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773章 五日……顷刻

第1773章 五日……顷刻

“太子妃和郡主无需你去看护,那只是德华担心自己不在,想让你去打草惊蛇罢了。你今日可是去找过别人了?”

沈阳点头道:“是,下官先去找了赛大人,又去找了孙祥,最后想进宫找那个叶落雪……”

解缙分析道:“赛哈智是不想多管事,孙祥是想管却忌惮,至于那个叶落雪,他是个禁忌,若是这三人有人警觉些,德华的目的就达到了。”

这次轮到沈阳愕然了,他没想到方醒郑重其事安排给自己的事情居然只是个壳。

解缙心有些乱,随口道:“就算是有人要做什么,难道你还能把太子妃和郡主救出来?再说太子妃和郡主不是首要的,陛下和两位殿下才是要点。”

沈阳点头道:“是,下官这就回去盯着,若是有变故就……”

……

锦衣卫,赛哈智继续在打盹,他已经在憧憬着自己的致仕生活了。至于锦衣卫谁来接手他一点都没兴趣知道,也没有培养自己心腹的打算。

东厂,孙祥拨动着佛珠交代道:“宫中去了人,要让他们盯紧了,敢乱传话的人都拿下,交给皇后娘娘处置。”

安纶应了,然后说道:“公公,咱们要不要在京城中大肆清查一番?好歹也能震慑一番那些人。”

孙祥摇头道:“不妥。咱们是东厂,陛下的家奴,陛下没有旨意下来就不可妄动,否则…..纪纲就是前车之鉴。”

安纶叹息一声出去了,此刻他最希望看到的人就是朱瞻基。

朱瞻基若是在,必然是监国,东厂和锦衣卫联袂出击,什么牛鬼蛇神敢冒头?

“什么叶落雪,沈大人怕是疯了吧?”

宫门外一阵戏谑,然后归于宁静。

皇帝的身体不好,大家最好老实些,否则倒霉了都是活该。

……

金陵很平静。

在朱瞻基一番铁腕动作之下,金陵安静了。

朱瞻基拿着召自己回京的旨意却面色微变,问道:“父皇的身体如何?”

来传旨意的是东厂的人,他喘息道:“殿下,陛下在静养。”

朱瞻基松了一口气,旋即吩咐道:“让六部的人来,叫肖顾伟来!”

肖顾伟先到,朱瞻基吩咐道:“马上集结你的人,咱们稍后出发。”

等六部尚书和都查院的人来了之后,朱瞻基简单的交代了自己要回京之事,让他们看好南方。

权谨想跟着朱瞻基一路,可朱瞻基却担心他会死在半道上,只得劝他坐马车,或是坐船回去。

“这一路本宫都是快马,权大人慢慢的在后面吧。”

……

七百黑刺护送着朱瞻基出了金陵城,城中有些地方传来了欢呼声,各家酒楼都接到了不少订单,连秦淮河上那些装作停业的画舫都开动了。

一片欢腾!

黄俭也很欢快,他叫了一桌酒菜请了汪元来喝酒。

“老师,殿下果真走了,您当初说是要忍耐果然是对的。”

汪元依旧是云淡风轻的模样,他缓缓听着黄俭在恭维着自己,却只是微笑。

“老师,殿下在金陵呆的时日并不长,看来陛下依旧宠信啊!”

黄俭有些遗憾,他一方面讨厌朱瞻基呆在金陵,感觉自己好似被人给盯着。特备是王柳碎之事,他怕被朱瞻基查出来。

另一方面他却希望朱瞻基长期留在金陵,这就证明皇帝厌恶了太子。

汪元喝了一口酒,淡淡的道:“刚到的消息,陛下的身体不豫。”

“不过有人说陛下这是在和文官斗气,应当问题不大。”

……

而就在此时,方醒带着六十余骑到了城外的方家庄,他叮嘱肖满看住自己的麾下,不得妄动,然后带着家丁进了城。

……

“捷报!陛下,捷报!”

朱高炽一直在喘息着,太医院的人在给他按摩,好舒缓他的呼吸困难。

梁中疾步进来,走到床边喜道:“陛下,兴和伯捷报,哈烈和肉迷联军大败,损失过半,已经遁逃了。”

面色惨白的朱高炽闻言睁开眼睛,喘息着道:“果真?”

梁中点头念着捷报,这份捷报写的比较详细,从开始到结束一应俱全。

“……臣佯装不知,待敌军以为得计发动夜袭时,被麾下察觉,旋即双方对峙,及至天明决战……”

朱高炽静静的听着,胸膛的起伏急促,面带微笑。

这是他等待许久的好消息。

施政他不差,可武功却差远了,而方醒的捷报就是一针强心剂。

“……敌军丧胆,我军趁机掩杀,大胜……”

朱高炽微笑着,看到皇后牵着婉婉进来,就说道:“方醒没有辜负朕的希望,大胜敌军,大明……安稳了。”

“叶落雪。”

叶落雪进来,朱高炽喘息着问道:“兴和伯那边可接到了密旨?”

叶落雪说道:“陛下,按照臣的估算,兴和伯应当就在这一两天到京。”

朱高炽微笑着点点头,说道:“好!”

说完他又喘息起来,御医低声道:“陛下,您别说话,呼吸悠长些。”

朱高炽苦笑道:“闷得慌。”

御医无言,再诊脉,然后起身出去。

毛定和徐志勇已经在乾清宫安家了,见到御医出来就问道:“如何?”

御医微微摇头,毛定的心沉到了谷底,问道:“可还有挽救的机会?”

御医擅长心脉诊治,他低声道:“陛下的病情如山倒,按理上次就该……可却撑过来了,但终究心脉……大人,准备吧。”

从午后开始,皇帝的身体就一下垮了。

毛定的身体一下就松了下去,不住摇头。

徐志勇闭上眼睛,难过的道:“我等枉自号称名医,却……”

“还能多久?”

毛定毕竟是院判,马上就追问道。

御医伸出一个巴掌,毛定点点头,吸吸鼻子道:“本官知道了,要尽力啊!”

徐志勇已经在默然流泪。

毛定进去,看到皇后和婉婉在给朱高炽说着宫中的趣事,就走过去,在只有皇后才能看到的角度伸出了五根手指头。

皇后的身体一下就垮了,婉婉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问道:“母后,您怎么了?”

皇后强笑道:“没事,只是头晕了一下。”

婉婉担忧的看着她,皇帝倒下了,要是皇后再倒下的话……

正惶然间,一只胖手握住了她的手。

朱高炽本是在休息,他突然睁开眼睛,对婉婉说道:“婉婉去给你母后要参茶来。”

婉婉乖巧的应了,却没想过朱高炽为何不让梁中去要。

朱高炽松开手,看着婉婉出去,然后再握住皇后的手,微笑道:“朕怕是要先你而去了,可还有怨恨之处?都忘了吧。”

皇后心中一震,慌乱的道:“陛下,您只是老毛病,御医说了很快就能好。”

朱高炽微笑着,目光在皇后那未施粉黛,显得憔悴不少的脸上定格,说道:“朕负你良多,等朕走了,瞻基必然是管不好后宫的,你帮他。”

皇后还想宽慰朱高炽,可当她抬头,迎上了那双透彻的眼睛时,那些话就梗住了,泪水扑簌簌的往下滑落。

“让辅政学士和六部尚书来。”

朱高炽一下好像是被扼住了咽喉,呼吸急促,面色发红。

“陛下!”皇后呜咽着去给他抚胸,却无济于事。

朱高炽的眼神绝望,却挤出一个微笑,想安慰皇后。

御医早有准备,上去掀开被子,叫人把朱高炽翻过来,然后在他的背部肩胛骨的边上用银针一挑。

等左右都挑过之后,御医再灸大椎穴。

朱高炽缓过来了,御医让人把他再翻过来,然后面色煞白的对皇后摇摇头。

不是五日吗?

皇后的心冰冷,她看着在喘息着的朱高炽,大脑一片空白。

朱高炽艰难的伸手道:“别……声张……”

他就像是垂死的鱼儿,身体不住的颤动着,呼吸不再间歇。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