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762章 追杀

第1762章 追杀

两万对两万,而且对手还是两股势力合并而成。

哪怕仆固的谋划出色,临战指挥更是出色。

他的谋划和指挥硬生生的把明军分成了四处,然后准备各个击破。

可他小看了阿台!

当过大汗的人,哪怕只是个傀儡,可他哪里会屈辱的逃窜?

若是逃窜,他比谁都清楚后果。

——大明将会把他当做弃子,直接丢弃!

“伯爷军令,出击!”

兴和堡内冲出几千明军骑兵,他们正是一直在堡内养精蓄锐的张羽部!

仆固不是不知道张羽部没出来,可在他的计划中,利用鞑靼人中的奸细就能冲垮明军主力,到了那时,张羽部再出来也无济于事。

可未曾想聚宝山卫的防御能力出乎了他的预料。

此刻他最痛恨的就是那袭扰的陶罐,它直接打乱了突击的节奏,让明军有了从容应对的时间。

“继续突击!”

仆固的左手挥舞着长刀嘶叫着,那些肉迷人悍不畏死的冲击几度逼近阵列。

李嘉举枪走到第一排,尖利的哨音在耳边响起,他率先扣动了扳机,然后看也不看,和自己小旗部的麾下向后退去。

耳边枪声密集,却已经无法影响到已经是老兵的小旗官李嘉,他飞快的完成了清理和装弹,然后继续等待着。

前方已经被硝烟遮蔽,无法看清,只有排枪齐鸣和对手的惨嚎尖叫。

蓦地一队肉迷人冲破了硝烟,刚轮换到第二排的李嘉听到了哨音。

“两排齐射!”

前排蹲下,李嘉举枪瞄准了一个挥舞着长刀的肉迷人,从容扣动扳机。

铅弹出膛,那个肉迷人手中的长刀同时扔了出来。

李嘉看到长刀方向是自己这边,却不能躲闪,只是垂首,希望头盔能发挥作用。

火枪阵列不许闪避,这是从新兵时期操练时用大棍子打出来的规矩。

李嘉听到了一声惨叫,抬头,就看到自己麾下的钱多右臂护甲下在喷血,就喊道:“有人受伤!”

钱多忍痛跟着回转,民夫已经从阵列的缝隙中冲了进来,不由分说架起钱多就往回跑。

“大明万胜!”

身后传来了呼喊声,马蹄声竟然盖过了枪声。

张羽麾下的骑兵赶到了,他们开始绕过火枪阵列。

仆固的心在滴血,大好局面毁于一旦,他恨乌恩把阿台说成了胆小鬼和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傀儡。

他恨右翼不能击溃明军,没有能及时增援这边。

他恨中路的三千精兵居然没能突破……

“肉迷人……杀敌!”

仆固心中还抱着些希望,至少麾下已经多次突破了明军的火力封锁,造成了明军伤亡。

那么我就孤注一掷如何?

仆固出动了,他用双腿催动战马,带着亲兵亲自往前冲。

主将亲自冲阵,这极大的鼓舞了肉迷人的士气,前方重箭漫射,对面就听到了明军中的一阵惨叫。

“轰轰轰!”

减缓了发射频率的火炮来了一次齐射,那些肉迷人被打成了烂泥,但后续人马却冲破了那个距离。

马上就能冲进明军阵型中的距离!

只要冲杀进去,仆固就敢说自己今日一定能把战局扳回来!

“大人,右翼败了!”

一声尖叫让仆固心中的狂喜瞬间变成了冰冷……

“手雷!”

被突近到近距离的明军中一声喊,少顷,后面雨点般的小黑点就飞了过来。

“轰轰轰轰轰!”

如果说己方的右翼溃败是击碎仆固取胜信心的重锤,那么刚突进去就被手雷炸散就是催促他下决断的利刃。

明军的左翼已经开始了小跑追击,而鞑靼骑兵已经追上了敌军,正在痛打落水狗。

“撤退!”

乌恩已经彻底的绝望了,他看了一眼右边,看到硝烟弥漫。而另一头的明军骑兵已经绕过了阵列,正准备给仆固重重的一击。

“仆固,你这个蠢货!”

……

“大胜!大胜!”

城墙上的土豆和平安已经忘记了麻木的腿,他们跟着边上欢呼的军士们雀跃着。

土豆回身问小刀:“我们赢了吗?”

小刀点点头:“当然,老爷领军,战无不胜!”

平安一直在用望远镜看着,寻找着自己的老爹。

“爹!爹!爹!”

能让内向的平安像无忧般的兴奋,可见一斑。

“我军开始追击了,大明万胜!”

“大明万胜!”

土豆跟着挥舞拳头高呼着,脸上涨红。

“大明万胜!”

堡内在戒严,可在听到欢呼声后,马上就响彻兴和堡。

无数人在家中欢呼着,为大明的又一次胜利欢呼着。

“又胜了!哎!大明果真是厉害啊!”

林三抱着闺女叹息着,神色振奋。

等他听到院子里有动静时就出去看了一眼,然后无奈的苦笑着。

院子里拳脚飞舞,劲风烈烈,唐赛儿正在练拳脚。

林三无奈的嘀咕道:“你娘又在打拳了,你爹可打不过她,大姐儿,以后你可得想着你爹啊!”

……

“大明万胜!”

明心和三个僧人都听到了堡内此起彼伏的欢呼声,面面相觑。

“应该是兴和伯击溃了敌军,兴和堡安稳了,兴和城的建造会继续,咱们……”

一个僧人瞥了明心一眼,说道:“这是个机会,不过……兴和伯却有些不在意。”

明心摇头道:“他是不赞同咱们的行事,所以若是想……那就派些能吃苦的来吧。”

这话隐晦,却让那三个僧人都面带苦笑。

……

“撤退……”

仆固心如刀绞,却果断的下令撤退。

顿时前方的肉迷人纷纷转向,竟然是直奔从侧翼扑过来的张羽部。

“果真是强兵!”

看到那些肉迷人自发去拦截张羽部,让仆固得以率领残部逃跑,方醒不禁赞了一声,然后吩咐道:“各部追击!”

“前进!”

“前进!”

战场被仆固的谋划打散了,可追击起来却有了好处。

几个方向的明军齐齐展开追杀,今日损失惨重的鞑靼部尤为凶猛。

兵败如山倒,乌恩已经顾不上麾下了,他带着侍卫们一路狂奔。

而那些哈烈人本就算不得精兵,被追上砍杀后,有的大喊请降,有的四散奔逃。

哈烈人乱套了!

而肉迷人却成功的阻截了张羽部一炷香的时间,这让仆固得以逃出足够的距离。

右翼剩下的鞑靼人追上去了,却被仆固再次派出的一队骑兵拦截。

“跑起来!”

孙焕山带着麾下开始了狂奔,当追到了拦截点时,排枪齐射,手雷狂扔,打散了敌军。

“追击!”

张羽部的骑兵和鞑靼残部会和后,渐渐的驱赶着肉迷败军向哈烈败军的方向而去。

这是要让敌军合流!

按道理这是愚蠢的行径,可这是方醒的命令。

“咱们聚在一起的合力比敌军强多了,丧家之犬,如何能当!”

两股敌军合流了,哈烈人四处奔逃,只有肉迷人能保持着阵型。

身后的追兵紧追不舍,乌恩的身边只剩下了侍卫和几百麾下,然后被鞑靼人咬住了。

先是一阵箭矢,然后就是长刀劈砍。

那几百人也溃散了,乌恩的侍卫拥着他往仆固那边逃。

“那是乌恩,活捉他!”

有人从乌恩那一身华丽的盔甲上认出了他,顿时引来了群狼。

乌恩身后的侍卫不断转身迎敌,可追兵人多势众,再厉害的侍卫也敌不过乱刀。

乌恩在马背上回头看了一眼,看到最后一个侍卫落马,就冲着仆固那边尖叫道:“仆固,救我!”

“大人,是乌恩!”

仆固回首看了一眼,眼神冰冷。

他已经两次断尾求生,每一次就是在割他的血肉。

乌恩……

我要认输吗?

没有乌恩,仆固知道自己只能像是游魂野鬼般的在草原上晃荡,哪天不小心遇到敌人,说不定第二天就成了狼群的口中食。

而要想和那些哈烈王子们碰面,没有乌恩他就没有机会,甚至会被剿灭。

“拦一下!”

仆固痛苦的喊道,旋即一队肉迷人勇敢的脱离了大队,朝着乌恩那边冲去。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