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755章 就在明日!(为盟主:‘末日五万年’贺,加更!)

第1755章 就在明日!(为盟主:‘末日五万年’贺,加更!)

五千对三千,双方在方圆五里的范围内开始了纠缠。

“王爷,敌军在游斗。”

阿台已经看到了,那些联军游骑一击即走,有的在试探着,想穿越封锁线。

“是去刺探的,拦截就是了,少数过去的是送死。”

双方纠缠半个时辰后,联军中牛角号长鸣,旋即潮水般的退了回去。

阿台的心情并不好,在刚才的交锋中,遇到哈烈人,他的麾下能占据优势,可当遇到那一群肉迷人时……

“丢人!回头操练起来!”

“王爷,他们一直在游斗,这不对劲啊!”

……

各种信息汇总到了方醒这里,王贺坚定的认为是试探,大行动之前的试探。

可林群安却认为这是无头苍蝇般的行动,不可贸然揣测。

“伯爷,咱们要多撒些明暗哨出去。”

“他们偷袭不了!”

方醒笃定的道:“咱们在堡内,外面有暗哨,城墙上有明哨,只要他们尽职尽责……从今晚开始,千户们轮流上城墙值守。”

此刻方醒选择了谨慎,在无法知道对手的意图时,谨慎是唯一能避免灾难的办法。

“告诉阿台,注意警戒,还有俘虏那边也要盯着,若有人闹事……那就压下去!”

方醒的眸色微冷,关键时刻,他会只保护兴和堡。

……

一夜无事,第二天早上,当方醒抱着无忧在堡内转悠时,却看到了明心。

“大师,帮我家做场法事吧……”

一个老妇人在家门口哀求着,手中提着个袋子,里面就是准备进献的供奉。

明心很尴尬,他宣了声佛号说道:“此事暂缓可好?且等贫僧禀告了……呃!”

他刚想把锅暂时扣在方醒的头上,却看到了方醒。

……

“你不会?”

方醒有些好奇的问道,无忧盯着明心的光头看,记忆里隐隐约约的有些印象。

明心干咳道:“是,贫僧……惭愧。”

方醒瞅了一眼他身后的三个和尚,问道:“他们呢?”

那三个和尚看着孔武有力,方醒这是明知故问。

明心摇摇头,说道:“他们是保护贫僧……不过贫僧昨夜心血突动,近日必然有事发生。”

“好生待着吧,最近是有可能大战,到时候你们别乱跑,小心被人拿了。”

……

斥候不断被派出去,而反馈回来的消息也越来越多。

“敌军正在杀羊?”

方醒满意的说道:“辛苦了。”

能看到杀羊的场面,肯定是抵近侦查,伤亡定然不小。

来报的百户官脸上多了一道凝结的伤疤,走路也是一瘸一拐的。他昂首道:“伯爷,您说过,大明从不缺乏勇士和勇气!”

方醒一怔,心中激荡,不禁点点头,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有你们本伯才有底气去和对手抗衡,好好的,去吧!”

斥候是军中最危险的兵种,伤亡历来都居高不下。

“这是要动手了!”

等人一走,林群安就摩拳擦掌的说道:“联军本就粮草不够,突然宰杀羊,那就是战前鼓动士气,伯爷,就在这两日了。”

……

乌恩在凶狠的撕咬着羊腿,漂亮的小胡须上全是肉汁。他的腮帮子鼓动着,牙齿张合间,齿缝里全是肉丝。

这是一个馋坏了的王子。

为了稳住军心,他这段时间都只能隔三差五的才能吃到羊肉。

仆固没吃,因为根据一位据说是跟着明人郎中学过的家伙说的话,他这种外伤最好少吃羊肉,否则不利愈合。

他在喝着面汤,里面有些猪肉干,吃起来没滋没味的。

对面的乌恩喝了一口酒,哈气道:“明人的烈酒果然好喝,可惜没多少了。”

这还是仆固上次劫掠了辎重队的战果之一。

“今夜出动!”

喝多了的乌恩眼睛发红,看着就像是一只狼崽子。

仆固已经喝完了面汤,点头道:“是,凌晨吧,不管成功与否,也能让明人措手不及。”

乌恩把空荡荡的酒囊扔掉,连打了几个饱嗝,满足的道:“那就睡觉!”

……

大白天的,联军的营地里一片死寂,鼾声不断。

如果不是边上的游骑不断轮换的话,大抵会被误认为是空营。

而兴和堡此刻也是外松内紧,方醒召集了一干人来议事。

“杀了羊,对于联军来说就是不过日子了,所以今明两日必须要做好万全准备,各部要枕戈待旦。”

千户官们都起身应诺,方醒看向张羽。

“堡内要多留人,大战一起,街道上不许有人,发现就拿下,顽抗就地杀了!”

张羽起身应了,方醒目光转动,微微点头道:“此战不容轻忽,这是肉迷人伸过来的触角,要斩断它!告诉他们大明不可辱!”

诸将轰然应诺,顿时煞气腾腾。

“肉迷距离大明遥远,两国短时间内不可能有大规模的厮杀,不过矛盾却是根深蒂固。”

诸将都用心的听着,王贺甚至还弄了纸笔在边上记录,也不知道是准备发往京城还是自己保留。

“哈烈原先和肉迷乃是死对头,两国本已暂时相安无事,肉迷国也得以西向。可大明击败了哈烈,均势就失去了。”

方醒的手中拿着根筷子放在食中二指上,他微微往左边倾斜,筷子当即落地。

“肉迷国此时大抵想趁机进攻,但他还得首先要打下挡在中间的国家,然后才能够着哈烈,这是个机会,可他们却担心大明出手。”

“用哈烈来牵制大明,这是一手好棋,只是仆固太急切了,他匆忙拉上乌恩这位失败者来袭扰,如今已然无用。”

换做是方醒的话,大抵会先想办法去当说客,游说哈烈的各方势力。

“此战一旦大胜,肉迷人扩张的脚步就会加快,因为他们担心大明不会给他们时间去继续强大,所以……诸君努力吧!”

方醒走后,王贺收起纸笔,得意的道:“咱家以后倒是可以编写一本兵法传下去了。”

沈浩取笑道:“监军,武学里的比你这个还好。”

说完他就后悔了。

王贺瞪眼道:“那你给咱家找一套来,否则……”

担心以后会被王贺给阴了,沈浩急忙说道:“那可是机密,传出来要掉脑袋的。”

“那你这是在消遣咱家?”

随即两人开始了舌战,边上的都在看热闹。

战前的放松方式多种多样,有人喜欢吵架,有人喜欢睡觉,而方醒喜欢和家人在一起。

“爹!”

无忧看到方醒就迎了过来,欢喜的模样让方醒忘却了其它。

“无忧可乖吗?”

“乖!”

“明日大战,你们在堡内注意别出门。”

方醒轻描淡写的告诫了妻儿,张淑慧点头,小白好奇,莫愁却有些担忧。

什么这两天,方醒断定就在明天!

吃下去的羊肉第二天就拉完了,士气也变成排泄物拉出来了。

土豆和平安都有些激动,等方醒牵着无忧出去时,两人就悄然跟了出去。

“爹,孩儿想去城头观战。”

土豆一本正经的请示道。

平安也表达了相同的意愿,方醒看了一眼在角落那里蹲着观察蚂蚁的无忧一眼,说道:“你们看看也好,省得以后信口开河。不过战场还不知道在哪,所以你们可能什么都看不到。”

土豆兴奋的道:“爹,可以看到大军出发呢!还能看到凯旋归来。”

平安撅噘嘴,他只想看真正的战阵厮杀。

方醒一人轻拍了一巴掌,笑道:“明日大军出城你们就上城头去看吧,不过若是敌军攻城,那你们就得回家。”

说完方醒心中一动,问道:“你们难道是想以后做武将吗?”

土豆茫然的道:“爹,孩儿不知道呢!去年孩儿想出海,今年却想做大将。”

孩子的梦想总是会变的,充满了梦幻色彩。

方醒摸摸他的脑袋说道:“无碍,你还小,慢慢的想。”

“爹,孩儿以后想当大官。”

呃……

平安的想法让方醒有些无语,他蹲下看着平安的眼睛说道:“你以后会是新丰伯,比什么大官都大。”

平安摇摇头,皱眉道:“爹,可是那个国公都看着很无聊。”

尼玛!

这一刻方醒恨死了徐景昌那厮,一天到处晃荡,让平安都以为勋戚只是混饭吃的。

推荐阅读: 《带着仓库到大明》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