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753章 埋钉子

第1753章 埋钉子

出门一趟散播了些话,这让袁熙的心情不错。只是想起自己吃锅贴忘了付账,袁熙就觉得心中有些不得劲。

“大人,朝中刚来的消息。”

袁熙打个饱嗝,皱眉道:“袁持,我说过说话要说重点。”

男子嘿笑道:“大人,陛下听从了建言,收回了原话,后面说是清查藩王侵占的土地,大抵是要归还。”

说完他想发表一番看法,却看到袁熙陷入了沉思,就赶紧噤声。

他是袁熙当年收留的孤儿,从小养大,所以感情很深。去外面接收消息,传递消息,都是他在做。

袁熙在沉思着,眉头不住的皱紧放松,良久,他抬头看到袁持还没走,就说道:“你悄悄的去找了雷度来。”

袁持讶然道:“大人,雷大人不是说近期不好见面吗?”

袁熙摇摇头,然后挥挥手。

……

一个多时辰后,化妆的雷度来了。

“有何紧要之事能值当你让我冒险?”

雷度很不满,他摸摸脸上用锅灰染成灰黑的脸,觉得袁熙总是把自己当做是下属的作法让人难以接受。

袁熙抬头看着他,认真的道:“陛下改弦易辙了,只是清理侵占土地之事,雷度,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雷度随口道:“怕是经不住外面的风吹雨打了吧。”

“那是皇帝。”

袁熙沉声道:“此举不但能一步步的压住藩王,更是收取了民心,特别是封地的民心,你想想,这是为何?”

雷度不是傻子,只是信息不全,所以一时判断错误。他皱眉道:“这是在未雨绸缪?”

袁熙点头道:“正是。”

雷度嘿然笑了笑,眼中全是狰狞:“既然他不给活路,想一步步的把殿下逼到角落里,那咱们还等什么?找到机会就动手。”

“是这样啊!”

袁熙有些唏嘘的道:“聚宝山卫不在,这是个好消息。若是他们在京城,到时候那个疯子肯定敢强闯皇宫,那事情就不好办了。”

雷度的眼神凌厉,喝道:“不好办也得办!你们都被他吓坏了,胆子呢?喂狗了?他如今在兴和,没有陛下之令,他如何能进边墙?”

“是啊!”袁熙叹息道:“可那人行事总是肆无忌惮,不然此次怎么能全家都去了兴和?这可是犯忌讳!”

“不必管这些,现在宫中那人的身体却不见问题,袁熙,咱们怎么办?难道还得等吗?”

“不,我认识一个御医。”

袁熙突然诡异的笑了笑,雷度指指宫中,眨眼道:“难道……”

“气不得!还记得李时勉的事吗?当时可是差点就熬不过去了。”

“嘶……”

雷度的身体前俯,低声道:“那……”

袁熙微笑着,气度从容:“会有的,殿下也该配合一二,那些藩王们若是不想成为砧板上的肉,也该出出力才是……”

雷度精神大振,全然忘记了自己刚进来时的不满,问道:“咱们现在怎么办?”

“等!”

袁熙淡淡的道:“你在京城的关系多,要多去看看朋友们,不然时日长了……彼此也淡漠了,这样不好。”

“那你呢?”

“我?”

袁熙的眉间全是自信,“我要关注全局,顺便和那些青皮谈谈。”

“青皮有什么好谈的?都是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总会有用的。”

袁熙起身道:“那人在北平有义薄云天的名号,且待我去看看,若是能行,那以后就多了一分把握。”

雷度点点头,提醒道:“小心别把消息泄露了。”

袁熙的面色骤然变冷,淡淡的道:“我从不需要别人来提醒这个,你只管去联络那些老朋友就是了。”

“随便你,若是消息是从你这里泄露出去的,袁熙,在大军到达太原之前,你的家人会被殿下碎尸万段!”

…..

“兴和堡里有多少钱粮?要是咱们打败了明人,这些都是咱们的了?”

一个帐篷里,三人谈话。

“可谁能击败他们?”坐在面对帐篷帘布方向的那个老人不屑的道。

“如果咱们能里应外合,那样击败他们也不是不可能,不,是把握很大。”

“对,他们的火枪阵列最怕的就是混乱,只要混乱一起,他们就是待宰的羔羊。”

老人脸上的皱纹突然舒展开来,他冷冷的道:“你们就是祸害,来人!”

帐外进来两人,坐在老人斜对面的男子突然伏在地上,抬头道:“我们死了不可怕,可怕的是鞑靼再无翻身的机会……若是您也要向明人投降,那就请处死我们吧。”

另一个男子也趴在地上道:“我们冒险来了这里,为的只是部族的将来……”

老人脸上的皱纹越发的深刻了,他叹息着挥挥手。

“此事是如何安排的……”

……

自从仆固断了手臂之后,联军的敢死队计划就停止了。

而取而代之的就是和平,难得的和平。

可方醒却不肯要和平,他不断派出游骑去袭扰对手,一批又一批。

“你们别忘了,咱们有兴和堡保护着,只需简单的斥候和暗哨即可保证无虞,可他们呢?那个营寨就散落在草原上,无坚可守,咱们要经常去告诉他们这个弱点,让他们晚上睡觉都得睁只眼闭只眼。”

上次的行刺告诉联军上下,大明若是想偷袭他们,他们就得天天折腾。

现在主动权已经到了明军的手中,方醒已经在安排斥候去查探对方的补给来源了。

一旦需要长期对峙,方醒肯定会使出劫粮道这个古老而又屡试不爽的招数来。

柴房里,王贺拍拍最近瘦了些的肚皮,说道:“兴和伯,那咱们岂不是来养老的吗?”

林群安瞪了他一眼,他可不愿意在塞外养老。

张羽想和方醒搞好关系,就笑道:“其实塞外颇有些可观之处,就算是冬季,只要没有威胁,躲在屋子里睡懒觉可是个享受。”

“你这几年看着老得快!”

方醒指指他脸上的皱纹说道:“塞外风霜煎熬,你算是大明头一份,以后自然会有应得的。”

张羽摸摸脸上,笑道:“和那些战死的同袍比起来,下官已经够幸运了,所以不敢有怨言。”

方醒点点头,这时外面有人探头探脑的,方醒看到是小刀,就起身送走了众人。

“老爷,信使来了。”

信使还是黑刺的人,但他的神色不对。

“伯爷,现在出关难了。”

“有人盘查?可你们有勘合啊!”

“朝中有人说要严查走私塞外,然后各处都开始了严查。”

方醒诧异道:“现在塞外都是大明的了,走私给谁?”

不过这个问题显然不是信使考虑的范畴,他说道:“陛下突然变了,令户部清查各地藩王侵占土地之事,外面那些等着看笑话的人都傻眼了。”

这是以退为进的手段,朱高炽应用的堪称娴熟,只是却有些冒险。

那些藩王可不是省油的灯,被朱高炽这么吊着,内里的怨气大抵能淹没皇宫。

这些人中有人野心勃勃,有人在蛰伏装傻,有人只想安享富贵……

而朱高炽的一系列举动无不在说明他的决心,要撼动藩王传统利益的决心。

“陛下这是做给群臣和百姓看的,他收拢了民心,可群臣的心在哪?他们可会跟随陛下一起去限制藩王?”

“陛下在行险,他的底气是什么?”

看到方醒在纠结苦思,黄钟劝道:“伯爷,京城的诸卫足够荡平天下,陛下又不是赶尽杀绝,只是想限制一下藩王,为后世子孙减少些麻烦罢了,敢造反的屈指可数,不,估摸着不会有,不敢有!”

“你小看了人心!”

“陛下应当缓缓行之,一步步的,让那些藩王醒悟时已经没了反击之力。首先就该想办法削了侍卫。然后再去从容革新。”

“陛下急切了,我担心那些藩王暗地里会抱团,到时候麻烦可不小。”

方醒挑眉道:“若是动乱,只要京城不乱,那正好清理一下。”

这话里杀气腾腾,黄钟只能是无奈的道:“伯爷,陛下好歹几年还是有的。”

希望吧!

方醒在心中默默的说道。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