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768章 我要回京

第1768章 我要回京

逃跑是一门学问,大多数人都不精通。

而其中翘楚比如说刘皇叔,比如刘邦,这些都是行家里手,以后果然成了大事业。

乌恩不知道什么刘皇叔,但却深谙逃跑要亡命的道理,所以从大败后就开始了末路狂奔。他抛弃了救下自己的肉迷人,抛弃了自己的麾下跑了。

以至于他感到足够安全时,才发现身后只有一百余人。

“明军呢?”

长时间的奔逃,让乌恩的长发更加的飘逸了。他极目看去,只看到十余骑在慢慢的往这边来。

“殿下,明军早就没追了。”

一个侍卫答道。

“肉迷人呢?”

这些幸存者大多眼神茫然,乌恩感到了危机,若是集结不到千人以上,他晚上都不敢睡觉,免得被人给割了脑袋。

“原地等待!派人去看看,接应仆固。”

说完他下马取了水囊喝水,然后喂马。

等待是煎熬的,特别是在丢失了全部辎重的情况下。

没有燃料,那些幸存者默默的吃着不多的肉干。他们必须要保存体力,以免在明军的持续追击中掉队。

一直等到天色渐渐昏暗,乌恩才看到了仆固。

“我一直在等你。”

乌恩迎了上去,把水囊递给仆固。

仆固凝视着他,良久才点点头,说道:“我一直在抵御追兵,另外,明人已经退回去了,他们惧怕莫测的草原。”

乌恩的身体一松,低声道:“要提振士气,另外,我准备回去,咱们一起到亦力把里去,然后等待我的兄长们的信使。”

仆固点点头,然后慢慢的喝水。

慢慢的人越来越多,当周围全是人马时,仆固也歇息好了。

他上马大声的道:“我们失败了!是的,可耻的失败的!”

败兵们无言,他们目前只想逃离那个魔神的目光,然后好好的睡一觉。

这一战败的不明不白的,明明己方占据了优势,眼瞅着就要击溃明军时,阿台却爆发了。

是的,到现在大家都认为是阿台突然爆发导致了大败。

若是没有鞑靼人猛攻他们的腰部,当时他们就能突进去,活捉魔神。

“这事是我的错,我临战指挥的错!”

仆固扬起只剩下一半的右臂,面色黯然:“那些死去的兄弟一定在骂我,是的,我该骂,大家尽情的骂吧。”

几千人默默的看着他,而乌恩就在边上,面色复杂。

敢于承认自己的错误,这是一个人格高尚的人。

乌恩有些沮丧,他觉得长久的宫廷生活让自己失去了直面失败的勇气,远不如仆固的坦然和果敢。

仆固抬头,面色坚毅:“可我们还有希望。”

希望吗?

这些败兵茫然的看着仆固。

失败就是黑夜,而仆固的话就是黑夜中点亮的那盏孤灯。

哈烈和肉迷的孤灯!

可是希望在哪呢?

仆固大声的道:“哈烈已经平息了争斗,那些殿下们正在团结起来,是的,他们已经开始正视明人的威胁,他们会团结起来。而那个骁勇善战的明皇已经去了,被哈烈杀死了……”

这是在给哈烈人的脸上贴金,可乌恩却没有一丝自豪。

败了就是败了,哈烈如今的混乱状态正是朱棣造成了。

“……咱们去亦力把里,在那里歇息,在那里积蓄力量,等待哈烈的增援……请你们相信我,当我们再次出现在这里时,大军肯定是一眼看不到头……”

军心初步安稳了,仆固下马,和乌恩单独说话。

“魔神睚眦必报,据说上次咱们的人差点杀死了他的女儿,所以不能停留,咱们休息一下,马上走!”

仆固很疲惫,可乌恩并未展示出领导力,所以他不得不强撑着出来给大家鼓劲。

乌恩想起仆固莫名其妙丢失的右臂,不禁打个寒战,说道:“好,越快越好!”

担心会被方醒麾下持续追杀的联军残部歇息了一下之后,开始整队,仆固和乌恩重新任命了各级军官,然后呼啸而去。

……

“伯爷,乱军残部远遁。”

最后一批追兵回来了,带回来了五百多俘虏,很费劲。

可这些都是上好的劳力,建城用得上。

“收兵吧,斥候警觉些,其他人……庆功!”

方醒有些心事重重,但还是打起精神安排了庆功。

柴房里,黑刺的信使捂着刚被包扎好的右肩在喝水,见到方醒进来,就说道:“伯爷,小的在路上遇到了拦截。”

方醒闭上眼睛,深呼吸一下,问道:“多少人?什么路数?”

信使说道:“十余人,小的两人冲杀出来,他们遗尸六具。”

“那些人都是军中的杀法,都是精兵。”

方醒点点头,摩挲着刀柄。

“伯爷,陛下近期处置政事断断续续的,小的出来前,陛下已经三日未曾理政了,宫中也没有消息出来。”

“东厂好像有些动作,咱们的人发现北平的青皮出现的次数多了些。”

“东厂的干了什么?”

方醒的眼神中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信使说道:“说是在宫中巡查,孙祥手下的几个太监都在宫中,咱们大人说这肯定是陛下特许的,还有就是皇后娘娘突然变严厉了,处置了不少人,宫中有些紧。”

“我知道了。”

方醒点点头,吩咐道:“你不用回去了,好生休息。”

“不用回去了?伯爷,这……大人还在等着小的回禀呢!”

方醒起身道:“此事你无需管,再说你们受伤之后更容易被截杀,就这样吧,我自然会和王琰说起,不算你们的过错。”

军法森严,而黑刺的军法更是严厉。

信使懵懂的站在那里,等方醒出去后,有人带着他去休息。

柴房被关上,一缕微光照在方醒刚才坐着的椅子上,一抹血红在椅子的侧面……

……

“爹!”

欢乐的无忧总是能让方醒开怀,他一把抱起无忧,和女儿说起了悄悄话。边上的张淑慧看到他右手的食指指甲指甲翻开了,鲜血直流,就赶紧把无忧抱过来,然后叫小白去找药箱。

无忧皱着小眉头看着方醒的手指头往下滴血,就心疼的道:“爹,疼吗?”

“不疼。”

方醒强笑着,眉间多了阴霾。

包扎好手指头,方醒找来了黄钟议事。

“我要回京城!”

“伯爷,可是有旨意到了?”

方醒面色阴沉的道:“不管这个,京城现在有些问题,不回去我不放心。”

黄钟马上联想到了朱高炽的身体,惊道:“难道是……”

方醒点点头,说道:“陛下久未视朝,这不正常。”

朱高炽就是大明的象征,他不出现,人心就会煌煌。这个道理他必然知道,而且朱高炽不是那等软弱的皇帝,他怎会长期不露面?

黄钟的身体微微颤抖,马上说道:“伯爷,要给殿下报信,马上!”

“陛下已经下旨了,旨意肯定已经快到金陵了。”

方醒握紧拳头,食指处传来剧痛,他说道:“我要回京,家眷暂时留在这边,伯律你也留在这里,若是事有不谐……”

“不至于吧?”

黄钟依旧不敢相信谁会犯上作乱。

“有备无患!”

方醒随后召集了聚宝山卫千户官以上的人,还有张羽来议事。

“我要回京,你们看好兴和。”

方醒没给他们思考的余地,分析道:“仆固和乌恩已经一败涂地,他们失去了辎重,若是不想饿死就只能回亦力把里,所以兴和安全了,张羽注意盯着筑城,林群安记得操练。”

方醒最后留下了林群安,交代道:“我走之后,没有我的手令,聚宝山卫不能动,明白吗?”

林群安一个激灵,“是,伯爷!”

方醒怕他钻牛角尖,就说道:“京城有些诡异,我必须要去看看,若是无碍就好,若是有事,你记住要盯着宣府,一旦宣府有异动,马上弹压!”

林群安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冰了,他点头道:“伯爷,可是宣府的人马太多了,咱们……”

方醒冷笑道:“敢于犯上作乱的人毕竟是少数,不知死活的更是屈指可数,压住就是了,宣府的那二位也不是傻瓜,不会放任动乱。”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