夏元吉没什么,可在夏元吉的身边却站着一个方醒讨厌的人。

而陆飞的脸色已经发白了,因为来人正是他的上官,礼部尚书吕震!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