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761章 混战,谁胜?

第1761章 混战,谁胜?

“击败他们!”

万众一呼中,方醒一马当先冲了出去。

黄钟心中一热,不由自主的催马跟上。

跟着我,咱们去击败肉迷人!

轻描淡写的话,却让人不禁热血沸腾!

正面的敌军已经加速到了极致,他们将会有力的牵制住正面明军,使得明军再无预备队。

而右翼的鞑靼人已经溃败,阿台生死不知,顷刻就是大败的局面,而且明军右翼将会被席卷。

“回去!回去!”

阿台的背上在流血,可他却被那剧痛给激起了豪情。

“掉头反击!反击!”

阿台几次想掉头都被席卷失败,他不停的呼喊着,终于,在侍卫们的帮助下,他们艰难的从侧面冲了出去。

“反击!”

阿台的眼睛发红,他看到自己的麾下正拼命地在向明军侧翼阵列奔去。而明军也在严阵以待,阿台相信明军绝不可能束手待毙。

“回来!像勇士般的跟着本王反击!”

阿台的呼喊并未得到多少呼应,他看着聚拢在身后的三百余人,毅然决然的道:“一旦阵破,鞑靼将不复存在,勇士们,跟着本王……”

这一刻阿台的身上仿佛带着光芒,当他跃马刀指前方时,奔逃的乱军中渐渐有人跟了上来。

“反击!”

阿台疯狂的一马当先,身后跟着五百余麾下,而在更后面,越来越多的鞑靼人迂回追了上来。

我们从未丧失过勇气!

最后面的一部分鞑靼人看到援军来了,马上掉头阻截敌军,一时间肉迷人的速度被止住了。

阿台奋力的厮杀着,身边的侍卫不断落马,月鲁在拼命的护着他的左侧,两人渐渐的不能敌,渐渐的后退。

“点火!”

面对鞑靼人的败军冲阵,张风度猛地挥刀。

“轰轰轰轰轰!”

铁弹看似缓慢的在空中掠过,那些以为自己来得及躲避的鞑靼人眼睁睁的看着黑点渐渐变大,然后最后一个念头就是好快。

“嘭!”

一匹战马被铁弹从胸部打中,冲势依旧不减,却因为铁弹的冲击力变成了翻滚。

战马带着马背上的鞑靼人在空中翻滚了一圈,然后重重的砸在草地上……

“咿律律!”

无数战马被这一波铁弹惊吓,长嘶声中,阿台的声音在后面传来。

“反击!”

明军的火枪一起举起,那个军官正高举长刀,作为一伙儿的他们知道,下一刻无数铅弹将会覆盖前方,撞上去就是死路。

“反击!”

阿台的声音沙哑,他已经受伤了,背部的那一道刀痕在不断抽搐着。

“我们将两面受敌!”

关键时刻,方醒率领吴跃部赶到,他大声喝令阵列两面相反,火炮集中轰击。

中路的敌军果然没有放过这个机会,马上朝着左边转向突击。

“出击!”

留守中路的林群安毫不犹豫的下令出击。

混乱开始了,整个战场被分割成三处,开始了混战。

“这就是我所希望看到的!”

仆固看到慌乱的场面不禁露出了兴奋之色,然后他命令道:“向右攻击!”

此时肉迷人的正面是已经被击溃的鞑靼人和后面的孙焕山部,而右边就是刚赶到的方醒,和吴跃的一个千户所,在中路三千预备队和肉迷主力的夹击下……

“必胜之局啊!”

阿台已经撑不住了,在三名肉迷人的围攻下,他深受背部伤处的影响,挥刀越发的缓慢……

铛!

刚格挡住一刀,边上的肉迷人阴险的一刀他却再也避不过去。

“大汗!”

一把长刀闪过,偷袭的肉迷人的脖子上现出一抹红痕,然后红痕扩大,一缕缕的红线飙射出来。

阿台斩杀了自己的对手,刚想回头看看救援自己的月鲁,肉迷人却转向了。

“月鲁……”

阿台回头,看到跌落马下的月鲁不禁悲声道:“月鲁…….”

……

肉迷主力突然偏离方向发动进攻,吴跃部的一个千户所就像是飓风中的木屋,岌岌可危。

崩溃吗?

仆固期待的看着,可明军的阵列却纹丝不动,仿佛就像是一堵不会移动的墙。

“放!”

十多个陶罐从明军阵中飞了出来,仆固的目光追随着这些陶罐,心中想起了乌恩说过的那些……

“那些陶罐落下来就会嘭的一声,很大声,一下爆炸,然后周围的人非死即伤,明军就是靠着这个才在决战中取胜,否则……哎!”

仆固有些紧张,但他深信这些陶罐无法阻拦自己麾下的突击。

只要能干掉魔神,再大的代价我也愿意承受!

在深入了解了方醒在大明的地位和作用之后,仆固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来交换战果。

干掉方醒的战果!

……

“在交趾我遭遇过突袭,在山道上,那些叛逆突然从树林中钻出来,猝不及防之下,长枪兵损失惨重……”

瓦罐爆炸,看着动静很小。

方醒微笑道:“从那时起,我就喜欢多留些心眼,比如说奸细什么的……”

黄钟木然的看着那些瓦罐炸开的地方烟雾在扩散着。

然后剧烈的咳嗽,战马的长嘶就笼罩了那些地方。

疯了!

那些在烟雾范围内的肉迷人都疯了,有的被颠落马下,有的拼命向前冲,而后面的人马冲进烟雾区同样中招。

冲出来的人马都在痛苦的煎熬着,一个肉迷人伏在马背上开始了狂呕,呕吐的浑身发软,然后落马。

乱了,前面的肉迷人乱了!

“放!”

小型投石机朝着中路转向攻击的三千敌军投掷出了瓦罐。

仆固呆呆的看着前方的变故,面色涨红。

“那是什么?那是什么?”

可惜当年的哈烈前锋大多战死,没死的也被国主调到敢死队去了,最后孙焕山那次猥琐的夜袭渐渐的湮灭无闻。

“点火!”

霰弹出膛,密密麻麻的打在人马身上,就像是密集的雨滴敲打着地面。

天空仿佛变成了血红色,那些人马扑倒在草地上,惨叫声中,张风度已经率军到位了。

张风度的卫所正好卡在了肉迷人的左侧,火炮还没架起来,张风度就迫不及待的呼叫齐射。

“嘭嘭嘭嘭!”

……

“杀光他们!杀光他们!”

坐在草地上的阿台疯狂的嘶吼着,他拒绝了别人的救助,只是拿出药包在给月鲁敷药。

可月鲁中的这一箭却是靠近了心脏,他昏迷不醒,让阿台几欲落泪。

从阿鲁台时期开始,月鲁就是他最忠心的侍卫长,无数次帮助他摆脱危机。

“杀光他们!”阿台流泪喊道。

在他的催促下,那些鞑靼人疯狂的向刚才发动混乱的那三百余内奸发动了攻击。

箭如雨下,乱刀分尸……

斩杀完叛逆之后,最后一个老人被丢在了阿台的身边,然后那些残余骑兵都疯狂的向肉迷人发动了冲击。

“杀光他们……”

身后的阿台在捶地嘶吼着,泪流满面。

“月鲁……”

……

“放……”

霰弹密不透风的打了出去,对面不足百步的肉迷人就像是雨中的浮萍,载浮载沉。

孙焕山所部的及时来援让明军占据了主动,并形成均势。

而中路扑过来的三千敌军被明军顽强的顶住了,林群安率部已经赶到,不等阵列完成,就下令开火齐射!

黄钟在颤栗着,惨烈的战况让他知道了何为纸上谈兵。

想起以前在苏州府时那些官吏闲谈时指点江山,大有自己出马统军定能百战百胜的得意,黄钟不禁惭愧不已。

那时的他也曾经这般幻想过:我率领千军万马,一战溃敌,执敌酋于阙下,此人生莫大之快事也!

“伯爷!左翼我军开始反击!”

黄钟被这声嘶吼惊醒,他在马上转身看去。

左翼的明军已经稳住了战线,并逐步开始推进。

哈烈人不堪一击!

而右翼不远处的鞑靼骑兵已经集结完毕,开始向肉迷人的腰部发动攻击。

若是被切断,仆固纵然是孙武再世也无法挽回败局。

方醒拔刀,目光锁定在后面督战的仆固,喝道:“令张羽部倾力出击,反击!”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