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494章 惩罚和震慑

第494章 惩罚和震慑

早朝,今天结束‘养病’来上朝的胡广有些沉默。

杨士奇看到他这副模样,就过来问道:“光大兄,可是……”

胡广摇摇头,轻声道:“无事,只是几日未来,觉得有些不适。”

杨士奇纳闷不已,大家在这里上朝都多少次了,有什么不适的!

今日的早朝一开始,朱棣就表达了自己的愤怒。

“扬州府私盐泛滥,甚至都卖到了金陵,若不是皇太孙洞察其奸,怕是连朕都得要吃他们的私盐,诸卿以为如何啊?”

这话里压抑着的怒火让人胆战心惊,在这种时候,也只有几位大佬敢说话。

杨荣想了想,第一个出班道:“陛下,可是兴和伯有消息了?”

朱棣点点头,“叫王亮来。”

王亮进殿行礼,朱棣吩咐道:“你且把扬州府的事说说,让大家听听,都听听,看看我大明的治下如何!”

王亮起身,黝黑的脸上全是激动。

“……那盐商派出了死士,并蛊惑百姓,幸亏兴和伯及时赶到,将计就计,这才打乱了他们的阵脚……”

“……扬州知府雷斌,由前礼部右侍郎刘辟显牵头,收受三大盐商的巨额财货,已然同流合污……”

尼玛!这雷斌才到扬州府任职才多久,居然就被拉下水了,这速度比溺水都还快啊!

“……封存私盐巨量,财货无数,均已在昨日带回。”

说到这里,王亮的神色更加的激愤,“就在兴和伯准备回京时,当地一百余生员和青皮冲击兴和伯驻地,叫嚣着要救出刘辟显,并冲垮了大门。兴和伯无奈阻拦,已尽数擒获……”

等王亮说完后,殿内一阵静默。

胡广面无表情的站在前面,看着王亮躬身退回去,眼中闪过了一抹痛苦。

这等大案自然是要用人头来作为终结,殿内的众人都垂眸不语,连呼吸都特意压低,生怕引起上面那位大佬的注意。

朱棣的目光扫过一周,最后定在了胡广的身上。

胡广的身体笔直,态度恭谨。

“胡广,你的身体看来还不大好。”

朱棣的声音很平淡:“朕虽心急,可却不愿担个累死臣下的名头,胡广,朕允你一月之假,好好在家养养。”

轰!

下面的呼吸声顿时就急促了许多,所有人都缓缓的看向了胡广。

什么病没好,这都是借口。

而且作为大学士,莫名其妙的消失一个月,这里面蕴含的味道不大好啊。

能参加早朝的就没有傻子,所以瞬间绝大部分人都知道,胡广还是和扬州府牵扯上了。

首先雷斌就是胡广推荐的,可这厮才到扬州府没多久,居然就被拉下水了,这个责任胡广必须得负。

其次就是生员和青皮混在一起冲击方醒的驻地,这个可是大忌。

生员本就不许干政,可扬州府的这些生员不但是干政了,而且还想抢重犯,这个性质就严重了。

都是读书读傻了啊!

在场的各位心中不禁暗自庆幸,庆幸自己当年读书没有那么傻。

如果一切都按照儒学教的来做,估摸着今天站在朝堂上的都和僵尸差不多。

下朝后,胡广面色如常的走出去,还冲着杨士奇微微一笑。

这才是宰相度量啊!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不禁暗自称赞着胡广的从容。

……

等方醒得知今日早朝的事情后,只是笑了笑。

“不过是仗着陛下要保持朝中的平衡罢了,不然今日就是他下诏狱的日子!”

解缙不屑的道:“胡广若是下去了,杨士奇就会顶上来,而杨士奇目前并无这个威望,到时候朝中必然会有一番混乱,陛下洞若观火,所以用了禁足来警告和惩罚他。”

方醒看着在四处挖坑种树的学生,低声道:“陛下也不会允许我坐大,不然力量失衡之后,会引发不测。”

解缙摸着一棵刚种下不久的小树苗,郁郁的道:“当今朝中本来很稳定,可加了你之后,胡广就坐不住了,所以啊……”

方醒挑眉道:“所以什么?所以就应该把我给干掉吗?或是直接削爵。”

“无缘无故谁会削你的爵?”

解缙打量着方醒,有些艳羡的道:“陛下对你可真是不错啊!居然肯为了你让胡广当众没脸。”

方醒摇头道:“这不是为我,而是为了震慑百官。”

解缙皱眉道:“可你并未拿到胡广参与此事的证据。”

“陛下需要证据吗?”

方醒说道:“在陛下的眼中,大概是谁受益,那么谁的嫌疑就最大,而我要是被那些生员给堵在里面出不来,谁收益?”

解缙啧了一声,仔细的打量着方醒,啧啧称奇道:“这些道理你是从何悟来的?而且揣测陛下的心思,这可不是臣子之道。”

方醒指指那些学生:“若是您也乐意去学学,我保证您迟早也会领悟的。”

解缙失笑道:“老夫今年已经四十七了,最近倒是喜欢上了杂书。”

不想学就算了!

正好华小小过来了,方醒迎上去问道:“这些树苗能活几成?”

华小小傲然道:“我家的树苗保证至少九成以上。”

这个成活率不错,方醒点点头,然后说道:“若是能有九成以上,后续还会再买些。”

华小小的眼睛一亮,然后问道:“兴和伯,你家的第一鲜还要不要鱼了?”

方醒想起上次自己惹恼了她,就点头道:“要,怎么不要,只要你的鱼能养得好,价钱随行就市,不会亏了你家。”

由于有方醒提供的调料,以及各种新式作法,所以第一鲜的鱼鲜需求量一直都不小。

以前都是有固定的鱼贩子在提供,可随着有些酒楼在跟风模仿第一鲜的菜式,哪怕是没学到精髓,可价格的差异让他们的生意也不错。

而那些鱼贩子在货源紧张了之后,有时候会先把鱼鲜送给自己相熟的酒楼,这让第一鲜断过几次食材。

所以扩大供应商的范围,这个早就已经在方醒的计划中了。

不只是鱼鲜,其它食材也在慢慢的寻找新的供应商。

别特么的以为是卖方市场就牛笔哄哄的,把哥惹急了,直接腾挪出些鱼鲜来,弄死你丫的!

想起仓库里的那些食材,方醒就自信的一笑。

可这个笑容落在华小小的眼中就是狰狞,她退后了几步,警惕的看着方醒。

自信完的方醒看到华小小这个模样,赶紧也退后了几步。

孤男寡女的,这个可得注意影响,不然传出去,不说家中的女人如何反应,以后他还怎么在女色上教训朱瞻基。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