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769章 遭遇拦截

第1769章 遭遇拦截

“陛下果真是起不来了?”

春暖花开,太原城里的空气中都多了些许妩媚。

朱济熿沐浴在春天的妩媚中。他站在正殿前方的空地上,负手而立,仰望着天空,只觉得心旷神怡。

“是的殿下,陛下已经抛下政事五日了,外面全是那些学士和尚书们管事,宫中也是皇后在管着,东厂也介入了,在宫中巡查。”

身后的男子躬身说道,面带喜色。

朱济熿低头,揉揉酸胀的眼睛,唏嘘道:“本王憋屈多少年了?”

身后的男子目露钦佩之色,想起这个庶子居然逆袭成为晋王,而今又看到了更进一步的希望,不禁激动了几分。

朱济熿闭上眼睛,用梦呓般的语气说道:“成龙升天,成蛇钻草,在此一举了……”

男子看到朱济熿背影高大,在阳光下仿佛被笼罩了一层光晕,不禁赞道:“殿下,您才是天命所归啊!”

朱济熿回身,眉间被光线照着有些模糊,问道:“袁熙怎么说?”

男子垂首道:“袁大人说大事近了,太子还在赶回来的路上,咱们已经有了安排,太子身边只有几百人,轻骑而进,必然不可能带大军,所以大事定矣。”

“宫中呢?”

朱济熿的面色潮红,腰部微颤。

男子说道:“黄俨已经陷进来了,他担保自己有手段能把宫中稳住。”

朱济熿叹息着,缓缓看着四周,心中涌出难舍之情。这些看厌的景致宫殿却多了些往日未曾发现的可观处,让人想过去,近距离看看。

“那就好,告诉袁熙,本王在太原等着他的好消息,一旦事成,他就是首辅学士。”

至于黄俨……朱济熿冷笑道:“那条老狗!袁熙知道怎么做,不会让本王为难。”

等人一走,朱济熿吩咐道:“让他们集结起来,随时待命,还有……方醒何在?”

“殿下,方醒还在兴和堡,据说是要决战了。”

朱济熿微笑道:“这便是时来天地皆同力啊!等他知晓了之后,大局定矣。宣府只要知趣,自然会把他封在塞外,到时候那些哈烈人自然会有仇报仇。没有补给的聚宝山卫……那就是羔羊!”

“盯着宣府,一旦有异动马上禀告。”

朱济熿拂袖而去,步履稳定,只是有些外八字,也就是那些相士说的龙行虎步。

太阳照在太原城上,砖石上熠熠生辉,这座四战之地沐浴在阳光之中,光芒万丈。

……

“宫中戒严了,皇后带人坐镇陛下的寝宫,辅政学士和尚书们都在宫中待命,诸卫接到旨意,要留心各处……”

房间很小,只有一张椅子,而袁熙就坐在上面,面带微笑的说着现在的情况。

雷度站在前方,沉吟道:“陛下这是不好了?那条老狗怎么说?”

袁熙摇头道:“那条老狗在待价而沽,不过他已经坐上了咱们这条船,他别想下船!若是事有不谐,他会死的比咱们还惨,所以不必担心他那里。”

雷度不耐烦的道:“可咱们得不到宫中最新的消息,如何能相机而动?那老狗这是想因私废公吗?”

袁熙淡淡的道:“他不敢,今日就会有消息来,否则那个全林可不是傻子。”

雷度想起自己和袁熙之间的明争暗斗,就明白了,他正色道:“大事当前,咱们有何问题都抛在脑后,一切以大事为重。”

“好!”

袁熙等的就是他的这句话,闻言他霍然起身,然后找了两个早就准备好的小碗,倒满酒。

“为了殿下!”

一饮而尽后,雷度粗俗的用袖子擦去下巴和嘴角的酒渍,眼神兴奋,说道:“我马上去联络一番,务必万无一失。”

袁熙点点头,叮嘱道:“要留神,那些怀着疑虑的不要多纠缠,也不要把底子透了,咱们现在稳得很!”

……

金忠今天回家了,被左右侍郎架着上了轿子,逼着他回家。

躺在家中的床上,金忠看着幼子问道:“怕不怕?”

金达摇头道:“爹,孩儿不怕。”

十岁的孩子,眉间多了些儒雅,金忠却有些遗憾。

“兴许当时该叫你去知行书院试试。”

金忠的脸上多了些惨白,他伸出瘦骨嶙峋的手,摸了摸金达的手臂,说道:“好生读书,为父好歹也留了些遗泽,到时候你只要不犯错,自然会平安一生。”

金达懵懵懂懂的点点头,只是看着金忠躺在床上喘息,好似随时都会断气的模样有些伤心和惶恐,就不禁落泪了。

金忠看了一眼金达的生母,说道:“看好孩子,这几日有人拜访就问清楚,若是正事就请进来,若是探视,除去宫中人,其他人一律不见。”

说完他就闭上眼睛喘息,被子都遮不住胸膛的起伏。

金达的生母哽咽着应了,金忠喃喃的道:“别怕,殿下快回京了,德华正在准备决战,之后他肯定会回来,到时候你们母子自然没人敢欺负。”

“还有……”

金忠的喉间发出咕咚一声响,然后缓了半晌才说道:“问问……罢了,你们问了没人说,不小心还会被人当做别有用心,哎!陛下……”

……

“陛下,吃药了。”

朱高炽睁开眼睛,看到是皇后,就微笑道:“你怎地来了?”

皇后看着那惨白的脸色,强笑道:“宫中无事,臣妾就来伺候陛下。”

梁中和另一个太监扶起朱高炽,皇后把药喂了,朱高炽缓缓躺下,安慰道:“朕无事,只是静养罢了。”

皇后给他盖好被子,想了想,说道:“婉婉说是要来看您吃了没有,臣妾说是您躲着去了,婉婉还发了脾气,说是要让小方去把您找出来……”

“那丫头……”

朱高炽微微笑着,眉间多了慈祥,“让她好生吃饭,朕好了之后就带她去花园里,到时候偷偷的叫梁中找只野兔,让小方去抓……”

“陛下,奴婢保证找一只乖巧的野兔,让小方一抓就着。”

梁中说完就背身过去,没敢用袖子,怕动作被别人看到,就甩甩头,把眼中的泪水甩出来。

朱高炽喘息了一下,吩咐道:“让他们进来,朕想问问。”

皇后迟疑了一下,朱高炽说道:“朕只是听听。”

稍后群臣进来,看到朱高炽躺在床上的模样,杨荣神色黯淡,强打精神行礼。

“这几日可有大事?”

朱高炽的目光在群臣的脸上划过,每一个人的神色他都在脑海里过了一道,然后问道。

杨荣收敛担忧,说道:“陛下,内政无事,各地都在劝耕,井井有条……大家都等着陛下您身体养好了……”

朱高炽的肥脸微微一动,知道这是杨荣在避讳离开了皇帝依旧在运转的大明,就微笑道:“朕只是掌总,办事还是要靠你们。”

这话里带着敲打和安慰,极为怪异。但杨荣却倍受感动,“陛下,按照时日,兴和伯那边应当有战报来了,臣以为肯定是捷报。”

大明如今就只有那一处战事,此外就是四海升平。

朱高炽欣慰的道:“兴和伯定然不会辜负了朕,朕就等着他的捷报。”

……

“驾!”

十余骑匆匆冲过了野狐岭,他们一人三马,行色匆匆。

“老爷,前方有人拦截!”

“绕路!”

方醒一拉马缰,从左边拐弯,前方来报信的方五和小刀也跟了上来。旋即斥候就变成了方七和方二。

一路疾驰,等到了小路时,却必须要减速。

等绕过了这一段之后,前方一队游骑出现了。

“止步!”

前方的方七和方二已经在交涉了,方醒见状心中一松,就点点头,辛老七一骑上前。

“准备!”

方五低喝一声,家丁们都把弓弩拿出来。不管前方是否真的是宣府的游骑,他们都要随时准备杀出一条血路。

五十余人的游骑分散开来,弓箭在手,同样是警惕的盯着方醒等人。

这是精锐斥候!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