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770章 谁来,谁去

第1770章 谁来,谁去

“我家老爷回京。”

辛老七的交涉一开始就显露了强势。

游骑的带队总旗官冷冷的道:“你家老爷何人?路引还是勘合。”

辛老七拿出了腰牌,总旗官看了一眼,眼神更加的警惕了,问道:“为何走这条路?”

这条路原先是一条‘走私之路’,后来朱棣杀了一批走私塞外的商人之后,这条路就荒废了,罕见人迹。

关键是方醒一行放着大路不走的行径让总旗官有些逮到大鱼的兴奋,他一挥手,麾下张弓搭箭,然后他冷冷的道:“十息,否则杀无赦!”

这是军中做派,辛老七退后道:“此事你确定自己要卷进来吗?”

总旗官呵呵道:“你在吓唬我?跪下!”

随即三张弓就对准了辛老七,箭头锋利,闪着幽光。

辛老七大怒,若不是方醒交代尽量不要泄露行藏,他哪会受这等委屈?

“老七!”

辛老七回头道:“老爷,当心弓箭!”

方醒策马过来,五十余人,他什么武器都不管用。

看到方醒单骑过来,总旗官的面色好了些,喝道:“下马跪地,报上姓名!”

军中就是这般,若是他感到了威胁,那就进入到遇敌模式,一切以己方的安全为重。

“本伯方醒!”

总旗官一怔,然后看看方醒的长相,再想起关于辛老七的传说,就有些慌了。

“这是本伯的旗牌。”

出兵需要旗牌,由兵部勘发,可以算是将领的另类任命书。

总旗官接过验证,然后惶恐的下马请罪。

“你严谨有功,可此事却有些……麻烦!”

方醒招手,然后当先走到边上。总旗官起身跟过去,心中忐忑。

贵人突然走小路,必然是有要事,而且是不可宣于众口的密事。

他拦截了方醒,于公有功,于私怕是……

“你看看这个。”

半晌,总旗官把密旨还给了方醒,满头大汗的道:“伯爷,小的。”

方醒转身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的肖满。”

“是个好名字,不像是短命的。”

噗通!

肖满跪地垂首道:“伯爷,小的自知犯了大错,恳请伯爷看在小的尽职的份上,饶了那些兄弟一命。”

“你倒是狡猾,知道本伯现在动不了那么多人,不过……你知道消息泄露的后果。”

“小的……”

方醒和家丁们是干不掉这些警惕的斥候,可秋后算账却跑不了。

“小的任凭伯爷做主。”

肖满认命了,为了家人,他不敢冒险。

“派你最信任的人回去通报,就说发现有商人走私,已经追过去了。然后你们跟着本伯走,进京!”

……

皇宫中的朱高炽已经昏迷过一次了,宫中震动,皇后一边叫人看好宫中,然后就带着婉婉每天守在寝宫之中,守着朱高炽。

“封锁消息,谁若是传出去,打死!”

皇后有些疲惫,她站在外面,春风吹动了裙摆,却显得格外的肃杀。

梁中应了,然后问道:“娘娘,瞻墉郡王还在书院,可要召回来?”

皇后想了想说道:“不妥,若是瞻墉回来,外面肯定会有些猜测,暂时放下。”

皇后进去了,梁中在外面交代了下去,然后呆立片刻,也进了寝宫。

一个小太监假装路过,却看到了刚才皇后和梁中的面色,就悄然走了。

……

“公公,皇后的脸色很难看,有杀气!”

“看看外面!”

黄俨低喝道,全林赶紧开门假装出去,转了一圈回来点点头。

“说清楚!”

黄俨的身体在颤抖,脸色发白。

小太监说道:“公公,皇后进去之后,梁公……梁中站在那里发呆,连奴婢从眼前过去都没发现。”

黄俨盯着他,阴测测的问道:“你确定他没有看到你?全林,再出去看看。”

全林眼神闪烁,再次开门出去转了一圈。

这次他用的时间比较长,黄俨继续问道:“御医出来了没有?”

从前天开始,太医院的两位大佬就已经在乾清宫蹲守了,再没冒泡过。

小太监大概是察觉味道不对了,就颤抖着问道:“公公,这是要干什么?要杀头的呀!”

黄俨冷笑道:“后悔?晚了!从你把那药放进茶水里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小太监一下跪在地上,呜咽道:“公公,奴婢家中还有老母和幼弟,求公公给奴婢一条活路吧。”

黄俨冷冷的道:“那就老实做事,成了自然有你的好处,到时候钱钞数不尽,你的老娘难道还怕过不上好日子吗?”

这时全林回来了,他点点头道:“公公,没人。”

黄俨呼出一口气,说道:“陛下已经不行了,不然皇后不会封锁宫中,这是欲盖弥彰!把消息传给袁熙,让他准备好,等最后的消息传出去,他必须要马上动手,否则大家就等死吧!”

小太监出去了,全林盯着他,等再回来时,看到黄俨在喝酒。

“公公,那药是毒死了谁?不会是……”

弑君可是十恶不赦的罪行,就算是改朝换代把朱家人赶下去,可下毒弑君的家伙也逃不了灭口的下场。

黄俨滋的一声喝了口酒,然后抓了颗花生剥了丢进嘴里,美滋滋的道:“你怕什么?不是。那三人太厉害了,咱家被盯一眼就觉得是被小刀子扎了几刀,后来机缘巧合才知道他们的来历和食宿,不解决他们,咱家哪敢啊!”

全林怯了,说道:“公公,会被人发现的。”

黄俨用拿着酒杯的手点点他,不屑的道:“咱家做事会有漏洞给人抓?那三人就陛下知道,其他人只是梁中偶尔见到过罢了,陛下现在哪会记得他们。”

“花生就是好啊!那人也算是做了件好事,不过等他得知消息时,大概是要疯了,嗬嗬嗬……”

就在这笑声中,位于乾清宫一个杂物间的地面下有个地下室,布置简单,连床都没有,只是有三个蒲团,还有些书。

就在蒲团的边上,此刻倒下了三个干瘦的太监,七窍流血……

地面上多了些坑坑洼洼,若是你仔细看,就会发现全是人的拳头打出来的。

深宫密室,这个地面是经过压实的,而且当初还掺和了其它材料,坚硬无比,别说是人的拳头,你拿锤子都很难打出坑洼来。

边上还有几个茶杯和茶壶,早已冷却。

……

叶落雪很忙,他不但要巡查宫禁,还要出宫交代藏锋的人随时待命。

回到乾清宫中,看到朱高炽已经昏睡过去,叶落雪心中一松,旋即就皱眉拉了梁中出去。

“陛下身边的那几个太监呢?”

“哪几个?”

梁中最近累的不行,神思有些恍惚。

叶落雪猛地回身,目光冷厉,当看到是宋老实时,就皱眉道:“快去扫地。”

宋老实站在外面跳脚道:“我要等陛下出来,陛下为啥还不出来?是不是你们在欺负陛下?”

叶落雪的眼中浮起一抹杀机,最后想到朱高炽对这个傻子多有看顾,这才忍住了,说道:“陛下在歇息,不可吵闹。”

“哦哦哦!”

宋老实失望的看看寝宫紧闭的大门,然后摸摸怀里的油纸包说道:“陛下可是没点心吃了吗?我这里有呢,给陛下吃吧。”

说着他不由分说的把油纸包递给叶落雪,然后夹着扫把跑了。

叶落雪哪有心思去管一个傻子,他随后把油纸包扔了。

“咱家想起来了,那三人昨天还出来一个,今日都没出来。”

梁中想了半晌才想起来,然后问道:“可是有什么不妥吗?若是不行,那就调了朱雀卫护卫宫禁吧。”

叶落雪摇头道:“他们在就好,朱雀卫护卫宫禁倒是个好主意,可谁知道他们的忠心?现在大明万事安稳,太子殿下马上就要回来了,陛下肯定不愿意把事情闹大,否则……”

皇城本就有足够的保护力量,再调朱雀卫来,那就是小题大做,引发君臣矛盾。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